姹女九转

第十二章 雪玲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09:45:2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慕容雪很满意自己营造出的效果,连旁边那个贼眉鼠眼的家伙现在看起来也顺眼多了,虽然他还是色迷迷的看着自己。她没想到刚才居然在将近万人的会场上和他做爱,似乎还是自己主动,当时自己的样子一定很淫荡,她脸上还是荡起一阵红晕,下体又有潮湿的迹象,哪跳蛋也很识趣的抖动起来,慕容雪身体微微一颤,一股淫液顺着大腿内侧流了下来。

她下意识的超刚才的位置看去,一个身着白色晚礼服的女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是墨儿,她旁边还坐着不少美女就连连妹妹慕容霜也在,慕容雪仔细看去,里坐着的都是今晚用来演示的肉畜。霜儿怎么和她们在一起了,这个妮子!

而且,照计划,除了墨儿以外,其它的测试品是要放在畜架上上场的。

收拾了下情绪慕容雪继续说到:“今天墨儿小姐也来到了现场,虽然她现在的身份是测试品,不过我希望她在被使用之前能和我一起来主持发布会。”

墨儿的水平是有目共睹的,毕竟“墨韵留香”的收视率在帝国最高,而且她和自己关系不错这样的条件怎么能不好好利用。慕容雪昨天和她打过招呼,只不过她去的很不是时候。

当时墨儿正在为一群男人表演“绳艺”,双手绑在背后整个身体五花大绑,大腿小腿被弯曲的绑在一起仰躺在桌子上供人把玩,完全展露出来的私处一片狼藉,大腿根部、乳房上、脸上到处可见尚未拭去的精斑,敏感的蜜穴稍一刺激便有混着白色浑浊液体的东西涌出。

这种“绳艺”慕容雪也尝试过,她甚至有些迷恋,现在那个姓周的还攥着自己被捆绑成各种样子的照片,不过没想到墨儿竟然所有肉畜的面来玩,据慕容雪了解,墨儿她和丈夫感情很好,同在电视台工作的丈夫刘先生曾经不止一次在节目中赞扬自己妻子,他们两个在帝是出了名的模范夫妻。

旁边的黄先生倒也识趣,马上接口道:“掌声欢迎墨儿小姐!”自己也带头鼓起掌来,慕容雪很奇怪——这个家伙怎么现在这样积极了。

观众从来不会吝啬掌声,墨儿在众人的掌声中翩然上台,慕容雪发现她身后居然跟了个小尾巴——霜儿,这个妮子,尽胡闹。

看着这个浑身透着一股书卷气的美女温文尔雅的和台下的嘉宾打着招呼走上台,慕容雪真的不敢相信她昨天还陪着一群男人玩“绳艺”,在男人胯下婉转承欢活像头发了情的母狗,据她了解,墨儿这两天除了睡觉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在中心的安排下用各种各样的方式供男人

玩弄,算是肉畜中最“勤奋”的一头了,而且她似乎更喜欢在人多的地方。

(比如说肉畜聚集的大厅)当着所有人露出最淫荡的一面。

慕容雪看到墨儿朝自己意味深长的笑了下,就像自己所有的秘密她都知道似的,正在为墨儿在心中大发感叹的她脸上不禁微微一红,自己似乎和她比起来好不到哪里去,刚才还不是被在周挺新那个混蛋面前装了次母狗,那些淫言浪语慕容雪甚至不敢相信是从自己口中传出来的,又会场里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和那个姓黄的来了个肉搏大战,难道,女人天生就是这样……

墨儿今天穿着白色的低胸礼服,透过薄如轻纱的衣料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里边黑色的蓓蕾内衣和丝袜,黑色的丁字库遮住了所有东西却唯独把女人私密的洞穴和上面的花草给露了出来,她还特意吧自己的耻毛染成了金黄色,而她上面的胸围也只启到了让她乳房更突出的作用,连乳头都可以透过衣服看到。她和慕容雪都是出了名的美女,两个人站在一起,一黑一白相得益彰,一样的性感迷人,一样的让人忍不住去亵渎却不忍亵渎。

“霜儿托我求个请,她虽然胡闹,不过你还是饶了她吧。”墨儿凑到慕容雪耳边说道,两个重量级的美女在台上咬舌根的样子实在是赏心悦目,台下的观众自然不会提什么意见,有些干脆哈喇子都流出来了,如果换成周挺新和姓黄的这样做的话就不是番茄了西红柿这么简单的东西来宣泄观众的愤怒了。

看到慕容雪皱了皱眉头,霜儿那个小丫头向墨儿身后躲去,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中充满了委屈,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

“刚才墨儿在椅子上发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似乎是男人和女人打架留下的痕迹,墨儿记得那个座位是你和你旁边小弟的。”墨儿在慕容雪耳边轻轻的说。

慕容雪大羞,那个姓黄的居然善后都做不好,不过她本来就没有怪这个鬼精灵妹妹的意思,只不过给她点脸色吓吓她,让她不要以后太胡闹了,现在墨儿给了自己一个台阶,慕容雪自然不会和自己为难。

“那我就听墨儿的不和这小丫头计较了,霜儿你过来!”慕容雪朝躲在墨儿后面的慕容霜招了招手。

慕容雪拉着像做错事孩子一样的慕容霜向前走了一步朝台下的观众介绍道:“这是我妹妹慕容霜,都是我惯坏了她,这种场合她自己像个愣头青一样跑上来了,还请大家不要见怪!”

虽然是责备,慕容雪回护之情溢于言表,台下的嘉宾自然听出了她的意思。

而且慕容霜样子虽然没有姐姐漂亮,但也差的不是很多,一身天蓝色的吊带裙充满了青春活力,整个一个人见人爱的美少女,又有谁有忍心去责怪她。更何况她是慕容天那个老头子的心头肉,任谁也不会去触这个霉头。

“各位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霜儿今天来是帮姐姐主持发布会的,大家认为霜儿能做好的请鼓掌……”慕容霜话没说完自己先咯咯的笑出声来,台下的观众顿时也哄的一下全笑出来,接着稀稀拉拉的响起了掌声,既然有带头的响应的人自然不会少,掌声马上热烈起来。

“谢谢大家对家妹的爱护。”慕容雪待掌声散尽出于礼貌答谢观众。一旁的慕容霜却也不安分,抢过话头去:“霜儿也谢谢各位爷爷奶奶、叔叔阿姨……”

她话没说完自己便笑得直不起腰来。

“大小姐您光顾着妹妹把墨儿小姐给忘了!”在她旁边的黄先生看到这两姐妹有说有笑微微有些不悦。慕容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个家伙难不成和墨儿有一腿!

其实慕容雪猜得也没错,这个家伙昨天确实光顾了墨儿,还不止一次在这个女人体内留下生命精华,不过墨儿记不记得他就是另一回事了。

“墨儿小姐,看我都把你给忘了,该罚!”慕容雪道。

“既然大小姐都说该罚了,墨儿就不客气了,墨儿要罚罚大小姐做肉畜晚上和墨儿一起处理。”墨儿笑吟吟的说到。

“墨儿说笑了。”慕容雪讪讪的说,心中竟止不住的有一丝激动,或许,墨儿她是因为快要被处理掉了才会疯狂的和数不清的男人做爱。

“不和你开玩笑了,”墨儿顿了顿朝台下的嘉宾说道:“大家好……我叫墨儿,不过我不是以前的墨儿。”

墨儿说着走上中间的圆台跨过无头的伴舞女孩,来到被穿刺的林雨衣身旁。

“是即将被宰杀,和她们一样献出自己鲜活肉体的墨儿,墨儿身份现在是个即将被宰杀做成美食出现在各位口中的肉畜。”墨儿在林雨衣和穿刺杆紧密接触的小豆豆上轻轻一抹,上面美丽的舞蹈家马上剧烈的扭动起来。

会场上的气氛热烈起来,无论男女都在墨儿话语的鼓动下激动起来,不少性急的人已经开始想像这个女人扒下衣服被宰杀会是什么样子。

“不过墨儿有个小小的要求,希望和墨儿一起处理的女人们不是被放在畜架上抬上来,而是能自己走上来!”墨儿的语调有些激动。

“掌声欢迎这些勇敢的献上自己肉体的女人们!”这个黄先生在一旁不甘寂寞的摇旗呐喊。

在热烈的掌声中一个个美的让人妒忌的女人走上台来。走在最前面的轻舞明月,她还是以往甜甜的样子,一件短衬衫配上碎花短裙,虽然很普通却给人一种邻家女孩的亲切感觉,她兴奋和的下面举着她名字的观众打招呼。

接着便是大玉儿了,她和明月两个虽然演艺风格不一样,但因为签约公司相同,见面的机会很多也很合得来,两个人自然走到了一起。大玉儿今天通身一件高开叉的旗袍,将她性感的身体完全展示出来,从后面看上去她露出的大片肌肤让人遐想不已,不时向台下抛下的媚眼便惹起她FANS一阵口哨声。

这其中最不合群的恐怕要算欧阳倩影,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看,若不是出现在这里,人们恐怕还以为是哪里来的仙子,不过她是个冷美人,那些吹起口哨对她大献殷勤的男人最多能得到她一个白眼。

这几天她也就和轻舞明月还有星儿说的上几句话,其它女人各种行为在她的眼里都是很难理解的。若说最迷人的,恐怕要算名模星儿了,她穿的是一个月之前在这里展示过的情趣内衣,她做梦也没想到事隔一个月自己会以一块等待处理的肉的身份出现在这里。

走在最后面的便是王怜儿,白色的衬衫,一条牛仔裤把她健美的身材完美展露出来。在这些女人中,她有些自卑,由于经常在户外活动,和其他的女人相比来,她的皮肤有点黑,却不知别人在羡慕她健康的肤色。比较另类的当然是我们的玲大记者和蔡婷雅大律师了,玲菲儿上身仍然是一件白色的衬衫,丝毫不能遮住她丰满的乳房,下身是一条中间带拉链的黑色蓓蕾便内裤和连体的长筒丝袜,透明的内裤让很多色狼为之疯狂。

而林大律师则穿了件丝质睡衣,睡衣的下摆仅仅遮住她大腿的根部,修长的大腿露在外面让人遐想联翩,而正面睡衣上两颗凸起让人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个女人没穿内衣,两个人这身打扮果然招引的不少狂蜂浪蝶,就连台上的黄先生也狠狠的看了她俩几眼,刚刚软下去的小弟弟又有了雄起的欲望。

墨儿朝慕容雪轻轻笑了下,“大小姐,我把她们叫上来是为了让她们从近处熟悉下这台机器,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你不会怪我吧,大小姐可以介绍新机器了,这几天墨儿教了她们很多东西。”

墨儿说到这里听到被定义为肉畜的女人中发出一声不满的哼声,慕容雪也听到了,那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长发女孩,她是那种看起来很端庄的女人,美丽的脸上写满了轻蔑和苦涩,可慕容雪却在上面看到了一丝隐藏的悲戚。

是欧阳倩影,慕容雪认出来来这个女孩子,她这个样子会吃亏的。果然,旁边的黄先生狠狠的打量了这个一脸寒霜看起来凛然不可侵犯的女人,似乎要用目光把她拔光了,他已经决定今晚要好好“照顾”下这个女人了。

欧阳倩影不满也是有原因的,这几天墨儿的确教了她们很多东西,不过在她看来趴在畜架上供人观赏或者是翘起屁股露出私处讨好男人的绝活都是最放荡的女人才会做的,更何况,墨儿的放荡还不只是这些,她甚至猜想,那些来糟蹋她男人是不是也是这个女人找来的。

她本来很简单的认为捐献出身体只不过要承担宰杀时和制成肉制品后要面临暴露女人隐私的尴尬,她欺骗自己,希望他能阻止这一切发生,就算买下自己的尸体也好,但从第一个男人把精液射进子宫时她就迷茫了,自己还配吗,一个在不止一次其他男人胯下达到高潮的女人还值得他付出吗……

慕容霜有点同情这个性格刚毅的女孩子,不过很多事情并不是同情可以解决的,她整理了下情绪回到自己的角色。

估计观众们也等急了,慕容雪保持她一贯严谨的作风:“现在就由我为大家介绍‘雪玲’的各项功能!”

“可能需要你们配合下,不过并不是很难。”慕容雪转身对那群被定义为肉畜的女人说道,她们都羞涩的点了点头,就连欧阳倩影也给了她个勉强的微笑,得到她们善意的回复,慕容雪走到“雪玲”旁边。

那是一台黑色的机器,看起来很像一个竖起来的大铁柜,黝黑的身体似乎吸收了所有的光芒,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在它的两边矗立这两根闪着银色光芒的金属棒,一边的金属棒上穿刺着一个失去了脑袋与四肢的女体,而另一边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显得格外的诡异和不协调,似乎那根空着的金属棒正等待着另一个牺牲者的到来。

“这便是今晚的主角——‘雪玲’,而旁边的这位便是雪玲的总设计师秦玲小姐,正如大家所看到的,秦玲小姐勇敢的成为新机器的第一个测试品,成了一块美丽的‘燕姬脯’,不过今天,她有些话要说。”

这大小姐肯定是犯迷糊了,一个肉脯又怎么能说话,台下不少人窃窃私语起来,就连台上的几个女人有人开始交头接耳起来,不过马上声音消失了只留下一阵不可思议的嘘声,就连慕容雪眼中也出现一阵异色……

人们很快发现那根穿在柱子上的不再是以一个肉脯而是一个浑身赤裸的美丽女人,她拥有让人妒忌身材和容貌,两腿之间一条沾满晶亮液体的肉缝显得格外诱人,这样一个女人,放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会让男人为之疯狂,唯独这里却让人难以接受,就连她脸上的微笑也显得格外的诡异。“天哪,她活了!”台下不知是谁失声叫了起来。

“大家好,我是‘雪玲’的设计师秦玲。”那声音似乎是通过扩音器传出来的,现在看起来,声音确实是从那个似乎穿在杆子上的女人嘴里发出来的。

“其实现在大家看到的秦玲仅仅是个虚像,真正的秦玲早已成为‘雪玲’的牺牲品,现在的我现在应该是这个样子。”

台上的秦玲向左边迈了一步,在脚下一双精致的水晶高跟鞋衬托下她这个动作显得格外诱人,甚至有人看到她的私处甩下几滴淫水来。这时人们才发现,那块肉脯还穿在金属棒上,它旁边正是那个看起来从棒子上离开的女人。细心的人马上发现,这个女人躯干的高度和肉脯正好一致,就连身上的细节也一模一样。

“这段映像是在我处理前一天拍摄的,请原谅我的无理,我控制不好自己敏感的身体,我是指这里。”秦玲一只手伸向自己耻毛早已剃光的私处,分开个粉嫩的肉缝,隐约露出粉红的相思豆和一个肉洞,她抬起头,脸上一阵迷离,吟了一声一股玉液从下体喷出,顿时满手汁水。似乎对自己敏感的身体很满意,她将满手的淫液抹到肉脯的私处,不过她现在是虚像台上的肉脯自然一点也没改变。

原来是用了立体成像技术,不少人已经明白过来了,不过看她的样子报纸上称她是淫妇倒是一点也不过分,听说她在帝国兽栏里呆过一段时间,怎么当时自己没去玩玩她的,花的钱再多也值啊,那骚劲,如果从后面戳进去……

上面的这些自然是男人的想法,还有很多已经打上那个肉脯的主意了,女人们就不一样了,有的露出不屑的神情,台上的欧阳倩影就轻啐一口骂她不知羞,自己羞得满脸通红,还有的就是像郁秀芳这样的女人,她刚才居然自己也小小的高潮了下。

至于慕容雪,被秦玲吸引了所有注意力的观众们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女人咬了咬牙似乎在忍着什么。

台上的秦玲走到机器旁边,抚摸起机器黑亮的外壳,“根据科学家多年的研究,肉畜在宰杀时性兴奋度越高肉质也越鲜美,为了找到提高肉畜兴奋程度的方法,我这个设计师自己也成为了一个肉畜,本来只是想试试,却越来越沉浸在将要被宰杀的奇妙快感中难以自拔。”

那是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感觉,希望被用最淫荡的方式宰杀,暴露出性器甚至剖开身体,幻想着死前被男人视奸,死后被奸尸,又或者肢解或者做成美味淫荡的菜肴,每当想到这里,我这个肉畜就会兴奋甚至不用任何插入就能达到高潮。

“所以‘雪玲’也可以说是一个肉畜为自己精心设计的。”人们看到她闭上眼睛皱了皱眉头,又有淫水从下体流出。

“十年前,科学家发现了一种智能材料,这种材料加入金属当中之后制成的合金可以根据特定的电场改变自身的形状,现在这种金属已经得到了广泛应用,随后人们又相继合成出很多种拥有变形功能的材料,‘雪玲’的工作模式便是由智脑控制这些可变形材料来实现的。”

这时,“雪玲”前面黝黑的机壳变成了一个带有各种选项的光屏,然后一股黑色的东西从“雪玲”的右下角冲出在秦玲的身前形成了一个崭亮的断头台,锋利的刀头发出阵阵寒光。

“这便是用来处理我的设备。”秦玲轻轻的抚摸着断头台后部支架,它设计的很符合女人的身体结构,她居然不由自主的趴到了台上,头从前面半圆形的搁板穿过,脖子正好卡在圆孔中,舒服的扭了扭脖子发出一阵娇吟,就在这时高悬的闸刀毫无征兆的落下,伴随着一股玉液从秦玲的阴部喷出,她的脑袋脱离了身体,不少在场的女人都尖声惊起来。

不过当人们仔细再仔细看时,地上滚动的脑袋和挣扎的女尸都不见了,只留下了一个崭新的断头台,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说实话,刚才慕容雪也吓了一跳,这是立体成像技术造成的视觉误差。这段影像就连她没看过,当时秦玲叮嘱过她要在公开展示“雪玲”时播放,不过没想到会制做的如此出人意料。难怪当时莉莉照着她上司的身材做了个“燕姬脯”的模型,原来是要布置一个和今天一模一样的环境,至于后面斩首那段,应该是莉莉剪辑了秦玲处决时的片段加上去的,这段影像的视觉冲击很强,连慕容雪也被吓了一跳。

“秦小姐刚才已经说了,这只是一段影像。”慕容雪把影像两个字说的特别重,不过这对台下的观众来说还是很难接受,毕竟立体成像技术是一门新技术,很多人听都没听说过。

“秦玲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用这种方式来成就‘雪玲’我既欣慰又遗憾。”

慕容雪说道:“刚才大家都看到了,这个标准的断头台是‘雪玲’在不到十秒钟内形成的,使用的材料是‘雪玲’内部的智能材料。除利用自身材料之外,‘雪玲’它还可以利用外界的智能材料,只要它们与‘雪玲’接触,比如说,这根金属棒。”

慕容雪指着和穿刺了秦玲金属棒对称的金属棒,几秒钟时间它开始弯曲,变成了一个粗长的铁链吊在空中,然后又慢慢恢复原状。

“众所周知,现在帝国室内装潢很多地方都用到了智能材料,拿我们今天这个展台来说,它有三分之一的建材是用智能材料构成的,智脑出厂时将提供现用的所有用于宰杀和虐待的刑具模型,当然用户也可以根据自己需要自己设计或者从网络上下载新的刑具模型。这次穿刺林雨衣实现‘七宝莲台’效果我们就仅仅修改了智脑中的模型,其它的什么都没做,这是任何懂智脑的人都可以做到。这个模型现在已经放在我们额官方网站上供用户下载,为方便用户交流我公司还和总会联合建立了一个论坛。”

慕容雪说到这里停下来向“七宝莲台”走去,墨儿也带着慕容霜和一群好奇的女人凑了过去。

台下的人们马上想到了“雪玲”这种可塑性功能的用处,拥有“雪玲”便可方便的当场实验各种新式处决方式,不用像以前一样将时间浪费在漫长的定做过程中,很多俱乐部的会员都为此激动不已。(参加发布会的人中的确有很多俱乐部的会员,而且大部分是女性,她们有的是冲着新机器而来的,还有一小部分是受俱乐部委托在互动活动中充当“托”的角色的。)

各娱乐中心的老板也很看好“雪玲”的这种功能,这功能就算用在SM上也是不错的,百变的刑具肯定能满足这类客户的需求,更何况有部分客户为寻求刺激喜欢在SM时宰掉娱乐中心提供给的小姐。

“姐姐,这是什么?”慕容霜指着姐姐手中的光屏问道,这是慕容雪刚才从“雪玲”那里拿来的。

“这是‘雪玲’的磁波终端,慕容雪笑着对妹妹说,带上它就可以方便的控制‘雪玲’,很多时候我们还会把它交给肉畜,让她们自己来选择处刑方式。”

慕容霜调皮的伸了伸舌头,暗地里怪自己居然没发现这样一个好东西。

“这不是林姐姐吗!”慕容霜惊道,她来的比较晚,没有看到林雨衣被穿刺的过程。

林雨衣现在仍然顽强的活着,似乎众人的关注让她兴奋起来,这位美丽的舞蹈家曾将让无数人为之痴迷的身体围绕这穿刺杆剧烈的扭动起来。

“雨衣,配合我演示‘雪玲’的功能好吗,要不我帮你结束掉,这样一定很难受吧。”

慕容雪在林雨衣耳边说到,却见穿刺杆上的林雨衣挣扎的更加剧烈了,一行清泪从她美丽的眼角流了下来。

“她是想要那种刺激,我记得你的这台鬼机器是可以让杆子上的肉畜享受到快感的。”

墨儿小声说道。慕容霜脸上微微一红,在终端上选中了穿刺中的启用按摩,与林雨衣阴部接触的那部分穿刺棒发生了奇妙的变化,棒体光滑的表面变成了有很多人造橡胶的凸起的形态,接着这一段穿刺棒竟然转动起来,大大小小的凸起并不断刺激着舞蹈家的阴部,时不时的划过她敏感的阴蒂,林雨衣的身体果然停止了挣扎,面上露出一丝潮红。

这个过程放大了显示在舞台后面的巨型屏上,引起台下观众的一阵惊叹,智能材料的这种使用方式令人叹为观止,一些对穿刺情有独钟的女人已经在计划使用这种新功能了。

“这只是个小功能,慕容雪笑着说道,由于事先表演的需要,这些志愿者下体的毛发并没有清除,是不符合饮食要求的。”慕容雪在终端上按了下,一根金属棒从台下伸出来,它的顶端架着一个类似电吹风的东西。

“这是‘雪玲’配备的最新式除毛器。”慕容雪将终端交给旁边的黄先生,右手握住除毛器的手柄在开关上按了下,一股淡绿色的火焰喷了出来,她将左手伸进火焰中,“这种火焰对人的皮肤没有任何伤害,不过它对毛发的作用却非常好。”

“请把林小姐放平了。”慕容雪对操控机器的黄先生道,在智能材料的变形作用下,林雨衣和贯穿了她身体的穿刺杆横放在大概半人高的地方,为了让观众更清楚的看到效果,她两腿叉的很开并用两个金属支架固定起来,这样林雨衣刚才薄纱中若隐若现的芳草和神秘的洞穴完全在大屏幕上展现出来,似乎感受到自己的隐私全暴露出来,她的阴部剧烈收缩起来,不时有液体顺着穿刺棒滴落。

“不愧是的做艺术的,就连阴毛都修剪的有艺术品位。哪小穴嫩的,恐怕还没多少人干过,只可惜现在让个铁棒子占了。”台下大部分把窥视的喜悦隐藏在心里,不过也有些脸皮厚的发表了类似这些评论,当然也有个别心高女人在和自己那个部位做比较。

在众人的注目下,林雨衣的阴部被一个玻璃挡板从中间平均分成两半。

“接下来,我们来做一个对比试验,我身后的这位李璐小姐是工作与‘丽人殇’俱乐部的专业褪毛师,李小姐,你请用传统的褪毛方式处理林小姐右边的耻毛。”

一个穿旗袍的志愿者走了上来,她不过20多岁样子,是那种看上去很精明能干的女子,一身短旗袍把她傲人的身材完美的展现了出来。她的技术无疑是一流的,用传统的喷枪熟练的将林雨衣右面的耻毛去除干净,不过这个过程中,杆子上的林雨衣忍不住抽搐了几下,显然感到了疼痛,而且阴部右面的部分变得通红。

“霜儿”慕容雪将褪毛器交给妹妹,“你用这个把你林姐姐左面的毛也去掉吧。”慕容霜接过那褪毛器,毛手毛脚的对准林雨衣的阴部,绿色的火焰过后,哪里马上变的光洁如初生婴儿般,就连天生白虎也比不上她。李璐蹲下来翻开阴部粉嫩的褶皱查看,遗憾的是就连那里的耻毛也被清除的一干二净。

“我这个处理了无数肉畜的顶级褪毛师还不如你这个小丫头,看来有了‘雪玲’以后我肯定免不了被处理掉了。”李璐叹道,“小妹妹,你脖子上怎么也带着这个!”慕容雪这才发现妹妹脖子上和这些志愿者一样带着一个金色的镂空项圈。

“霜儿,快把那个取下来!”慕容雪惊道,可慕容霜丝毫不以为然,这可是从林姐姐哪里费了好大力气偷过来的,怎么能因为姐姐一句话就取下来。可慕容雪这时已经动手来取了,她娇笑这闪过去,一不小心撞到了后面的黄先生,哪黄先生一个不留神手中的终端差点掉了下了,一时间手忙脚乱,这时李璐颈上金色的项圈忽然亮了起来,晶莹剔透煞是好看。

慕容霜娇笑道:“姐姐这么漂亮的小首饰也不给霜儿留个,这是霜儿偷的,你看李璐姐姐现在戴起来多漂亮,这项圈还会发光。”却见姐姐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那李璐也似乎见到了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脸上充满了恐惧却又一丝兴奋。

“刚才二小姐撞到我时一不小心按到的。”黄先生解释道。

“没想到我的这一天是这样来的!”李娜苦笑道,她并没有站起来,跪坐在地上面对观众,将旗袍边上的纽扣解开,顿时半个雪白的乳房露了出来,充满诱惑的肚脐随着起伏的胸部露出它的真面目,一对修长的大腿似乎毫无遮拦的展现在众人面前,台下的男人顿时倒抽了一口气。

“希望能有幸挂在台上的肉架上,我喜欢阴部悬吊法。”李娜对旁边的慕容雪和墨儿道,说到阴部悬吊法的时候不禁有  “希望走的时候漂亮点,我男朋友在下面。”李娜低着头说到,慕容雪向黄先生使了个眼色,几根金属支架悄悄升起将她承力部位支撑起来。李娜低垂的脸颊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就算现在漂亮又有什么用,女人变成肉以后还不是一样,下面那根东西是什么,好像是一根按摩棒,不知道那家伙看到自己变成一块肉以后会是一副什么样子,李娜的脸泛起一阵潮红……

“姐姐,她在做什么。”慕容霜凑到姐姐耳边问道,却见姐姐那边指了指,她顺着姐姐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跪在地上的李娜似乎压制着身体的躁动,喉中发出压抑着的低沉呻吟声,脸上红的似乎可以滴出蜜来。随着她脖颈上的项圈又发出一阵七彩的流光,李娜低垂的头颅从脖颈中掉了下来,落在身前的盘子里,一股血剪从她颈中喷出。

台上胆子最小的轻舞明月大声尖叫着扑进墨儿的怀里,墨儿轻轻拍她的后背安慰她。慕容霜颤抖着用手触摸脖子上的项圈,这下不用姐姐解释她也明白了,这个项圈是随时可以割断女人脖颈的凶器,怪不得姐姐会这样激动,怪不得给林姐姐伴舞的小姐妹们每人颈上都带着这样一个金色的项圈。

李娜性感身体不住颤抖却一直没有倒下,敞开的旗袍已经不能掩盖她动人的躯体,饱满的乳房还处于勃起状态,在往下看,她私处似乎插着一根东西,失禁的尿水混着蜜汁流趟到地上汇生一个小小的水潭,最为诡异的是她的双手还托着一个盘子,盘子上放着她刚刚脱离身体的头颅,好象她心甘情愿把脑袋献出来似的。

“各位嘉宾,很抱歉,这是个失误,庆幸的是林娜小姐也是我们的志愿者,而且她在台上的表现近乎完美。”台下沉默的观众顿时活跃了起来,不少人暗想这次果然来的值,这样刺激的发布会果然精彩。

慕容雪向妹妹使了使眼色,示意她把项圈摘下来,可慕容霜丝毫没有动手的觉悟,小手不住在项圈上抚摸却丝毫没有取下来的意思。

节目还要继续主持下去,慕容雪只好任由妹妹胡闹:“下面向各位介绍的就是它了,慕容雪从跪坐在那里李娜的断颈上取下项圈,沾了不少血迹的金黄色项圈散发出一种诡异的美,又有谁能够想到这是这个精致的让女人心动不已的首饰刚刚夺去了一位美女的生命。”

“这其实是一个最新的激光切割器,”慕容雪将项圈对着台下的观众,将一根金属棒插进去,示意黄先生控制项圈运行,项圈发出一阵七色的流光后从四周到中间形成一道光幕,金属棒随之折断。这简直是魔术,台下不少嘉宾这样想。

慕容雪走到程一圈摆放的伴舞女孩中,慕容雪随手取下一个项圈。“她们的颈部也是用这种方式切断的,我们还有另外一种配套物品。”慕容雪说着走回断头的李娜旁边。

慕容雪从穿旗袍的志愿者双手托着的盘子里拿起一个盛着乳白色液体的金属

瓶子,“这是根据八百年前宙斯帝国宫廷秘方配置的药物,注射了这种药物的女人血液接触空气两分钟之后便会变成无色透明的液体,据说当年的第九代宙斯大帝对女人因爱成恨,每天晚上都会吃掉一个女人,因为他晕血,宰杀之前都会给她们服用这种药物。”

众人这才注意到,刚才因李娜断头而粘在地上的血迹正在慢慢变淡,渐渐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慕容雪手中的项圈上的血迹也不见了,只留下一些晶莹的液体。

这样就不用担心血迹无法清除了,许多生意人已经嗅到了其中的商机,以前处理肉畜的血迹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很多俱乐部用于屠宰的设施过一段时间就要找专业人士清理一遍,还有一些直接不能用的只得忍痛扔掉,在家里处理肉畜的话血迹更是一件麻烦事,如果使用了这种药物……

众人还没有从惊奇中恢复过来,慕容雪已经将项圈放回李娜仍托着的盘子内又接着说道:“不过,‘雪玲’配套的饰品并不仅仅只有项圈,刘陵小姐请你展示下其他物品。”

刘陵是帝国有名的人体艺术模特,人体艺术不仅仅需要身材好,气质和创造力也是必须的,而且在这个还有很多人相对保守的帝国里,由于工作中难免会露出一些敏感部位,她们还要顶住相当大的压力,刘陵她现在已经和在家乡的亲人断绝关系好几年了。

虽然她自己认为工作是和色情绝缘的,但很多人看到她的作品后还会产生一些不正当的想法,连很多黄色网站也把她的作品当成宝贝。

刘陵的身材是一流的,褪掉性感的旗袍的她让台下的观众为之一窒,她穿了一套玉片制成的内衣,玉片中间的间隙很大不能遮挡住她敏感部位,却让她的身体充满了神秘的诱惑。

她脖子上戴着一个其他女人一样的金色镂空项圈,手脖脚脖上也有一个同样样式的金色手链脚链,就连柔软的腰肢上也有一条金色的镂空腰带,腰带垂下一串串玉片,显得格外诱人,一条金色的丝线从她颈上项圈中央开始经过她双乳之间,绕过她性感的肚脐连接到腰带上,腰带的中央垂下两串珍珠,穿过她胯下的敏感地带连接到身后镂空腰带的两边,就连她美丽的肚脐上也有一个金色的小装饰物。

虽然这装扮性感无比,人们却知道她身上的任何一件首饰都是致命的凶器,可以让她这位佳人香消玉殒。

慕容雪走到刘陵身旁,对每件首饰都做了详细的介绍,凡是金色的首饰都是可以用来切割身体的,比如那腰带就可以将女人的身体从腰部一分为二,手链和脚链也是同理,它们还可以收缩,一根脚链甚至可以提到大腿的根部,而那根金色的细线则是可以把女人从身体的中线一分为二的杀手。

最后慕容雪把讲解的重点集中到刘陵肚脐上的饰品上,在慕容雪的指示下,林雨衣被放回了原处,她的肚脐上赫然也有一个金色的装饰物。只见那看起来很像装饰物的在林雨衣雪白的肚皮上滑动了一下,林雨衣从乳房下面到高高鼓起的阴阜上方便开了一个口子,两边的皮肉向外翻开,内脏迫不及待的涌出体外。

似乎空虚的腹部给她带来了快感,这位世纪舞者身体不住的扭动,阴部剧烈的收缩,双腿踢蹬了几下终于断了气。但是雪玲的工作并没有结束,两个机械手麻利的将穿刺杆上肉畜的内脏清理出来放在一个银色的托盘里,这时的林雨衣眼神看起来有些空洞,但肚子里空空的看起来已经是一块合格的肉了。

让慕容雪很奇怪的是,台上的一干女人除了墨儿之外全都面露惧色,她把疑惑的目光投向墨儿。

墨儿笑了笑,说道:“我们这些肉畜上台之前,每人都在肚脐上都放了个一样的小装饰物,现在她们当然害怕了。大小姐,墨儿建议把随机触发饰物的功能开起来,这样或许更刺激点。”

“墨儿姐,什么叫随机触发饰物。”慕容霜问道。

“发布会上所有具有屠宰功能的饰物有一定几率触发,触发嘛,姐姐给你举个例子,如果霜儿的这个项圈被触发了,那霜儿的脑袋就会和那个李娜一样,如果这些姐姐肚子上的饰物被触发了,她们的肚子就会被剖开。”墨儿解释道。

慕容霜听了把小嘴张的老大,旁边的女人们也被她吓了一跳,轻舞明月赶忙叫道:“姐姐千万不要,明月可不愿一不留神就发现肚子里的东西全流出来。”

而玲菲儿和律师林络梅在惊讶之后却是身体却抑制不住的激动起来。

“能不能给我们每个人再加一个项圈,我好想体验一下每时每刻都可能人头落地的感觉。”

玲菲儿兴奋的说道。

“菲儿看你急的,我们顶多也就再过几个小时就变成肉了,我觉得你还是考虑下自己会被做成什么菜比较好。”刚才还准备争论一番的几个女人听到她的话现在都安静下来——是啊,一会就要变成一堆没有生命的肉了,在成为肉之前玩一个刺激的游戏也不错,就连欧阳倩影也心中也有了这种想法。

众女默默的接过项圈将它们戴在脖子上,不知有没有人察觉,台上的女人呼吸明显都急促起来。

“大小姐,你总该让我们这些肉畜见识见识用来处理我们的刑具吧,现在我只看到了一个断头台,难道我们这些女人要全部砍头,也太单调了吧。”墨儿说到。

“好吧,反正这些早晚都要介绍的。”绞刑架、电椅、穿刺台还有好多墨儿也不认识的东西在“雪玲”的控制下出现在台上。

“果然看起来都很可怕。”墨儿说道,

“如果我不喜欢用智能材料怎么办。”这也是台下很多观众的问题。

“除了控制智能材料以外,以前其他公司生产的同类产品,只要可以使用智脑控制,‘雪玲’都可以控制,而且我公司也会生产普通材料的产品,它们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和‘雪玲’配套使用。现在台上这个是完整版的雪玲,根据不同的需求我们生产的各种型号产品都是它的裁减版本。”

“而且‘雪玲’可以和我公司生产的智能厨房配套使用,以前使用我们智能厨房的用户,只要少许费用改造之后便可以使用‘雪玲’的家用屠宰功能了。”

慕容雪又想了想说道。

“我家里用的就是……可惜以后我用不上了,不过它的新女主人可能会用的上。”

墨儿不无遗憾的道,“我听说使用‘雪玲’的家庭主妇甚至可以将自己宰了加工成食品,这是不是真的。”

“这当然是真的,接下来,恐怕你们中间的某个人就要当场使用这项新功能了。”

慕容雪笑着对墨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