姹女九转

第十四章 屠宰进行时(上)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09:46:5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发布会继续进行,人们惊奇的发现,两位美丽的女主持人都成了不折不扣的肉。十位平时不可多见的美女全部翘着屁股趴在肉架上,阴部统一夹着一根短木棍,和她们穿着衣服千娇百媚的样子比起来,怎么说呢,各有千秋。再美的女人这个姿势下,展示的也只是她们臀部和饱满的私处而已,看到这番景象很多人不由觉得有些微微饥饿,这个样子的女人现在看起来的确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肉。

王伦不停的摆弄一排短棍确定肉畜的敏感程度和阴部控制能力,而那个专业厨师则拿着一根短棒不停在肉畜身体各部捅来捅去以确定肉畜的肉质。

“一号的阴部残留了不少的精液,是不是要清理下。”胖子厨师发现了一个问题,一号的身体里充满了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他用手指微微一按里面便渗出粘稠的白色液体,这让身为厨师的他感到无比愤怒,旁边的黄先生脸微微一红,这其中也有他的杰作。

“当然可以。不过,你要有思想准备,这种肉畜生性淫荡,偏生又美艳无人能及,处决时难免会有男人花钱干她。就算处决后,嘿嘿,刚才已经有人出了几千万要玩会她的艳尸,说要拍点艺术照,难免会奸淫一下,估计老兄做菜之前还要好好洗洗才行。”听了这话慕容雪显然很激动,自己这么快就变成肉了,她感到一种被羞辱的快感,穴内的短棒禁不住抖了几抖。

“嘿嘿,你捣鼓完了没,我们该进行下一步检验了,你女朋友还真不赖,肉质棒极了,床上也够味,前几天差点把我榨干了。哎呀,这是袭击。”却是四号星儿一股爱液喷了出来,差点溅到胖子的身上。

肉畜们随后被倒掉起来,两位专家依然煞有介事的检查,慕容雪身体被他们检查的瘙痒难耐。与其说是检测,慕容雪更认为这是一种羞辱,以达到提高肉畜敏感度为目的的羞辱。

“美丽的肉畜们,检测结束了。”慕容雪被放了下来,看着同样身体亢奋的墨儿慕容雪不由得感到这世界似乎不真实起来。

“演示用肉畜一号?”慕容雪愣了一下才想起来是叫自己。

“这里你最熟悉‘雪玲’,下面由你来演示‘雪玲’的预定义屠宰功能。”

这么快就要结束了吗?慕容雪感觉自己身体不禁一阵躁动……

“不,我一定我比姐姐先处理。”一直默默无语的慕容霜站了起来,她的身材已经发育的十分傲人,她的目光满是让人难以抗拒的执着。

“先演示穿刺功能也不错,有位富商已经花了大价钱要欣赏慕容家大小姐当着近万观众被人干的样子。”黄先生自然不敢得罪这位二小姐,在一边附和道。

工作人员还是为这些用来演示的肉畜们提供了部分衣物的,毕竟半遮半露的女人更加有吸引力,等候处理肉畜们大多穿上了透明的长衫,就连慕容雪也穿上了一件没有扣子的长衫。

最为让人惊奇的是那个叫蔡婷雅的律师了,她极力要求把自己继续吊起来,这样子让她感觉自己像是一头待宰的母猪,这是在胖子检查她阴部的时候她产生的一种奇妙的感觉,台下的男性嘉宾只要出的起钱都可以上来把玩下这只人形母猪。

这时瘫软在地的墨儿忽然想起了什么,凑到他表哥王伦的耳边嘀咕了几句,那王伦的一只色手乘机在她胯下一阵乱摸,直挑逗的这位漂亮的女主持人大声呻吟起来,差点咬住了自己混帐表哥的耳朵。

“大小姐,墨儿小姐对我说你刚才还有一些东西忘了介绍,我决定对你进行一些小小的惩罚。”王伦一手托住慕容雪精致的下巴,从这个角度看这女人真的美的有些不真实,她高高挺起的胸部不断发出摄人的光彩,王伦甚至不敢再往下看,她充满诱惑的的下体会让他这个御女无数的男人忍不住不顾一切强奸了她。

“你趴在在地上,让这个人男人从后面干。”王伦咬了咬嘴唇以免让自己做出不雅的动作,他要羞辱这只肉畜,不是让自己看起来像一只发了情的大马猴。

慕容雪哀怨的回头看了看这个刚才还文质彬彬的男人,温顺的趴在地上,她这一眼差点让所有的男人恨不得推开她身后那个高举着男根准备进入美女身体的壮硕男人。王伦害怕再被大小姐这个尤物吸引忙将注意力集中到她妹妹的身上。

此时慕容霜已经非常自觉的趴在穿刺台上,“雪玲”的穿刺台对传统工艺并没有进行多少改进,肉畜仍需爬在台上,双手反绑在背后,两腿稍微叉开固定起来将需要穿刺的阴部或者是肛门暴露出来。如果说有不同,‘雪玲’更人性化一些,慕容霜饱满的乳房正享受按摩,一只喷枪悄悄的将她为数不多的阴毛剔去,此时慕容霜的阴部就像初生的婴儿一般光洁可爱。

一旁的王伦忍不住翻开她的阴唇手指插了进去,慕容霜发出一声轻吟,这只肉畜阴部不但位置长得刚刚好又肥硕多肉,还要加上敏感的评语,使用这种穿刺方式真的是再好不过了,王伦暗想。

慕容雪很想冲过去阻止这个混蛋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一个强壮的男人从后面抱住,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在了自己胯间:“有人花了大价钱让我来干你。”那人说道。

慕容雪仅有的一点矜持并没有阻止她配合男人的动作,下体的空虚和渴望瞬间战胜了所有的理智,她顺势扭动着腰肢让男人硬邦邦的东西插进自己温润的腔体里。感觉那个地方像小嘴般吮吸自己的性器,身后的男人嘿嘿一笑,这女人果然是个身怀名器的尤物,阳具齐根没入慕容雪的淫穴。慕容雪被他这么一刺忍不住抬起头来发出一声悠长的娇吟,在场的男人不仅都面红耳赤的朝她看去。

这时的慕容雪在男人不停地推送下腰肢轻摇,隔着薄如纱翼的长衫,隐约间乳波纵横,肥美的臀部在男人的节奏下不停的颤抖,夹杂着或长或短的呻吟还有砰砰的撞击声,这女人果然是勾死人不偿命。

“大小姐可知道这个是什么。”王伦将一个精致的盘子放在慕容雪的面前。

“这,啊,呜呜,是给肉畜,啊,专门制作的隐形眼镜,啊!”慕容雪断断续续的答道。

“那它有什么作用?”王伦继续问道。

“它可以,啊,啊……”

这慕容雪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墨儿忙掐了这个无良的表哥一下,这个家伙还是这样会作弄女人,想起他当年作弄自己的时的样子墨儿的脸上也浮起红晕。

“婷儿你们快把这肉畜专用隐形眼镜给每头肉畜戴上,这是一种带有微型电磁接受器的隐形眼镜,有了它,肉畜可以在死亡之前看到这里摄像机从三个角度拍摄的镜头,也就是说肉畜可以看到自己被处理的全过程。根据一百多名肉畜的对比试验,戴上眼镜的肉畜明显兴奋度要高。一开始上台的林雨衣小姐她们也戴有这种眼睛,效果大家有目共睹。”

墨儿自己也戴上了隐形眼镜道,混没有想到自己那句每头肉畜把自己也绕了进去。

“大小姐,还是你代表所有的肉畜讲讲自己的感受吧,你看到了什么?”王伦看到慕容雪也戴上了眼睛并不准备放过她。

慕容雪自己还是第一次戴这种眼睛,她看到了三组画面从不同角度显示自己被奸淫的淫荡样子,顿时羞燥难耐,哪里还能顾得上回答,只是嘴里响起别人听不懂的呢喃。

慕容霜发现人们注意力又被姐姐吸引不禁有些失落,这时一根穿刺杆已经抵住她的阴部,和传统方式不同的是杆子的前端是一根仿真阴茎,随着阴茎在她私密处运动慕容家的二小姐呻吟声和姐姐交相呼应,在场的男人恨不得现在就堵上她俩的嘴。

“你们这些没用的男人,怎么只顾着发呆了。”墨儿走过来道:“‘雪玲’和传统穿刺技术不同的地方在于它的穿刺杆,它最初是仿真阴茎的形态,用来刺激肉畜达到性兴奋顶点,现在台上的二号已经快达到,由于对宰杀的未知和恐惧会提高肉畜的兴奋程度,雪玲会随机决定这次是否穿刺肉畜。”

这点穿刺台上的慕容霜现在感触最深,她知道自己即将达到顶点,对即将到来的穿刺她既害怕又有些期盼,未知的恐惧让她娇媚的身体更加敏感。

“这头肉畜的素质很好,它对刺激的敏感程度很高,现在它即将达到高潮,一般‘雪玲’会选择在肉畜高潮之前进行穿刺,这样可以保证其享受到最大的快感。”

“看,穿刺杆变尖了,它刺入肉畜的身体,这是一次完美的穿刺,高潮的快感将尽可能的掩盖穿刺的痛苦。”

慕容霜感觉这次插入的仿真阴茎无比坚硬,它刺破了自己子宫,分开自己肠胃,但奇怪的是自己竟然被它送上了顶端,冰冷的穿刺杆运动着刺激她的阴道,阴蒂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在这一刹那间她似乎感觉阴茎本来就是这样的,它应该刺的更深些,甚至应该刺穿自己,她极力的配合这根“阴茎”让它顺利的刺破自己的身体。

这时她感到一阵窒息,似乎有个东西从嘴里露了出来,天哪,自己居然被穿刺了,慕容霜透过隐形眼镜上的影像,她看到了一个被闪亮的穿刺杆贯穿了身体的女人。

那女人爬在那里的样子好性感,被杆子撑的大大的阴户还向下滴着淫水,看起来真淫荡,女人的地方蠕动着还在吮吸那根东西,闪着寒光的杆子的尖端从她嘴里伸出来,那是自己吗?

“真是完美的穿刺,我们的肉畜完全把它当成了一次普通的插入,她一定奇怪自己怎么会被穿刺了。”墨儿由衷的感叹道。慕容霜好奇的瞪大眼睛观察,她本以为要经历冰冷的穿刺杆慢慢刺穿身体的感觉,现在那根东西却已经在自己身体里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感觉真的是无比美妙。

她想围绕着它旋转,让它给自己带来快感,心中不禁一阵空虚。阴部包围着一根冰冷的金属杆的感觉真的很奇妙,如果它能旋转就更好了,沉浸在奇妙感觉中的慕容霜忽然感到一个坚硬的异物侵入肛门。

“这是一个肠道环切器,它将保证肉畜肛门附近的肠道继续连在畜体上,这样的处理的肉畜即便是在处理过内脏之后仍能提供肛交服务。”是墨姐的声音,她现在穿着一件透明的风衣,样子及淫荡可现在的表情却有无比庄重,慕容雪突然有个奇怪的想法,这样的女人如果做成菜会是什么样子,却不知在她墨姐的心中自己已经是一道菜了。

一阵刺痛打断了慕容霜的思考,应该是肠子被切断了,接着她感到整个肚子一阵绞痛。

“这是‘雪玲’从内部切开肉畜的身体,内脏从它的体内冲出来了,这时候的肉畜样子最迷人。”剧烈的水流从穿刺杆中喷出,冲刷着慕容霜的体腔,将她内脏排出体外,觉得墨儿说的很对,那个女人内脏倾泻而出的样子真的很性感,咦,肚子里怎么空荡荡的,那个女人不就是自己吗?

慕容霜看到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那不是姐姐公司里测试小组剩下的几位大姐吗,她们的白大褂是敞开着的,里面内衣也没穿,这样的打扮,难道她们也要被宰掉了!慕容霜忽然感到肛门插进一只手指,哪里下意识的收缩了下。

“小玲记录,‘演示用肉畜二号’,屠宰方式:穿刺。肉畜肛门收缩功能正常仍能进行肛交,外阴状态良好。”慕容霜看到那个姐姐用一个玻璃棒碰了下自己阴蒂,她下意识的收缩了下。“阴部保存完好,肉畜对性刺激仍有反应,性功能正常,梅儿拍照记录肉畜状态。”

她们应该是在检测自己的穿刺效果,慕容霜暗想。穿刺杆上的女人已经被她们翻了过来,两只腿程大字型张开,样子很淫荡,婷姐正翻开女人割开的肚皮查看,不知女人肚子被清空的样子好看还是肠子从肚子流出来的样子好看,慕容霜忽然有一个奇特的想法。

“刀口平整,内脏清除完全,肉畜生命状态良好,初步估计尚能存活十到二十分钟,穿刺效果优良。”她们是在说我吗,慕容霜感到一阵耐不住的兴奋,那个穿在杆子上的女人就是我了,看起来比倩儿表姐还要性感迷人,不知道做成菜是什么样子的,霜儿好像看看自己烤的油光发亮的样子。

穿刺就这样完成了,那边的慕容雪,还在男人的冲击中享受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成为众人的焦点。雪玲很快把慕容霜四肢固定起来,让她活像一只穿在杆子上的蚂蚱。慕容霜感到阴部的铁棒变粗糙了,而且开始转动起来。

难道这就是她们所说的阴部按摩功能,这几个姐姐怎么在自己肚子里塞了这么多好吃的东西,现在霜儿肚子又饱饱的了。为什么身体这么热,难道现在已经开始烧烤了,慕容霜不禁开始想象自己整个油光发亮摆到餐桌上的样子……

“你妹妹已经放到火上烤了,下面该你表演了。”慕容雪身后的男人狠狠的几次冲击将这个女人送上顶峰,在她还在抽搐时抽出凶器将生命精华全射在慕容雪迷人的臀缝里。王伦将趴的地上阴部仍在收缩的慕容雪反转过来,将她迷人的大腿分开,看着她下身可爱的小嘴里吐出丝丝淫水。

慕容雪看到穿刺杆从妹妹嘴中伸出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就算神仙下凡也救不了她了,她恨自己为什么会开发雪玲。妹妹向自己眨了眨眼,这让她想起了秦玲被处理钱的样子,似乎从被宣布为肉畜以来自己丝毫没反抗过男人的淫辱,难道这就是肉畜的觉悟。

感觉到一只皮鞋在自己私处踢了下,看着王伦轻蔑的笑容,慕容雪忽然觉得自己应该讨好于他,两只大腿像蛇一样缠住那只脚,阴部在上面摩擦,淫水将黑色的鞋擦的亮晶晶的。

王伦挣开她的双腿骂道:“淫妇,这就思春了。”在慕容雪的胯下象征性的踢了几下,那慕容雪却将两腿大叉开来任由他凌辱,嘴里发出嗬嗬的叫声,两条大腿踢蹬几下淫穴里射出一股清亮的液体。

不仅台下的观众,这下就连王伦也感到无比吃惊,这个美的让自己都把持不住的女人居然淫荡到这种程度,直到现在她的脸上仍带着满足的微笑。

在众人惊叹或是鄙夷的目光中慕容雪坐了起来,一只手理了下自己凌乱的长发,脸上的微笑恬静而又美丽,散发着动人的神光。如果不是她赤裸的身体和胯下遗留的痕迹很多人会错以为这是个刚刚出浴的仙子。

“主人,‘演示用肉畜一号’可以对下面的观众说几句话吗?就算是,遗言吧。”

这一刻王伦觉得这个肉畜笑得是如此的甜美和纯真,她真的是刚才被自己踢了几下就达到高潮的慕容雪吗?他茫然的点了点头。得到这个主人的同意,慕容雪站起来走到舞台中央。

“我是慕容雪,这是我最后使用这个名字,请允许我称自己雪儿。雪儿首先要想各位以前喜欢雪儿的嘉宾致歉,也向所有喜欢雪儿的人致歉,雪儿辜负了大家,展示了自己最淫荡的一面让喜欢雪儿的人失望不已。”

“或许大家以为雪儿是个不诚实的女人,为了弥补雪儿的过失,雪儿会把自己所有的性爱录像和照片公开,就算给大家消遣也好,雪儿也想让喜欢雪儿的人们了解到一个完整的雪儿。雪儿最对不起的是自己深爱的男人,十六岁那年,雪儿失身于一群流浪汉,随后又零星因为各种原因和一些男人做过爱,可他没有嫌弃雪儿,销毁了威胁雪儿的录像带把雪儿当成宝贝一样宠着。”

慕容雪说着朝台下望去希望能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可她失望了。

在利益和欲望的引诱下雪儿一次又一次背叛了他,或许开始并不是雪儿自愿的,可是后来雪儿渐渐沉迷于其中不能自拔,我是他的女友却是别人的女奴,白天的白领丽人晚上的高级妓女。

办公室里、谈判桌上、到处都是雪儿用身体换取利益的场所,在坐的很多人可能都享受过雪儿的身体。为了得到一份协议,我甚至可以戴着面具像狗一样光着身子被牵进最繁华的市区和不知名的男人做爱。

记得第一次偶然在天堂戴着面具当着他的面和男人做爱时,雪儿兴奋的差点虚脱,后来雪儿渐渐喜欢上这种走钢丝的游戏。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躺的他怀里的雪儿便沉浸于悔恨与彷徨中。发生今天的事情,雪儿不知道如何面对她,或许做一个肉畜现在是雪儿最好的结局。

慕容雪的一番话足以让平静的会场骚动起来,流落人间仙子,性欲的女神,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或许她真的是一个可怜的女人而已。看着迷人的慕容雪一步步走向绞架,许多人忽然想到。似乎,这个女人除了成为男人的玩物之外并没有做什么坏事。

她设立的基金帮助了无数孩子完成的了学业,让数不清的人摆脱的病魔的缠绕,很多受过她帮助的人也坐在台下。

帝都的公益活动从来都少不了她的身影,她从未埋怨过无故把自己赶出家门的父亲,总是把最好的东西留给妹妹,除了被人欺上门来还从来没有见过她发脾气。多年来,人们习惯了她的善良,把这些当成理所应当的,在她的秘密曝光之后有人痛惜,有人唾弃,有人幸灾乐祸,更多的人想把这个荡妇压在身下狠狠的鞭笞,为何就没有人同情她?殊不知那至今还让人津津乐道的基金又有多少是她用柔弱的肉体换来的……

“预定义屠宰功能是专为家用机型设计的。现在呢,雪儿就是是一位妻子,要把自己的身体献给丈夫品尝,可我的丈夫笨手笨脚的什么也不会做。”

慕容雪淡淡一笑,自己的那位男朋友真的是笨手笨脚的什么都不会做,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小女人特有的甜美笑容,让看到的人为之一滞。似乎,成为一位娇妻是自己遥不可及的梦想,慕容雪心中暗想,她真想过那种生活,任由他宠着心里装的全部都是他,一颗心随着他的而跳动,这该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她忽然想起了下午男友让人啼笑皆非的请求,难道一切的一切他已经知道,或者她全部都知道,既然这样,他为何还要纵容自己,现在他坐在下面吗?

“雪儿现在要做的只是设定屠宰程序,然后将绞索套在脖子上,或者将自己放在断头台上,再或者是坐在电椅上还有,其它的我就不一一列举了,‘雪玲’会帮我完成其余的工作。”

慕容雪说着走到绞架的旁边,那绞架旁也有一个的终端样子的屏幕。

“现在我这个小妻子就要设定自己的屠宰程序了。”慕容雪现在温柔的模样道真像一个要把自己献给丈夫的娇妻,她伏下身子修长而白皙的手指不停在绞架旁边的屏幕上移动,美妙的下体不经意露了出来。选哪种处理方式呢?

真正面临这个问题时她却一阵迷茫,或许像秦玲那样也不错,想起一直摆在橱窗内的秦玲,慕容雪下体禁不住躁动起来,不知自己身体里那根金属棒会是谁插进去的,如果是他就在好不过了,如果他看到自己被做成肉脯……

“大小姐。”测试小组的婷儿走到慕容雪身边叫道,却发现半伏着的慕容雪身体绷得紧紧的,阴部一阵收缩。她马上将手中的玻璃棒塞了进去在里面转了几圈,慕容雪在突入起来的刺激下整个身体趴了下去,浑身一阵潮红,抖动不已。

“小玲,记录‘演示用肉畜一号’,屠宰方式:绞刑,在设定自我屠宰程序时自主达到性高潮。肉畜等级评分加50,梅儿拍照。”婷儿将慕容雪身体翻转过来,慕容雪隐约间听到她的报告又羞又急,根据自己制定的肉畜屠宰规则,自主高潮的肉畜都是极品是需要记录在案的。

似乎,自己这个肉畜毙命以后尸体还需她们确认死亡,到时候这个女人再这样搞出来一大堆检测数据,岂不是……

看着这位昔日的上司不停在地上剧烈抖动,梅儿抓住机会拍了各种角度的特写,这些以后都是第一手资料,下一批研究者还用的到。

“二号已经确认死亡。”远处观察慕容霜状态的同事通过通信器传过来这样的消息,梅儿眉头一皱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慕容雪一阵苦笑,向那边烧烤二号的篝火走去。

此时的慕容霜,在浆料和火焰的作用下除了有特殊材料保护的脑袋,浑身上下一片通红,活像一只烤鸭。双眼无神的瞪着显然已经失去生命力。

“二号肉畜从穿刺完成到死亡共经历十四分钟,在篝火上存活十分钟,由于开启了肛部和阴部按摩功能,肉畜整个过程中处于性兴奋状态,奇怪的是,她不是逐渐失去生命却是在一次剧烈兴奋中猝死的。”

这段时间,除了被挂在哪里自得其乐的律师小姐以外,余下的肉畜们都好奇的围在这里观看,慕容霜每一次在穿刺杆上蠕动都让她们感同身受。二号死了,她们的生命也即将终结,每头肉畜心里都有不同的感受,却不知慕容霜死前还做着自己摆在盘子里艳光四射的美梦。

婷儿回到慕容雪那边时,她已经设定好了程序,只是,她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霜儿去了!”慕容雪有些悲哀,虽然她设计让自己成了肉畜,但她从来没有怪这个妹妹。

“二号穿刺的效果很好。”婷儿没有直接回答,她顿了顿说道:“大小姐,可能你对我刚才所作的事情有抵触的情绪,可你现在是肉畜,马上还会成为一块肉,更何况当时不是已经决定了要在集体屠宰的展示中使用我们几位姐妹。”

慕容雪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只是想知道你刚才叫住我做什么。”

“你还没有注射血液转化试剂,到时候处理起来可能会比较麻烦。选择绞刑的话,测试小组推荐你使用最新的生命活性制剂,它可以延长肉畜受刑时间从而使肉质更完美,使用了这种制剂后普通肉畜可以在绳子上坚持三十分钟之久。大小姐你……”

“这两样我都用,还有其他事情没有。”慕容雪在手下的面前还是改不了干练的作风,梅儿已经熟练的开始为她注射制剂。

“还有就是,大小姐你的肉畜档案一片空白,肉畜照片和性器官各种数据缺失,王先生说观众恐怕对这个比较好奇,需要现场提取数据。”婷儿有些迟疑的说道。

“好吧,几张照片又浪费不了多长时间。”慕容雪对这些程序本来就比较熟悉,摆出几种基本姿势供测试小组拍照,婷儿详细记录了慕容雪性器官的资料。

一时间台下的观众大饱眼福,就连一直关注慕容霜烧烤进度的人们也被她吸引过来。

几分钟后,慕容雪重新站在了绞刑架上,这种绞架活板并不是很高,或许是慕容雪刚才的一番话的作用,众人安静了下来:“刚刚我这个妻子已经设定好了屠宰程序,现在我要做的事情并不多。”慕容雪将面前的绞索挂在脖子上,两只手背后立刻被一双手铐铐住。

“我手中的便是控制‘雪玲’的开关,为了增加趣味性,这个开关只有三分之一的执行几率,我正和老公打赌,如果这次成功的话他就可以享受到我的美肉了。”

慕容雪穿着一对高跟鞋,高挑的身材在绞架下显得格外诱人,台下的众人都瞪大了眼睛等待这个尤物,见识过了慕容雪的刚开始在空中挣扎的样子男人们的目光更加热切。

“希望我老公有这个福气!”看到她手按在开关上无数人都屏住了呼吸。

不过,心中最紧张的还是慕容雪,虽然心知必死她还是希望死亡晚点到来,她闭上眼睛按了下去,怎么没反应,她突然感觉脚下一空,脖子上的绳索一紧,双腿不由猛的挣扎起来。

慕容霜知道自己的一切结束了,一行清泪从眼中流出,双腿徒劳的在空中舞动,窒息让她感觉下身阵阵麻痒,丰满的乳房在身体的晃动中不断颤动。慕容家大小姐挂在绳子上的样子果然美级了。

“各位先生们,经过我们刚才私下里竞标,第一位上来满足大小姐的是34 72号嘉宾,第二位是……”

“大小姐,他们就是你的‘老公们’”,那个该死的王伦调笑道,慕容雪通过隐形眼镜看到绞架上多了几个几个男人,王老板、李董事长两个和自己“谈过生意”的男人也赫然在其中,慕容雪瞬间知道他的意思,男人们似乎特别喜欢奸淫绞架上的女人。

“各位,或许你们不知道,绞架上的女人阴部特别敏感,窒息会让她们想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夹住插进去的物体,绝对是男人的恩物,二号把两腿张开一点!”

慕容雪感到似乎有个冰冷的东西在自己大腿内侧捅了捅,这让她有种被淫虐的兴奋,用像蛇一样扭动腰肢将两条让无数人痴迷的大腿张开,王伦暗道一声该死,怎么忘了剃掉她的毛了。

不过眼前这番美景,这个美若天仙的女人悬在空中脖子高高扬起,两一对完美的乳房充血勃起,尖尖的乳头傲然挺立。她的两腿在自己命令下挣扎着张开,露出两腿间完美的阴户。

王伦不禁吞了口唾液,想起这个一不小心被自己拿来当教材的绝色美女刚才地上放浪的举动,他也不禁升起了一阵欲望。

“各位运气不错,刚上绞架肉畜的阴部便进入发情状态,慕容家大小姐这样的极品肉畜连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王伦忍不住把手中的教鞭插进她敞开的桃源口,那个部位立刻夹住入侵物。

“各位这下觉得你们花的钱值了吧,这种肉畜百年也难得一见啊。”

绞架上的慕容雪听到这些心中一阵羞燥,忍不住将一股淫水喷了出来,下体却是更加空虚,这时候要是有个东西插进来就好了,就算是穿刺杆也好,下意识的将两腿分的更开点来讨好绞架下的男人,这动作自然通过隐形眼镜反馈到她的眼睛里,美丽的大小姐居然自己把自己送上了顶点。

看到这番景象,花了钱的男人哪里还忍的住,纷纷走上台去亮出早已狰狞的凶器,对准慕容雪春情泛滥的淫穴插了进去。慕容雪觉得自己的身体瞬间被充满了,下体如获至宝的夹住男人的东西,抽搐的阴道不自主按摩起来,两条修长的大腿夹住男人的腰部,晃动着柔软的腰肢向男人索取。

那位男性嘉宾也自诩御女无数却在慕容雪这番刺激下身体猛然一挺将自己无数的精华射进的这个尤物的身体内。

绞架前的人被惊呆了,这极品肉畜也太厉害了,待第一个男人抽出阳具时一股白色的浑浊液体马上顺着慕容雪的大腿根部流了下来。另外一个男人马上接替了他的位子,他吸取了前人的教训,抬起慕容雪修长的玉腿,分身小心的插入她诱人的桃源,感受那里像无数只小嘴般的吮吸,然后抽出,再插入,悬在半空中的慕容雪被他一上一下的顶起来,交合出发出诱人的砰砰声。

看到出了钱的男人渐入佳境,王伦嘿嘿一笑走回那群正在交头接耳的肉畜旁边:“肉畜们,一号恐怕要在绳子上呆很久,我们可以继续了。”

“我想是该我了吧!”不知你这个肉畜专家要怎样处理自己这个女朋友呢?

这是星儿的声音,她不知何时已经穿上了一套透明内衣,而现在正爬过来,王伦觉得她似乎连爬也像是在走猫步,臀部晃动的无比诱人,只让王伦怀疑这个狐狸精是不是练过,却不知这项技能星儿是在自己上司的调教下熟练掌握的。

“演示用肉畜三号,斩首,尸体用于切割演示。”王伦忍住心猿意马说道,此时的星儿已经爬到他身前,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女友的股沟是如此诱人。

“星儿,你会被沿着这里切成两半,你喜欢吗?”王伦忍不住顺着她性感的脊椎划到迷人的臀缝直到她桃源深处,哪里早就滑滑的了。

“恩,星儿蹭着他的腿,你是不是早就想把星儿切开了,把玩星儿里面的东西,然后送给别的男人把玩。”星儿的肉穴夹住了他的手指,抬起头来一双眼睛挑衅的看着他。王伦心头猛然一颤,撕开星儿的内裤朝两名大汉命令道:“把三号抬到那边的

一个大汉毫无怜惜的将半裸的星儿扛起来仰放到断头台旁边,一把扯开她透明的胸罩,在另一位大汉的帮助下一人托住星儿的臀部另一人拖住胸部将她放在断头台上,头从断头台前的圆孔中穿过,又将她的两只手扭过来拷在一起。

星儿一时间被这两个人搞得晕头转向,可恶的是那个男人虽看是粗鲁却没少占他的便宜,把她托上台时一双大手更是在她胯下狠狠的抹了一把,把她搞得浑身酥麻。

这断头台设计的及时简约,除了必要的设施之外,支撑女性身体的部分及时简单却符合力学和美学的精义,星儿挪了挪脖子,这里觉得除了因为阴部完全展露出来有些害羞之外还是挺舒服的。

星儿使用的断头台和处斩秦玲的那个有些不同,她是用仰躺着的姿势放在断头台上的,两只手被捆在背后让她本就不俗的胸部部显得更加突出起来,两条腿曲起来分开,露出饱满的阴部固定起来。这个姿势星儿再熟悉不过了,数不清的奸夫在这种方式下进入过她的身体。

“你女朋友不愧是超级名模,趴在断头台上的样子太他妈的浪了,我都不忍心把她的脑袋砍下来了。”说话的是那个胖子厨师,星儿这才意识到自己正趴在断头台上,这鬼机器会把自己变成肉架上的女人一个样子,她本能的开始挣扎。

“她看起来不大听话。”

王伦深知这个女友的脾气,他一边星儿胯下抚摸,一边在她耳边道:“你再乱动我便把你砍了头以后也勾住哪里挂起来拍上几十张照片,再把你切成一块一块的和照片一起送给你那些老相好们,看他们还认识你不?”

谁知星儿听到这番话竟然兴奋起来,全身泛起阵阵潮红,大声叫道:“快,快用钩子勾住星儿的烂穴,把星儿挂在那里让他们都看看星儿的骚样子,再把星儿的小穴剜出来给星儿的奸夫看。”她这样叫着竟是泻了王伦一手。

王伦没想到这样适得其反,将女友受虐的天性给激发出来,大部分肉畜在这种天性激发出来之后甚至会有希望自己性感的尸体被奸淫虐待的想法,不过星儿太突然反应也太强烈了。

可躺在断头台上的星儿丝毫没有这种觉悟,她只是突然觉得被处死并不是很可怕,自己无头的艳尸一定会很性感,成为男人们一具性感的玩具,任由他们将自己挂起来,切开,或者是做成食物。幻想自己被处理成各种各样摆在橱窗里,幻想着和自己有过一夕之缘的男人看到橱窗里自己兴奋的样子。

“墨儿姐姐,星儿她真的要被砍下脑袋了吗?”这些女人中间,明月和星儿最熟,虽然知道结果但她仍有些不甘心。

“不止星儿,我们两个也活不成了,不过死之前会享受下,你看大小姐她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享受啊。”明月不禁一阵脸红,这种事情很羞人,但是确实很享受。

那王伦看到女友现在淫荡的表情,不禁有些发狠,在那大汉的耳边咕哝了几句,大汉心领神会的笑了笑。

“三号肉畜处理前准备工作已经完全做好,可以进行斩首处理。”测试小组的婷儿用褪毛器清除了星儿下体的毛发后站在一边说道,旁边的王伦一不小心看到她外套不能遮住的双乳不禁有些心动,这女人长得也很让人犯罪。

他在星儿浑圆的臀部狠狠的拍了一巴掌道:“开始。”星儿感觉乳房上的按摩装置开始运作,空虚的下体却被一根滚烫的肉棒,她向边上看去王伦那个混蛋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进入自己身体的应该是另外一个男人。

他简直不是个男人,不过这情景却让她的感到无比刺激,她用阴部夹住那条作恶的东西,嘴里发出淫荡的叫声:“好哥哥,你比星儿那没用的老公强多了,快插星儿,插爆星儿的小穴,星儿就把阴部送给你。”那大汉听到这些更像吃了春药一般卖力的在这个淫荡的女人身上驰骋,整个斩台也似乎在他的努力小摇摆了起来。

滴滴淫水两人交合之处不断飞溅出来,星儿阴部粉嫩的红色肉壁时而在他大幅度的抽插中翻出来让一旁的男人看的心痒难耐。趴在那里的星儿直被他插的淫叫连连,不由自主的摇起了自己的小蛮腰迎合着男人,直气得旁边的王伦恨不得把她绑起来抽上几百鞭子,这女人果然天生淫荡。

雪玲毫无感情的声音响了起来:“确认肉畜进入高潮状态。”

王伦看到星儿整个身体绷紧了,脑袋稍稍扬起,嘴里发出模糊的浪叫声。看到崭亮的闸刀高速落下,王伦忽然想起了那个抱着书包站在教室门口怀着一丝忐忑却笑却是让人神魂颠倒女孩。这便是自己当初施展了百般手段才追到的女孩,她脸上一片潮红像及了第一次被自己强吻时的娇羞。

她当初还真是一个温柔可爱的小女人,王伦想起了第一次玩性虐游戏时她的害羞和敏感,被自己扮作强盗强奸时的恐惧与兴奋,还有她第一次红杏出墙被别的男人送上高潮时娇啼的凄婉动人。

闸刀落了下来,她美丽的头颅直挺挺向下坠去,鲜红的血液从脖颈里喷涌而出,而她的身体仍成高潮状态的抖动,配合着男人的喷射微微抬起,好似乎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尸体。

那个在仍在配合男人做着活塞运动的无头身体是我吗?它的乳房好挺,身材好美,果然又漂亮又淫荡,那个男人一定被它伺候的很舒服。没想到自己连死掉的样子也如此性感,这也算是一种奸尸吧!

星儿好想再多看一会,他的阴茎好大,刚才插的星儿好舒服,她怎么不干星儿了,好多精液都浪费了,星儿好想把它们全都吞下去,这个男人如果是那个混蛋男友就好了,星儿好爱他。不是他也好,每次当着他的面被别的男人干星儿都好兴奋,星儿似乎看到自己的尸体潮吹了,星儿的“奸夫”们都说星儿潮吹的样子好性感看来这是真的,星儿好想再看一会,可眼前越来越黑了……

奸淫星儿的男人把阴茎从星儿的艳尸里抽了出来,尚未喷发完的精液都撒在这位性感女模蠕动的肚皮和颤抖的乳房上。星儿近乎完美的无头躯体仍不停的挣扎着,性感的阴部的下体肌肉的支撑下微微抬起,诱人的下体阴门大开,将混着乳白色精液的爱液高高喷出,整个过程持续了十几秒之久。

接着,伴随随着她还微微颤抖的身体,一股清亮的尿液不受控制的淅淅沥沥的流出来沾湿了一大片地面。女友的尸体渐渐停止抽搐,小腹上还留着刚在那个男人白色的污物,失去生机的下体一片狼藉,除了少了个脑袋之外,和她第一次“意外”被一群混混轮奸后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王伦不由得有种想冲上去奸尸的冲动。

“铃儿记录,演示用肉畜三号,处决方式:斩首。于第一次高潮被斩首,有轻微潮吹现象发生,尸体出现遗尿现象,已确认死亡。闸刀切断颈部快速干脆,斩首效果良好,梅儿清理尸体做下一步演示。”

“接下来我们将展示道具的切割功能,我们有幸请到了李先生等几位专业人士一起观摩。”

墨儿这个肉畜兼主持人倒也敬业。几位或高或矮的人在众人的掌声中走上台来,这几个人看气度倒是很有些专家的味道。

梅儿她们趁机用雪玲将星儿吊起来,用专用设备将尸体阴道和子宫里的脏东西清理干净,雪玲在台上悄悄的的搭起一个长方形的金属台。

“慕容小姐因为特殊原因不能主持节目,我代表她向各位的到来表示由衷的感谢。”墨儿说道这里不禁向慕容雪看去,她现在身体向后倾斜,被一个男人站在她身后抓住她的脚踝从后面奸淫。此时的慕容雪已经记不清有多少男人在自己的身体里射过了,她只是本能的夹紧男人的肉棒,听到墨儿这般说辞又是一阵羞燥,被男人捅了几下便浑身上下抖动不已。

清理完的星儿被摆在台上,王伦愣愣的看到女友的无头娇躯,就在刚刚,自己还进入过这具美丽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