姹女九转

第十五章 屠宰进行时(下)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09:47:3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墨儿倒是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位业内有名的王老板看到台上的星儿会如此失态,星儿的身体平放在台上,而她的脑袋则被穿在台子一角的金属棒上,柔顺的长发披散下来,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的表情混合了惊异于兴奋。

“这便是今天我们用来展示‘雪玲’刀具优势的肉畜,她生前是一名模特,身材十分匀称。‘雪玲’统一使用的刀具都和这把一样,由智脑精确控制智能金属生成的,肉畜颈部的切口同样是这种刀具的杰作,你们可以切掉肉畜的手臂试试这把刀的锋利程度。”墨儿指着台上的一把尖刀说道。

一个脸色稍黑的胖子拿起这把刀抬起台上肉畜的手臂,从根部稍微往上一点切下去,他很有经验,这种切法不至于影响肉畜身体的美感。这刀具太锋利了,完全没有声息,肉畜的手臂便从她的身上切了下来,另外一人也照他的样子切掉了星儿剩下的手臂。

“我以前也是干厨师的,这样的利刃的确少见,如果‘雪玲’所有的刀具都能达到这种水准,不但成品更美观,就连肉畜的痛苦也可以降低不少。”拿刀的黑胖子有感而发“李先生说的太对了,我也是个肉畜,既希望享受到被宰杀的快感有不想太痛,这可说到墨儿心里头了。”

她习惯性的朝几位嘉宾嫣然一笑却忘了自己现在身体几乎全裸,这样除了让男人心猿意马以外丝毫不能展现出自身的优雅,最为直观的是几位嘉宾的眼睛都或多或少的瞄到了她饱满的胸脯上。

“相传古时骁将郑勇凶残成性,破越之时为展示自己绝世斧工,纵斧将美女西施自胯下劈开,据在场史官记载‘刀口平滑如镜’,越国故都的名胜斩香台也由此而来。”墨儿学识渊博这些古代的典故自然是随手拈来,不过这下就连台下的观众也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讲起故事来。

“十年前当时的性感天后戴颖儿出演历史剧《西施》时却发现,只是寻找能把自己完美劈成两半的斧头和人就整整花了三个月,用来试斧的女演员也用了二十几个之多。我想各位已经猜到了,接下来‘雪玲’要展示的就是用你们手中的这把刀将星儿的尸体从中间完整的切开。”

墨儿绕了一圈终于说道了正题,在场的观众可能不太明白其中的价值,可几位嘉宾却知道,业内将女人刨成两片,就算用电锯,一个操作不当也会失败对肉畜身体的美感造成永久的破坏。

只见台上女体两腿之间出现了一尺来长的刀锋,缓缓向前推进,它像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一般从那条神秘的肉缝进入星儿的身体,尖端游动在这个顶级模特洁白的肚皮上,在后面留下一条血红的细线。接着星儿性感的肚脐也被从中切开,刀锋继续前进从星儿引以为豪的两个乳房间穿过最后从断开颈部离开尸体。

“这样就切开了?”哪黑脸大汉一脸的不可思议,这名模的尸体只是中间多了条红线而已,他忍不住用手去翻看。星儿的身体本就不重这样很容易就被他一边翻成切口朝上的样子,尸体躯干的断面很整洁,红白相间,最难的是脊椎骨也被平滑的分开,露出里面深红的骨髓,内脏却在压力的作用下似乎要向外流出。

“肠道的断口很整齐,这样一刀能达到这种效果,真是难以想象,老王你说呢。”旁边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翻检着星儿即将流出体外的肠道说道,谁知那个被他叫做老王的男人却像是着了魔一般死死的盯着这半片尸体的下体。

“阴部也从中间均匀分开,我的天,阴道从中间均匀剖开,居然连阴蒂都分成了大小相等的两半,太神奇了。”戴眼镜的男人顺着老王的眼睛看过去果然有了新的发现。

那个被他叫做老王的男人发呆却是因为他发现这台上用来测试刀具的女人竟然与自己有过合体之缘,一直以来他都把那次意外当成一次美丽的邂逅,久久无法忘怀。想起这个女人当日的温柔和狂野,他有种深深的失落,内心深处却莫名的躁动起来。

王先生这时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的确很奇妙,现在的科技带给我们的惊喜太多了,请问墨儿小姐,我能不能买下你们这具测试品。”这时两个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清理星儿两片身体,内脏被分离出来,放在一个玻璃容器里,生殖器则放在一个银色的盘子内。

半片身体倒吊起来,星儿的身材本就很高挑,吊着的半片裸尸看起来性感无比;另半片则放在事先准备好的支架上露出整齐的切口,和刚切开的时候相比这两片身体现在看起来更漂亮。就连旁边怀着忐忑的心情的明月也这样想,如果被做成作样,似乎也不错,而我们的玲菲儿小姐再次瘫软到地上。

“三号测试品身体是非卖品,只用来展示。不过她头颅制成的性按摩器王先生可以竞拍,估计王先生有很多竞争对手。性按摩器的样品我这里正好有一个,说起来她还是墨儿的同事。”

墨儿笑着掀开一个盘子上的红绸,上面赫然是美丽的头颅。

“馨儿!”不少人已经认了出来,这是帝国电视台前段时间神秘消失的时尚节目主持人,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她。

“这是我们的产品之一,大部分肉畜的头颅我们都会做这种处理,进行特殊的塑化改造,然后植入具有肉畜性知识的智脑芯片。”墨儿将一个短木棍放在馨儿的嘴边,她自然而然的舔舐起来。

虽然台上的几个业内人士以前也听过这方面的传闻,但真正见到实物不禁有些激动,就连看星儿脑袋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

“这次我们屠宰的肉畜大部分头部都会做这种处理,就连墨儿的脑袋也会制成这种按摩器,顺便透露下,墨儿的‘口技’可是很不错的。各位先生,四号肉畜要被彻底分解掉的,各位有兴趣的话可以近距离观摩下,四号可是一个出现完全畜化现象的极品肉畜。”

四号指的自然是一直悬在哪里的蔡婷雅,她很快被移到舞台的中央。

“雪玲”分出一只机械手将她的耻毛全部去掉,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命运这位女律师阴部一阵抽动,嘴里也发出一阵含混的哼哼声。那黑脸胖子好奇的把手指伸进女律师的肉穴里,立刻被紧紧的夹住。

“这个女人,应该完全把自己幻想成了一头待宰的母猪,的确是极品肉畜,前些日子还打电话委托她出庭辩护,她连预付金都收了。”那个戴眼镜的男人说道。

“谢谢这位先生的夸奖,这次用来演示的肉畜有好几头都是极品,那边的慕容大小姐也是一个,一会她的表演恐怕也会更精彩,墨儿给你们介绍另外一个极品,菲儿你过来!”墨儿对着瘫软在地上的玲菲儿叫道。

“她一会为大家表演一个叫‘蜘蛛吐丝’的节目。”墨儿神秘的说。

“墨姐,你说由我来表演‘蜘蛛吐丝’?”玲菲儿听到墨儿的话,不禁大叫道,她感到自己的心似乎激动的要跳出胸膛。

“墨姐也很羡慕你呀,若不是要留到最后处理,墨姐也很想试试做一只肥大的‘母蜘蛛’的感觉,这颗就是你的‘蜘蛛丸’这种药调配不易,恐怕以后没有几百万休想拿到。”墨儿将一粒红色的药丸递给。

几个男人很奇怪什么药居然会贵到这种地步,只见这位这个今天出尽了风头的女记者无比慎重的将药丸放进嘴里,大概两秒钟不到,没有任何征兆的倒在地上,雪白而修长的双腿叉开来,双手不停的搓揉自己的私处和乳房,皮肤上泛起阵阵潮红,这蜘蛛丸居然是一种理性春药。

“把九号抬到那边去。”墨儿指着一个合欢椅道:“‘雪玲’会一直刺激她的,当然你们也可以她交合,在药物的刺激下她只会越来越兴奋。”墨儿对场上的两位大汉命令道。

“在蜘蛛丸的刺激下,肉畜性渴望只会越来越强……直到发生某些奇妙的事情,各位有没有兴趣试试我们的记者小姐,机会不多啊。”几个男人脸上微微一红,不过还是摇了摇头。

与他们不同的是场下的观众已经有人开始竞价享受这位美女了,黄先生似乎对这项工作十分热衷,不停的穿梭于台上台下。

墨儿看了看到吊着的蔡婷雅,此时的她私处淫水泛滥,一股液体已经流到了肚脐上:“看来我们的四号早就等不及了,婷儿开始吧。各位可能已经发现了,蔡婷雅的隐睾肥厚整体切割下来绝对是最佳的食材。”

在墨儿说话的空档,在“雪玲”的操作下,一把尖刀已经抵在了肉畜的耻骨上方,架上的肉畜浑身一震,一股液体从私处喷了出来。‘雪玲’的工作并没有受到影响,尖刀没有任何阻碍的在她雪白而性感的肚皮上划了个长长的口子,内脏在腹压的作用下喷涌而出。

另外两只只机械手分开肉畜腹部的伤口,剪掉肉畜肠道上包围的粘膜让其一直垂下去,最长的部分甚至已经垂到了肉畜的脸上,显然这只肉畜很享受这个过程,私处不停的收缩着送出大量淫水,甚至还饶有兴致的舔了舔自己的肠子。

不过这种感觉她并没有享受很久,消化道很快整体摘了下来,接着是肾脏和肝脏还有膀胱,这时候肉畜的腹腔已经空空如也了,只剩下了连在阴道上还在不停收缩的子宫。

被吊着着的蔡婷雅看着身体上的一件件脏器被取出来放在盘子里,特别是那还在蠕动的肠道,一股难以表达的兴奋刺激着它的神经,不觉间似乎感觉一个东西覆盖了自己的私处,那个地方一痛之后似乎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但奇怪的是她居然能感觉到它的存在。众人奇怪的看着肉畜离开身体的整个生殖系统,吊在半空中的子宫仍在不停收缩。

“这是我们最新的技术,连在肉畜阴部周围的金属可以传导神经冲动,充当了桥梁的作用。”墨儿说着将一个短棍插入肉畜切下的阴道中,那肉畜果然大声呻吟了一声,一旁的众人啧啧称奇。

“到了这种地步,肉畜活着已经毫无意义了。”墨儿在这位大律师的脸上捕捉到了一丝不舍。蔡婷雅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似乎是自己的脑袋离开了身体,是颈部的项圈工作了,这下自己彻底完了,依约见她似乎看到吊着的无头尸体分成了两半,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雪玲”将肉畜的生殖系统分开,阴部用透明薄膜封装起来,子宫和阴道则和内脏放在一起,供后大厨使用。很快肉畜两片尸体也被分解掉,两只乳房被切下来单独包装,多肉的臀部和大腿被做成肉排,这位迷人的女律师除了头部以外全部变成了一堆包装好的肉。

一旁的欧阳倩影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她现在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自己也被切成一堆肉的样子,特别是放在最上面的乳房和阴部,不时挑战着她内心中的极限,让她从内心深处产生出一种恐惧,可不知不觉间身体却在这种恐惧下兴奋起来。

“比我年轻时做的好多了,女人所有能利用上的东西都在这里了,要我的话恐怕要处理一个多小时,这机器居然只用两分钟不到!”黑胖的男人感叹道。

“各位,机器本来就是用来节省人力的,我们今天宰杀的肉畜加上志愿恐怕要超过千人,没有‘雪玲’的话根本忙不过来。如果有兴趣的话,各位可以挑上一块带走回家享用。这会慕容大小姐已经差不多到结束的时候了,各位有没有兴趣看看极品肉畜被绞死的样子!”墨儿笑着说,似乎现在的慕容雪仅仅只是一个肉畜而已。

慕容雪此时确已到了死亡的边缘,敏感的身体在不断的享受着性和窒息的冲击后早已疲惫不堪,对男人的奸淫,她只能做出最本能的反映。

“这女人恐怕不行了,我觉得自己好像在奸尸,这样应该打折!”一个男人在她体内发泄后退出来说道。

不用他说,其他人也看得出来,吊在那里的女人虽然仍在挣扎却也只是强弩之末,身体无力的扭动,两条雪白大腿不时无力抖动几下,叉开的两腿中间,白色的精液不断从她肉穴中流出。

“一号肉畜已经吊在上面三十几分钟,被二十四个男人奸淫过,现在已经到了濒死状态。”

婷儿看着绞架上的慕容雪对墨儿和那群“专业人士”说道。虽然是肉畜,但她也是慕容家的大小姐,拥有无数的支持者,她的终结自然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

慕容雪感到似乎有无数只眼睛盯着自己,顿时一股羞燥从心头升起。他们会看到自己死后失禁的样子,二十几年的生活,一幕幕从她脑海里闪过,父亲、爱人、妹妹还有“那些人”。

她忽然有一种明悟,似乎自己的身体本来就是用来提供给男人享用的,现在只是换了种形式,让她变成一块肉,把身体完全贡献出来。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似乎自己的确是个极品肉畜,慕容雪不觉间开始用掌握的知识来衡量自己,非常好的受虐潜质,看到同类被宰或者是幻想被宰杀可以自动进入兴奋中。

徒劳的挣扎了几下,或许还会有人奸淫自己的尸体,慕容雪似乎进入了迷幻之中。她似乎感觉自己成了一具美艳的肉脯,浑圆而结实的奶子,肥大的屁股无一不让人想入非非,一根闪着金属光泽的钢钎从尸体阴部穿入,她已分不清虚幻与现实,人们看到绳子上的慕容雪居然做了个迎接异物进入的淫荡姿势。

这具淫荡的肉脯,被放在烤架上烤成美妙的金黄色,摆仰面朝天的放在盘子里,阴部由于死亡无力的敞开大门。

男人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对这个肉脯评头论足,有几个曾经和自己有过合体之缘的男人不自觉的想起这个女人活着的时被自己干的情景,唏嘘不已。他们开始讨论起大小姐在床上伺候男人时的样子性感还是现在的样子淫荡,有人更是促狭的在尸体的阴部插上一根冒着热气的肉肠,顿时引起一阵哄笑。

几个好事的记者马上将这个镜头拍了下来,第二天各种各样的媒体上出现了以“慕容家大小姐最后的性行为”为标题的新闻图片组,那个被割下来的女人阴部上插着一根肉肠的照片尤为卖座。

幻想中的慕容雪觉得心里和下体一阵空虚,身体却不可遏制的兴奋起来,美丽的躯体拼死的扭动,两条大腿一张一合将子宫中剩余的精液甩的到处都是。她热切的盼望着现在有个东西从下面刺进来,刺穿自己的身体,结束自己年轻而淫荡的生命,让自己成为一道淫荡的菜。

一直在关注着她的墨儿似乎想到了什么,从旁边的服务小姐那里要来了一根短棍,走上前去一把捅进慕容雪的阴部。那慕容雪身体马上剧烈的抖动起来,两条大腿不可遏制的尽量叉开,淫水一波又一波的随着身体的抖动喷了出来,就连墨儿抽出短棍以后她仍维持这种状况依然持续了十几秒。

等到她身体的抖动渐渐停了下来,一股尿液从她的体里体内淅淅沥沥的流了出来滴在地板上,这慕容雪,真的死透了。

慕容雪的眼睛无神的瞪着,在失去生命前她从隐形眼镜中看到了自己最后的疯狂,“雪玲”绞死的无数肉畜中,自己应该是死的最淫荡的一个了。但是她已经看不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了,虽然乳房依然坚挺,让无数男人迷醉的性感肉体无力的下垂着,叉开的两腿并拢起来,只有尿液像泉水一般顺着大腿内侧流下来。

“演示用肉畜一号,屠宰方式:绞刑。使用绞刑专用活性制剂,从开始执行到完全死亡共经历三十四分钟,和二十四名男性发生性关系。女尸失禁,舌头微伸出嘴,瞳孔散光已确认死亡。尸体阴部充血,死前经历剧烈性高潮,属极品肉畜。可以使用‘雪玲’进行进一步处理。”

婷儿将慕容雪放了下来,一边检查慕容雪的尸体一边说道,梅儿则为尸体拍照备案,然后用电流加上按摩让慕容雪的香舌缩回去。

“婷儿小姐,可不可以暂时停下处理过程,有人花了大价钱硬是说要给大小姐的尸体拍个写真。你看……”旁边的王伦忙道,这次发布会的分红也有他的一份。

“肉畜被杀死后可以暂停处理,不过时间不能太久,你们这些男人怎么这么多事情!”

婷儿不动声色的说,她从心里对这个家伙有种厌恶的感觉,可恨那王伦依然色迷迷的看着自己。

“他们说由于艺术需要可能会砍掉尸体的脑袋,是不是也可以。”王伦继续得寸进尺。

“‘燕姬脯’没有脑袋,不过为保证质量这项工作要交给‘雪玲’来做。”

婷儿想赶快把这个家伙赶走,却是一个字都不愿意多说。

“墨儿姐姐,我有点怕。”明月和慕容家两姐妹很熟,看到她们两个一个已经在火上烤的像只烧鹅另一个双眼无神的仰躺在地上不由有些心慌。

“明月你把处理的过程当作一种享受就好了,你难道没发现她们两个很享受的样子!我倒是恨不得现在就被处理掉,你看菲儿,她还没有做‘母蜘蛛’已经高潮一波接着一波了。不过我们现在要玩个游戏。”

明月顺着墨儿的提示看去,趴合欢椅上的玲菲儿扭动着浑圆的臀部在男人的抽插下旁若无人的浪叫连连,脸上一阵羞红顿。心头升起一阵渴望,要是有个男人现在……

“明月你是不是也想了,不如这个游戏你也来参见好了。如果你一不小心在游戏被宰掉了,墨姐就在参加活动的嘉宾中找一位来替代你的位置。”墨儿提议到。

明月很想说不,可一个充满诱惑的念头从内心深处冒出占据了她的思想,她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位玉女明星的呼吸急促起来,胸前可爱的小白兔微微颤动。

只听到墨儿继续说道:“这个游戏虽然只有两个人参加却是非常刺激,菲儿就很喜欢玩。现在‘雪玲’已经在希望参与这项游戏的嘉宾中随机选择了一位嘉宾,你看她上来了。”

明月朝墨儿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一个穿着一身黑色晚礼服的女人走上台来,她体态丰怡,行走间两乳颤动自有一番别样的风情,就连明月见了都微微有些妒意,她不由竟产生了在游戏中击败她看她成了一块肉是否还能如此风骚。

精致的黑色狐狸型面具遮住了她的容貌却让这个女人现在看起来更加神秘。

“原来是她,看来今天晚上又要多一道难得的好菜了。”一旁的墨儿自言自语道。

那走上台的女人似乎对那群摆弄慕容雪尸体的几个“艺术家”很感兴趣,不时的斜眼打量他们,其实不光她,所有的观众对这几个人很感兴趣。真不知道那个家伙怎么会有如此高的效率,竟然真的找来了几位专业摄影师。

一男两女三个人自从上台便没有闲下来,他们似乎对慕容雪这个艺术品很满意,并没有清理她胯下的秽物,配合他们带来的各种各样的道具,慕容雪诱人的裸尸被摆成各种各样的姿势。

明月顺着女人的目光看过去,正看到慕容雪趴在地上脑袋无力的抵在地上,肥美的臀部高高翘起,两腿间桃源密处由于死亡松垮的张开,一根淫荡的白线挂在尸体肉穴的下方,最让人可气的是,她的私处,竟被插了一根鲜艳欲滴的红玫瑰,明月顿时面红耳赤,她却不知这张叫“帝国玫瑰”照片后来一炮走红。

此时台下一个男人兴奋的看着失去了生命任由人摆弄的慕容雪,面具下通红的眼睛似乎要放出光来。他便是蓝星上最富有的古董商人管俞,花了大价钱给慕容雪尸体拍艺术照的正是他。这位管先生大概有三十岁左右,他的确是一位艺术家,由于生意的关系他在考古和文学上都有很深的研究,他还是帝都几座知名大学的客座教授,提起他来人们无不对他渊博的学识由衷的敬佩。

借助强大的经济支持,对古时各国的文化的研究就算整个蓝星也没有人能胜过他,半年前他还在帝都举行了一次规模宏大的古文化展览,将十几个古国的衣食住行各方面展示在人们面前,当时慕容雪便因为出众的容貌与气质成为展示古代贵族女人闲适生活的模特,高贵、典雅、含蓄、盛装的她再次征服整个帝国,一时间和新建成的“故国园”成为整个世界的焦点。

人们却不知道这两人之间还有更深层次的交往。管先生对女性柔美的身体有种特别的喜好,最喜以高雅艺术之名召集美女拍些唯美的写真,刚出道的女大学生,甚至不少出了名的美女都为之所用,这慕容雪本就以才情而闻名,对这个才子本身也不反感,一来二去便落入他算计中。

这位管先生对慕容家大小姐的身体尤为痴迷,就连闻名于世的“故国园”也是专门为她而建的,亭台楼榭、小桥流水、北国风情、江南小筑,古色古香大小姐身着各种风情的装束,或罗衫轻解半遮半露或大胆豪放,留下了一张张诱人犯罪的照片。

这样香艳的艺术自然带来了不少副产品,在管先生的主动攻击下,慕容雪半推半就的顺理成章了,美丽的“故国园”,风情各异慕容家大小姐凄婉的啼声处处可闻。假山、凉亭、大厅、书房,沉浸在“艺术”中的慕容雪卖弄风骚,摆出各种各样的的姿势迎接着男人的一次次进入,就连拍照的摄影师也在她的情不自下得以一亲芳泽将生命的精华射进这个动人尤物的最深处。

七宝塔、玲珑钻管先生毫不吝惜的将一件件多年收藏的宝物挂在慕容雪赤裸的娇躯上,在大小姐诱人的呻吟声中一次次享受着身下的尤物。不过这管先生却是个至诚君子,慕容雪的这些“艺术作品”他都留着自己欣赏,从不外泄,投桃报李慕容雪也配合他在公司、家里、野外、更或者在闹市制作艺术作品的行为。

看着台上那女尸翘着屁股的淫荡模样,管先生不禁想起这样一幅情景:古韵盎然的书房中,轻纱曼舞,薄如纱翼的屏风上题着历代名家的诗作,身着宽大中空庆袍跪坐在矮几前的美人放下笔,轻吹着青州镇纸上的墨迹。

这美人回头对自己嫣然一笑,撩起肥硕的下摆,翘起丰满雪白的屁股趴在矮几上对着门口的男人,已是狼藉一片的私处向下滴着诱人的液体,片刻间美人在男人的冲击的发出销魂的呻吟,如果仔细听的话还会发现,这女人的呻吟声中还夹杂了她面前的诗句。

“只留轻吟唱。”

这便是慕容雪,让他无比痴迷的女人。如果能把她的尸体带回去该多好,在“故国园”里,在让他留下无数回忆的书房里,穿上她生前最爱的华服让自己记录下来……

沉浸在回忆中的管先生丝毫没有发觉台上的慕容雪的尸体已经被放在了断头台上,伴随闸刀落下慕容雪美丽的头颅离开了和它朝夕相伴二十多年的身体。

几个“艺术家”把慕容雪的身体和脑袋摆成各种各样的姿势,这位天之娇女砍下头颅之后叉开双腿仰躺在地上的样子和其他肉畜并没有什么不同,她的头颅正很羞人的被摆在胯间,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几位“艺术家”现在正打算将迷人的大小姐也挂到肉架上来几张特写。

虽然很好奇这些人是如何摆弄慕容雪尸体的,明月和那位嘉宾还是被墨儿请上了断头台,两具雪白的躯体并排趴在一起,成熟的韵味与青春的气息,交相辉映,这个游戏当真有看头。

忽然感觉一个火热的东西刺进了自己身体,想起刚才墨儿的话,在身后的男人攻击下先达到高潮的女人会被无情的砍下头颅。

明月听到旁边的女人一声娇啼,那个女人经验丰富,自己肯定不是对手,明月有点微微胆怯,被斩首应该也是一种很不错的处理办法,她不由的想起肉架上性感的躯体,恐怕不久之后自己也会在那里了,身体在男人的抽插有了反映,她忍不住用刚学会不久的技巧夹紧男人的肉棒,或许自己真的要在死前好好享受一番。

透过隐形眼镜中的影像,明月用一种奇怪的方式观察着自己,那个双手被绑住趴在断头台上的就是自己?

这个女人被奸淫的看起来好淫荡,她想起了以前在学校里偷看男生的黄色光碟,曾经暗骂那些女人无耻,现在自己和那些女人一样,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似乎自己的身材更完美,配合男人的抽插的样子似乎也更完美些,只是女人卡在断头台上的脖子和随时可能落下的铡刀让整个性交场面显得更加充满了刺激和诱惑。

她旁边的那个女人是仰躺的样子,同样的双手缚在身后却是仰躺在断头台上的,屈起的两腿淫荡的分开,男人只是用两根手指挑逗这个美人可她的私处却在剧烈的收缩,似乎已经达到了兴奋的边缘,明月不得不承认那女人肥硕的阴部汁水淋漓似乎比自己的要性感的多。

在一波又一波快感的冲击下,明月的身体本能的迎合着男人,离死亡越来越近却忍不住更加兴奋,她的视野开始模糊起来,旁边的女人似乎也受不住这种刺激,精致的面具下传来咿咿呀呀的浪叫声。迷离中的明月发现那几个“艺术家”

走了过来,他们将慕容雪无头的身体放在自己旁边,难道他们打算用自己两个人做背景!

慕容雪失去头颅的身体趴在地上,脑袋随意的滚在一边,或许自己马上也会变成这样子,自己马上也要变成这个样子了,明月似乎感觉自己冲上了顶峰。她听到了一声铡刀落下的声音,不禁迎来的自己有生以来最激动的时刻……

为什么不是自己,明月居然心中有微微失落的感觉,比赛已经结束可失败的不是自己,旁边的女人头颅已经被一位性感小姐放在盘子里,断头台上成熟尸体却仍炫耀似的不住的将透明的汁液从叉开的双腿之间喷出溅的老高,赢得了台下观众的阵阵掌声。

几位专家在一旁赞叹不已,没想到只是随便挑选的嘉宾在新式机器的处理下效果亦是如此之出众,若是经过专业培训的志愿者或者是肉畜该又该如何。那位天使般可爱的明月小姐似乎接受了自己的肉畜身份,再也没有在荧幕上清纯的样子,被从断头台上放下了之后无力的躺在地上,任由两名工作人员彻底清理胯间的秽物,口中不时发出几声诱人的娇吟。

“我们来看看这位为我们做出精彩表演的迷人的女士到底是谁!”墨儿揭开了了盘子上脑袋的面罩。

“是虞美人!”台下不少惊叫起来,郁秀芳在帝都颇有艳名,认识她的人还真不少,这个‘虞美人’的外号也是好事的人起的。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美艳的女人居然会在这里变成一具诱人的艳尸,这个女人平时看起来倒是端庄没想到在台上分明是一副欲望得不到满足的样子。

“原来是郁秀芳女士,非常值得庆幸,这位女士的阴部是万中无一的极品,看来今天晚上要多上‘桃源凄凄’的绝世名菜了,各位还真是有口福,只可惜墨儿看不到了,但为名菜做配料的机会墨儿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作为回报,如果郁女士的继承者愿意,我们将以一折的价格向其下属的猫娱出售完整版的雪玲。”

墨儿走到墨儿走到虞美人仍在喷涌着爱液的尸体旁边手指轻轻插入她仍在喷涌着爱液的穴中向台下的观众介绍道。

“墨儿小姐,这位女士的身体是否可以借用一下。”一旁拍照的年轻人借着所用人的注意力都被虞美人吸引的空档小声和墨儿说道。闸刀落下的一瞬间,凭着敏锐的直觉这位摄影师从慕容雪尸体的角度抓拍到了一个绝妙的镜头。

“当然可以,若是墨儿宰掉之后也能享受大小姐这种待遇就再好不过了,只不过……”

墨儿看到慕容雪无头的尸体被靠着断头台坐在地上,脑袋被放在分开的两腿之间,样子像及了正在舔舐自己的私处。那位摄影师大喜,兴冲冲的准备拍摄他刚构思好“双艳图”。

“接下来我们的主角仍是我们青春可爱的明月,她将用自己敏感的身体检验我们最新式的电椅,明月……”赤裸的明月看起来楚楚可怜,她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游戏中恢复过来,在众人的目光下微微有些羞涩,一向以玉女形象出现的她刚尝过性爱的滋味没有多久,显然还有些生涩。

“明月,其实墨姐也很喜欢你拍的电影,墨姐记得好几个悲情片中女主角都在爱人的面前死去,明月你躺在爱人怀里的样子美的让墨姐都妒忌,明月你只当再演一次美人销魂,其实被宰杀和装死比起来更享受。”墨儿看到这明月还是有些怯场宽慰道。

“可是……”明月似乎还有些迟疑。

“明月,你还记得前段时间拍的《421大事件》吗?”墨儿见她还有些迟疑决定来点有震撼力的东西,击溃她的心理防线。

这下就连台下的观众也被她吊起了胃口,这部片子讲述的是一个专门虐杀女警的犯罪集团覆灭的真实故事。虽然在片中演了一个美丽可爱的女警,在几十名女警受害之后,毅然受命卧底该组织,虽然仍被杀害还是凭着自己的机智将情报准确的传给警方。

这部片子一直饱受争议,由于存在大量的暴力镜头影片被列为限制级,这明月虽未暴露却也有些被强奸的香艳镜头,很多人认为这是这位玉女女星要转变演绎风格的标志,还有二号女主角露娜在拍摄过程不幸遭遇车祸也让整部戏充满了疑点。

“恩,可惜露娜姐她……”这露娜也是一位非常有人气的女星教过她很多东西,也算得上轻舞明月的半个老师,就算是现在她还是有些伤感。而且,片中自己这个小女警也被犯罪分子分尸,虽说现在自己赤裸着要比影片中更加不堪,可她仍然忍不住脸上有些微微发红。

“明月,电影的未删节版将在发布会之后上映,也算提前给它打打广告。”

“你露娜姐并非是出车祸而亡,她当时是真的按照剧情先虐杀后肢解,就连你们当时使用的道具也是从她身上取下来的,其它道具也是有我们俱乐部抽调的二十多位志愿者制成的。”

墨儿平静的说道,却在明月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送到警局里娜姐被掏空的躯干和砍下的四肢居然是真的,自己被犯罪分子“强奸”的那个屋子里,娜姐黏在墙上的脑袋,放在玻璃容器中的内脏和被犯罪分子玩弄的不成样子的生殖器都是真的,还有屋子里十几个被穿刺了的无头女尸,无数残肢居然也是真的,明月本以为这些只是做得逼真一些而已,她的心跳不由得加速起来。

“其实,按照本来剧组的安排,明月你也要被性虐待后分尸,然后两个人用特殊的面貌出现在新片的首映式上。毕竟明月你当时和大部分被包装的艺人一样和娱乐公司签的是死契,公司有权这样做。巧的是大小姐正好要开这样一个测试品,你就被调过来了,用我们的一名志愿者做了替身。明月,现在你该乖乖的坐上电椅上了吧,你的心情似乎很激动。”

轻舞明月自从拍完那部电影后,女警凄美的肢体和散落的器官一直在脑中挥之不去,还有自己被肢解后的样子,虽然她认为那些是道具,可每每想起来心中总有一股莫名的悸动。

也曾无数次在梦到自己的身体被坏人挂起来分成一个个诱人犯罪的器官。惊闻那些道具本是活生生的女人,其中还有自己敬爱的娜姐,想到自己被“强奸”

时还被迫嘴里噙着娜姐割下来的生殖器,差点自己也会按照剧情肢解,按照剧情躯干穿刺在电视塔顶,内脏被居民当成普通的动物内脏买回家,生殖系统放在精美的盒子里邮寄给深爱自己的男友。不由得心神激荡,坐上了早已为她准备好的电椅上。

这是一个简陋的电椅,完全是用金属支架构成的却将明月娇媚的躯体完美的托了起来。

只是凳子上的明月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和四肢都被牢牢的固定住了,一个个透明的电极贴在肌肤上,一根微热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私处,早已被刚才震撼消息吊起心中莫名情欲的轻舞明月在这种刺激下再也忍不住,将一股阴精喷了出来。

“电椅采用最新式的欧奇拉放电法,可以有效减小电流对肉畜体表的损伤,激起肉畜额性兴奋减少痛苦,经过这种电流处理的肉畜,入口还有一种别样的风味。”

墨儿捏了捏明月傲然挺立的酥乳说道,这让明月有种怪怪的感觉,心里痒痒的很难说出口。

“这个电椅还有另一种方法可以结束肉畜的生命,当然根据需要也可以选择不使用,这便是插在肉畜下体的按摩棒了,肉畜在按摩棒和电流的双重刺激的作用下达到高潮后这里有一定几率可能射出一枚冰弹击穿其心脏。”

明月的身体一震,却又紧紧的将那根东西夹住,反正一样是被宰杀,即将失去生命的明月小脸憋得通红,那根东西似乎填补了心头的空虚,将她变成一道美味的菜肴。

“明月小姐似乎很喜欢这种方式,开始吧!”

忽然感到似乎一根针刺在阴蒂上,紧接着浑身上下,全是电流流过的酥麻感觉,那根东西毫不怜惜的在她体内横冲直撞,奇怪的是她的身体似乎并没有抵触这种快感反而越来越兴奋。

娇柔的阴蒂和傲人的乳峰已然勃起,在观众看来,这位美丽清纯的女影星正被无边的快感笼罩着。

电流快速攀升,明月通过隐形眼镜中的映像看到椅子上的自己浑身上下都在微微颤动,嘴中不由自主的呐出销魂的呻吟。快感越来越强烈,她在恐惧的期待下被双重刺激送上的顶峰。

电刑已经开始两分多钟,椅子上的明月在电击的刺激下已经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只有抽搐的身体和止不住下流的淫水证明她正处在极度的兴奋中,忽然间,下体仍在不住抽搐的明月可眼睛不可思议的圆睁着,身体似乎受了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似的拼命的挣扎,那根按摩棒褪了出来,一股血水从蠕动着的肉穴中流出带走了她美丽的生命。

“演示用肉畜五号,处决方式:电刑加阴部射击。死亡原因,冰弹射入心脏致命。电击效果良好,如未触发射击估计肉畜还能坚持大约一分钟。”婷儿嘱咐手下记录,自己则仔细检查浑身微微泛红的尸体。

“先挂到那边吧,大厨会派人来取的。”墨儿说道,被穿刺的林雨衣和她的已被大厨取走,肉架只留下当初意外死去的那个女人,不由得叹了口气,自己早晚也会挂在上面。

这时郁秀芳也被送了回来,和从电椅上的放下了的明月并排摆在一起,两具失去生命的动人躯体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却见雪玲机械臂将一个类似金属棒的物体塞进她们下体内,提起来她们两个的身体便也似乎粘在金属棒上一样被提了起来,再将两条腿固定好,两个女人的腹部被划开,内脏被雪玲收集整理,她们便和肉架上的女人样子一样了,看起来既妖艳又诱人。

“这便是我们一直使用的阴部悬吊法了,插入肉畜阴部的金属棒会扩张起几个肉勾来承担整个肉畜身体的重量。接下来慕容家的大小姐要继续接受处理了,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将她放回原处,剩下的事情‘雪玲’会处理。”墨儿看到观众对这个感兴趣介绍道。

这时的慕容雪无头的被雪玲提起两条腿吊在半空任由雪玲清理她胯下和生殖器中的污物,剔去耻毛,锋利的刀具在她腹部切开一条粉红色的肉缝,将她粉红色的脏器拉出体外分门别类放在旁边的玻璃容器内,直到她的体腔空空如也。

一切都如此的自然,接着她的身体被摆在一个架子上,两条大腿和胳膊被切掉挂在一边,脑袋放在盘子里,因为慕容雪没有设定烹饪程序雪玲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如果真的这样做的话,她现在已经可以上餐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