姹女九转

第十七章 美丽的雪玲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09:48:5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妹妹你等一下,我让她们去拿点东西,妹妹的样子真漂亮,身份还不是一般的神秘,可以给‘雪玲’增加一些神秘的魅力,现在妹妹把衣服脱了让姐姐看看妹妹的身材怎么样。”

谭清雅还待再问,却见墨儿在一位志愿者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谭清雅自己脱掉了衣服,总之让一个女人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让她感觉很不习惯。她本出身武术世家,从小就受到家里严格的训练,修长的身材看看起来极富美感,黑色的三角地带还挂着刚才被墨儿作弄出来的晨露,让一旁的墨儿赞叹不已,而谭清雅第一次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展露自己的身体,已经羞得满脸通红。

这时四个志愿者抬着两个门板一样的黑色金属板走了过来,这让她很奇怪墨儿到底要如何处理自己?

“妹妹有没有看出来,这两块金属板其实就是雪玲的两扇门。”谭清雅顺着墨儿的目光望去果然发现,这两块金属板如果装在“雪玲”上像及了柜子的两扇门。

“墨儿,难道你要让我做‘门神’?”谭清雅问道,她感觉自己的声音如此的无力,为什么自己会接受这个委托。

“妹妹猜对了,不但是‘门神’,而且还是被分成两半的集美丽和性感为一体的‘门神’,妹妹请你打扮好躺上去吧。”墨儿说话之间几位志愿者已经将两块上面有着古朴花纹的金属板拼在一起。谭清雅在她们的帮助下将一件件精美的饰物挂在身上,华丽庄严的头饰充满了异乡情调的手链脚链,镂空的金色腰饰。

甚至一位志愿者还趁机在她的腹部画了条栩栩如生的青龙。就连她自己也看着大屏幕上妖艳而美丽的女人动心不已。当然志愿者们并没有忘记给她戴上肉畜专用的隐形眼镜。

谭清雅在几位志愿者的帮助下躺在两块门板的正中央,她感觉身体下的金属按照她的体型开始塌陷直到自己完美的和两块金属板结合在一起,这让她真的有一种镶嵌的感觉。

两条腿被微微分开,两条手臂被摆成W装整个身体各个部分都被固定起来,她感觉连动也不能再动一下,两个乳头上一阵剧痛两只巨大的乳环被钉了上去,它们应该是用来做门环的,千面幻谍的心头不知为何竟感到心脏似乎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谭清雅看到一个志愿者拿着一根穿刺杆走了过来,这恐怕是自己有生以来最刺激的一次冒险,也是最后一次冒险了,他们真的要把自己穿刺?她想起的林雨衣和慕容霜。

本来她破解这里智脑系统的工作可以快上许多,只是当时一不留神看到了被穿刺的慕容霜心神激荡起来才意外的慢了起来,穿刺杆上被烤成金黄色的慕容霜像致命的毒药一样吸引着她。不觉间她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按着这个女人阴部的志愿者也惊奇的发现这位神秘的女间谍阴部湿润了起来……

论起穿刺,墨儿当然没有这些精心挑选的志愿者专业,所以她并没有干预,只是在一旁凭着旁观者的敏锐直觉指导她们,再有就是开导这个美丽的女商业间谍,这可真是一个绝妙的意外收获。

有了这千面幻谍再加上那个狐狸精,光这个原型机拍卖的价格就难以想象,自己是不是也把身体的那部分放进去,要不要做按摩器的那个位置放上自己的脑袋呢?想到无数男人会在自己已经失去生机的口中喷射出生命的精华,墨儿不由得痴了……

“啊,求你们了放开我。”谭清雅沙哑的哭声将墨儿拉回现实,粗大的穿刺杆已经插进了她的阴道中,几位志愿者正旋转着试图在她的神秘之处寻找更多的润滑剂。

“妹妹,其实穿刺不痛的,妹妹有没有做过爱。”墨儿问道。

“恩。”谭清雅顿时脸上微微一红,记得自己第一次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而且她根本不知道给了那个男人。后来她如果有需要回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里,随便找了酒吧,找个看起来说的过去的男人解决一下,空给许多男人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最近网路上一个很火的帖子“寻找这个让我无法忘怀的女人”中的女人便是自己,这个那个男人看起来挺花心却没想到倒是个痴情的种子,但愿他还是永远也找不到的好。

“妹妹可以把她想象成男人的那个东西。”她蹲下去按住这位美丽女谍的豆豆,谭清雅顿时忍不住了不少粘稠的液体顺着穿刺棒流了下来。

经验丰富的志愿者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谭清雅只感觉一阵剧痛,穿刺棒刺破了自己子宫进入腹腔,冰冷的穿刺杆与阴道摩擦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凉凉的穿刺棒在滑动的的过程中似乎在挠自己的阴核,痒痒的,她甚至试图像夹紧阳具一样夹紧它。随着穿刺杆的不断深入,她不禁叫出声来表达自己的兴奋。

“我感觉我的肠子被扎破了,它似乎到了我的胃。”但她很快就叫不出声了那根杆子顺利的从她嘴里伸了出来。她好奇的张望,墨儿正欣慰的看着自己,四名志愿者者都松了一口气,自己已经被穿刺了,一个被穿刺的女人还能活多久?

以后,当人们启动“雪玲”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肯定是自己,谭清雅这时到倒很想看看自己做“门神”的样子,一个被杆子穿刺了的门神,她觉得刺激一个词已经不足以形容自己亢奋的心情。不知道自己被切开该是什么样子的,那个地方也被分成两半该多羞人。

“穿刺只是第一步,接下了要做的是将这件迷人的装饰品分成两半,不然我们的雪玲的大门永远也不可能打开。分开这装饰品身体的依然是这穿刺杆,和普通的穿刺杆不同,这根穿刺杆内部可以弹出锋利的刀片,将这装饰物彻底分成两半,接着在‘雪玲’的控制下,刀片变成一层保鲜膜贴在切口的表面以保证装饰品的完整性,大家请看。”

穿刺杆上的谭清雅目不转睛的盯着映像中自己躺在“雪玲”门板上的身体,阴部不甘的蠕动,她这才发现黑色门板上古朴的花纹并非毫无意义,这些分明是宰杀女人图像的水印。

一阵剧痛从阴部传来,她似乎感觉到整个阴部被撕裂的疼痛,难道真的已经被切开了!

“大家请看装饰品的阴部和小腹已经被切开,但由于刀片瞬间变成保鲜膜,她的身体并没有一滴鲜血流出。给大家看一件很有意思的东西。”墨儿神秘地说道。

谭清雅谭清雅惊恐的看到自己被切开大约五分之二的体腔分由切口处渐渐分开来,露出身体完整的断面,切开的肠道,剖开的膀胱和子宫甚至还有在自己兴奋不已时自觉在穿刺杆上抽搐的阴道,这就是以后人们打开门后看到景象。

并没有给她适应的时间,她这具装饰品的身体继续被分成两半,半分钟内她只剩下头部是完整的了,不过这时的她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当这位千面幻谍的身体完美的分成两半的时候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有个别心思灵活的人在想,如果自己家里也装上这样一扇门该多好……

接下来的塑化工作并没有多大的看头,千面幻狐的身体在雪玲一种深蓝色光线的照射下,颜色并没有变化,质地却渐渐变得如柔软的塑料一般,再也不用担心流血和腐烂了。

当两块美丽的“门板”装在“雪玲”上砰的一声关闭时,台下又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镶嵌着千面幻谍神秘而又冷艳的身体,这时的“雪玲”简直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发布会已经进行了大半,被请来献舞的林雨衣在让人如痴如醉的舞蹈中永远的化成了永远的‘七宝莲台’,慕容家两位小姐出人意料的成为了‘雪玲’的演示品,就连意外失手的千面谍影也成了‘雪玲’的装饰品。有生以来我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是如此之近,或许下一刻,我也会被叫上台去做‘雪玲’的祭品,成为肉架下一块香艳的肉。”

“就在刚才,我旁边一个位子缩了下去,那个女人被选去参观厨房了,不知为何,我的心中有一种微微的失落感,也许是因为我也很想看看他们是怎样处理那些女人身体的,或许还有更深一层的原因,只是自己现在还没想到罢了……”

一个正在鼓掌的少女奇怪的发现座位旁边奇怪女人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丝毫不为台上精彩的表演而动,她终于忍不住了。

“姐姐,你在做什么?”少女奇怪的问:“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鼓掌,能看到千面幻谍远远太高兴了。”

“姐姐在写东西,姐姐是个网络写手,这次为了有一次全新的体验特意参加了这次互动活动,为了以防万一把自己所经历的随时随机的记录下来。”那女子轻笑着说,这个小妹妹一开口便把自己所有的老底都抖了出来,完全没有心机,所以她也没有隐瞒把自己目的也说了出来,只是自己名叫忆月并没有告诉她,这名字很多人都知道的。

“原来姐姐也参加了,你别小看远远,远远也参加了。嘻嘻,远远告诉你个小秘密,刚才被墨儿用做装饰肉架的那个女人是远远的小姨,比远远大不了几岁没想到身材这么好,她处理好挂在肉架上的样子让远远都要妒忌。”似乎很久没说话了,女孩说起来就没完。

“妹妹,你几岁了,如果年纪太小的话可以申请退出的。”自己是为了寻找写作灵感,这个小妹妹似乎什么也不懂,可不能不明不白的丢了性命。

“远远已经十八了,姐姐,你有没有这种感觉,既害怕被选中又忍不住去想如果被选中是什么感觉!你旁边那个大叔好坏,远远看到刚才他的手都伸到姐姐那个地方了,姐姐这都能继续写作,是不是远远子没有魅力,那些个色狼都没来骚扰远远。”

远远的声音虽然很小,仍让旁边的男人面具下的脸红的像猪肝。说巧不巧,这个男人正是郁秀芳的丈夫,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妻子的死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悲哀,只是被她死前放荡的样子撩起了无边的欲火,甚至开始怀疑这个一直口碑很好的老婆是不是背着他做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此时的他急需一个女人来发泄……

“现在请大家看大屏幕,被选中号码的十位女士请马上上台来,如果超过一分钟的话这个女人便是你们的榜样。”这时墨儿的话打断了她们的谈话。

“姐姐,你看,远远被选中了。”远远激动的指着胸前的牌子,只见她靠在座位上不停的搓揉这自己的阴部和乳房,口中呻吟着,“远远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啊!”这个叫远远的女孩身体抖动几下,居然丢了。

“妹妹,还是赶快上去吧!姐姐可不愿意看到你用那台可怕的转锯。”忆月赶忙提醒她道,远远感激的超她一笑,竟吧自己的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一张精致的瓜子脸,连同褪下来湿湿的小内裤一起递给旁边座位上的一个男人。

“你这人,刚才怎么手都快伸到地方了又缩回去了,这个送给你,哪男人登时面具下的脸刷一下子红了起来。”

看着渐渐远去的远远,忆月心里空落落的,真不知道如果自己被选中会是怎样一种感觉,忽然,她感觉私处隔着裤子被一只不安分的手搓揉,正想赶走它忽然耳边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妻子便是刚才被斩首的虞美人,美人如果你满足我的要求,我便把妻子被宰杀后的心情还有发布会之前的趣事告诉你,反正这里谁也不知道我们是谁。”

温暖的气流让忆月耳朵痒痒的,心中一阵躁动,这样的场合,体验下偷情的感觉,她的心动了……

男人在说出这番话之前早就护住自己的命根,准备一有异动马上逃开,却见旁边的丽人迟疑了下合上手提智脑,站起身来羞涩的褪下牛仔裤和内衣,当美人在怀之时他才明白过来原来一切都是真的。拖住这位美丽女作家浑圆的屁股,坚硬如铁的分身迫不及待的刺入她湿淋淋的甬道,忍着巨大的诱惑,分身在女人身体里抖动的男人凑到怀中尤物的耳边。

“你叫什么?”

“忆月。”

“忆月,你是我第一次这么快就爱上的女人。”

“如果我不幸被抽中,你能不能帮我把文章写完?”

“写你如何被宰杀吗,我的忆月美人?”

“恩,啊……”在男人们妒忌的目光中,一场别开生面的盘肠大战在舞台下昏暗的灯光下悄悄展开。

“没想到还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妹妹。”墨儿惊叹道,虽然明知道这个她是来结束自己生命的,远远依然忍不住这个拉着自己东看西看的姐姐充满了好感,却不知这墨儿正通过这种方式估计着这个妹妹的乳房大小,还有它们是不是能用来装饰雪玲。

各位女士还请你们摘下面具,它对你们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除非像欧阳家小姐那样整个送进“雪玲”进料口制成宠物饲料,你们美丽的脑袋会被制成按摩器出售,没有任何秘密会被保留下来。

“远远也会这样吗?”远远有些感到不可思议,她开始幻想自己失去生命的脑袋吞吐着男人阳物的情景。

“当然了,远远这样漂亮,男人们还不要爱疯了,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还有一只肉畜雪要处理。”墨儿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

这时剩下的女人经过一阵犹豫之后一个个的摘下面具。台下免不了产生几声惊呼,能来参加发布会的女性,除了容貌必须漂亮之外,很多都在帝都多多少少有点名气,可女人毕竟是女人,“天心阁”限量出售的首饰并不是有钱便能买的到的,甚至在帝都上层女性的心目中它已经成了身份的象征,任何一个女人也无法拒绝这种诱惑。

当然,也有部分女人是是为了其它的原因,比如馨儿、忆月,而这个远远似乎本身对此就十分着迷……

众人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几位嘉宾身上,完全没有发现王伦牵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走了过来,女人四脚着地,像只母狗般艰难在地上爬行。

“看看我的手下把这只肉畜调教的怎么样!”王伦炫耀似的道。

“这不是王怜儿小姐吗?”连墨儿都有些吃惊,刚上台的时候她甚至连轻舞明月都不如,而此时她健康而美丽的身体充满了淫靡的气息,她肌肤略黑称健康的小麦色,给她诱人的肉体又增加了几分狂野的魅力。

“告诉大家你现在是什么。”王伦抬起怜儿红的像要滴出蜜来的俏脸,另一只手在她湿淋淋的胯下搓揉。

“怜儿是一只,哦,啊,啊,一只母狗,一直贱的不能再贱的母狗。”哪怜儿忘情的大叫道,一股水流止不住的冲了出来。

“你是怎么做到的?”墨儿好奇的问。

“刚才处理其它肉畜的时候,一个兄弟发现这只肉畜居然悄悄的趴在地上手淫,那兄弟便毫不犹豫的从后面干了她,她开始还羞羞答答的,后来便逐渐露出了本色,然后便成了这个样子。母狗,兄弟们干的你爽不爽。”王伦狠狠的拍了下怜儿的屁股。

“主人们干的小母狗快上天了。”王怜儿回过头来端是媚眼如丝。

这时旁边的墨儿脸上已经露出不忍之色,几位嘉宾更是羞的头都低了下去,墨儿走过去将王怜儿扶了起来,这怜儿刚才在王伦的调教下,一直以一只母狗自居,此时站了起来才意识到这情形有多羞人,顿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怜儿妹妹,你莫要害羞,姐姐当年也没少当这混蛋的母狗,淫荡的时候比你更加不堪,女人就该适应各种各样的角色,这样才能活得更精彩。”墨儿一边替王怜儿解开项圈和缠绕在她躯干上让这只母狗看起来来更性感的铁链道一边开导她。

“表哥,墨儿带走你一只母狗,自然也要给你一些好处,这些女人都是用来装饰‘雪玲’的,她们在生命终结之前有权利再享受一些做女人的快乐。我处理怜儿妹妹的时候,她们就暂时交给你了。或许她们中间有人也很愿意做你的母狗也说不定。”墨儿笑着说道。

这些上台的女人听到墨儿的话一惊,她们大部分都有自己生活圈子,虽然平时也会偶尔做出一些出格的事,不过帝国女性的生活还是相对保守的,当着这么多面被奸淫实在让她们感到无法接受。

几个女人马上在王伦色狼特有的目光下低下头去,王伦马上从她们中间发现了目标,这是一个脸蛋圆圆的少妇,巧妙裁减的衣服掩住了她丰满的身材却掩不住露出的春意,臻首深深垂下,脸蛋红的像只苹果,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瞄向刚从怜儿脖子上取下的项圈。难道……

王伦坏笑着走过去,两手粗暴的撕去她遮住颈部的衣服,那少妇被他的行为下了一跳,暴露在空气中微微发抖的双肩让人不禁生出怜惜之心。

台下不少好事的观众已经忍不住叫骂起来了,他居然这要对待一位柔弱的美人简直是禽兽不如,却见王伦轻轻挑起少妇的下巴,在她丰满的胸部摸索了下拉出一条金色的链子,链子的一端连着这个女人脖子上一个雕刻着两只火红凤凰的黑色项圈,这项圈本在她巧妙的伪装下无人发现。

“黄金女犬!”台上一位专家惊叫道,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话,在王伦这个老牌色狼双手下摆弄下,这少妇被剥成一只赤条条的白羊,狗链、乳环、阴环、狗套一样也没少,还有各式各样的情趣挂饰,看着这个看起来端庄秀丽的政坛新秀夫人庄严的外表下隐藏的是这样一具淫荡的身体。

没想所有已婚男人心目中完美的妻子,林家最贤惠的媳妇居然是一只“黄金女犬”,顿时场上一片哗然。

“墨儿姐姐,什么是‘黄金女犬’。”远远奇怪的问道,她毕竟是年纪小,很多辛秘还不知道。

“不知道远远知不知道蓝月堡?”墨儿没有直接回答反问了远远一句。

“远远知道,去年夏天小姨还领着远远到蓝月堡旅游去了,远远还见到了蓝月公主的塑像,只是小姨到了那里就撇下远远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后来远远还被人抓到一个阴森恐怖的地方,不说了……羞死人了!可是这和这位姐姐有什么关系?”

墨儿没想到她还有害羞的时候,这时,被拆穿了身份的少妇顿时变得媚眼如丝,任王伦在自己身上摸索,脑袋乖巧的在男人身上蹭起来,迷人的肉体以一种特有的节奏伏下身去,充满诱惑的屁股轻轻的摇摆,一串拇指般大珍珠串成的尾巴随着她屁股的晃动在她两腿之间的神秘地带摩擦……

“远远你被人抓走是在正常不过的了,蓝月堡可不是一个普通的旅游胜地,它原是当年落月国遴选圣女的地方,后来落月国灭亡了可这个神秘组织却一直保存下来,以蓝月公主为名建立了一座城堡。现在的蓝月堡,还有十几种专门为年轻女游客开设的‘激情之旅’,估计远远当时就是被你小姨给算计了,不知道你小姨今天来了没。”墨儿问道。

“嘻嘻,远远的小姨已经被吊在那里了。”远远的朝边上的肉架指了指,原来,那个要用阴部悬挂法挂上三天来验证‘雪玲’保鲜技术的女尸便是远远的小姨。

“墨姐觉得远远小姨现在的样子很漂亮,这‘黄金女犬’便是蓝月堡根据当年调教蓝月公主的秘法培养的极品女奴。”远远脸上一片茫然,她显然不理解极品女奴这个词的含义,台下许多观众也对此一无所知。

“‘黄金女犬’全世界只有十只,年龄在20到28岁之间,她们在蓝月堡受到最正统的贵族式教育和彻底的犬化饲养。和传统意义上的女奴不同,每只公开身份的女犬都会受到国士一般的待遇,地位尊崇无比,出没于各国顶级交际场合,根据需要在女人和女犬之间不停的转换着身份,每个享受过她们服务的男人都对其赞不绝口。”

“各大家族都以拥有一只黄金女犬为荣,每年都会把二十岁以下自家品貌俱佳的的年轻女性成员送往蓝月堡供其挑选,这位林夫人的黄金女犬身份想必就是这样来的。”墨儿解释道,现在想来几年前轰动一时的婚礼更像是,一次政治交易,林家得到了一只黄金女犬,黄家又得到了什么……

“没想到今天晚上我们居然能吃到狗肉了!”刚才黄金女犬身份的男人笑着说道,台上的男人都露出了心照不宣的微笑。

趴在地上的少妇听到她的话似乎受了莫大的刺激,身体抖动了几下瘫软在地上,任由王伦好奇的将链子上的珍珠一粒粒塞进自己菊花中,敏感的身体撒娇似的轻轻摇摆。她本是黄家最漂亮的女儿,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梦想着那天遇到自己的白马王子。直到某一天这个梦碎了,为了家族的利益她的脖子上被套上这只项圈,一只一旦戴上除非被做成狗肉再无可能取下的项圈。

为了保证女犬完美的形象,年满28岁的女犬必须退役,回到蓝月堡被去掉项圈做成狗肉。不过具她了解,女犬很少有能活到28岁的,男人们对狗肉的疯狂是无法想象的,记得好几次她秘密将将贵客伺候的舒舒服服之后他们都提出了要吃狗肉的条件。

幸运的是,公公对痴迷于她的身体和技巧,想把她留到27岁宰掉。似乎摸到了自己的软肋,每次做爱,哪个老东西都会用狗肉这个词来刺激自己,至于丈夫,他似乎更在乎自己的事业……

似乎不满于女犬的走神,王伦猛的将塞进它肛门中的珍珠链拔了出来,在这剧烈的刺激下这风情万种的女犬顿时忍不住一泻如注。王伦哈哈一笑将这位林夫人交给一位专家,着不可多得的女犬最后的时刻也是不能浪费掉的。

“墨姐想好了,一会把你的远远的脑袋砍下来装在‘雪玲’上当按摩器,身体就和你小姨做个伴,也摆成那个样子挂在展览中心的外面做实验,远远你想,哪里人来人往,不知会被多少人看的到。”

墨儿看到远远兴奋的看着场上的情景不禁出言挑逗,谁知这远远经不起刺激一下子软了下来,靠在身后一个男人身上,男人顺势将她揽在怀中熟练的挑逗起这个生涩而又火热的小美人。似乎受到了眼前淫靡景像的影响,几位嘉宾顺从的在几位安排给她们的男人指挥下做起了人类最原始的运动。

“妹妹,你是不是刚才还没享受够?”墨儿拉住怜儿的手问道,怜儿的脸马上唰的一下子红起来,她正痴迷的看着那只伺候着两个男人的黄金女犬,和她比起来自己刚才的表现简直不堪入目,原来女人连当狗都能当的如此优雅,黄金女犬的魅力果然惊人。

“不知道我会怎么处理的?”怜儿觉得这句话似乎期待的成分更大些。

“妹妹你看,就是这个了。”墨儿道。

“啊!”怜儿转过头来发出一声尖叫,一只水桶粗的白色巨蟒立在不远处,红色的蛇信还在不停的吞吐,台下胆小的也惊叫起来。

“妹妹别怕,这个其实是‘雪玲’拟态而成的并不是真的蛇。”她说这还摸了摸巨大的蛇头,哪蛇头献媚似的在她身上蹭了蹭,怜儿细看过去,这只蛇果然和原始森林中见到的不一样,而且这条蛇身体是连在地上的。去年在那里探险的时候曾有一个朋友的妹妹被一只巨蟒吞噬,现在见到这样一条假蛇仍然有心理阴影。

“这是一种刺激的处理方式,我们管这只拟态的巨蟒叫雪雪,雪雪用很快的将一只肉畜变成一堆包装好的肉制品,怜儿你要准备好了。”

墨儿话刚说完,那只叫雪雪的巨蟒将怜儿横着刁起来,惊恐的怜儿在半空中拼命的尖叫,两只健美的大腿在空中无助的挥舞,两只手臂敲着巨大的蛇头。

“怜儿别怕,它只是将你吞下去而已。”墨儿站在地上道。

此时的怜儿哪里能不怕,这蛇头的质地软软的,却将她身体牢牢的固定住。

正惊慌之时,她的眼前忽然一片黑暗,人们看到用来演示的肉畜上身已经有一部分被巨蟒吞了进去,巨蟒正咬着她胸前一对丰满的乳房,整个身体正在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滑进巨蟒体内,而那只肉畜的双腿仍无助的在空中挣扎。

渐渐的,肉畜半个身子都进了巨蟒的身体里,性感的下体在蟒头巨力的作用下无力的叉开,机械臂将一只按摩棒插进肉畜下体。

这时来的怜儿并没有死去,她发现巨蟒体内似乎有东西在按摩自己的双乳,通过隐形眼镜看到自己露在外面的下体竟然有种兴奋的感觉。雪雪巨大的蛇头凑到墨儿跟前,讨好似的摇了摇头。

“处在这种被半吞下状态的肉畜往往会显得更加兴奋,这时与之性交别有一番滋味。”

墨儿说着又将按摩棒插进怜儿体内,她充满淫水的小穴立刻收缩起来,两腿在空中蹬了几下竟是泻了身。

“这肉畜很敏感,不过,一般到这种状态,她离变成肉已经不远了。”

因为只是演示,雪雪没有顾及肉畜的感受将她还在喷洒着爱液的下半身也吞进腹中,只见蛇腹中蠕动,大约过了半分钟左右,一个真空包装的乳房被它吐了出来,接着是另外一个,然后是阴部,还有大块的臀肉。

不一会地上便出现了一堆包装好的肉制品,最上面放着的是她美丽的头颅,如果没有错的话这些就是刚才被吞进去的怜儿。就连被干的死去活来的几个女人也吃惊的看着这一幕,如果被吞进去的是自己的话……

“雪雪的内部可以快速杀死并分解肉畜,不能处理的部分也会被回收,可以说这是一种既干净又刺激的屠宰方式。用在商店里可以快速高效的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在各种刺激的游戏中,这种方式似乎更适合于处理游戏的失败者,发布会后的试用活动中,很多有趣的游戏都会用到它。”

墨儿讲解道,几位志愿者将地上的肉制品收拾起来放进厨房里,怜儿俊俏的脑袋则被放在一只盘子里。

“接下了我们要做的事情仍然与蛇有关系,胆小的朋友可以先遮上眼睛,有请大玉儿小姐!”

大玉儿是挂在男人身上被请过来的,男人的巨物顶在她半透明的身体内清晰可见,这段时间她玩疯了,男人们也对能看到自己阴茎在这尤物体内运送的效果相当满意。乐此不疲的在她身上做这种做了无数次的运动,这这时这项运动恰好到了关键的时刻,大玉儿清晰的看到滚烫的精液从男人阴茎中射出注入自己身体深处再也忍不住,口中含糊不清的也泻了身。

“墨姐,这种感觉简直太刺激了,玉儿就算马上去死也愿意!”大玉儿从男人身上下来喘息着道。

“我叫玉儿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现在需要你来装饰‘雪玲’,一会杀死你的是它。”墨儿道。

“楚楚,楚楚性情这样温顺怎么会杀死我。”大玉儿奇怪的道,在她们两个面前盘着一条蛇,最粗的地方大概有大玉儿手臂一般,观众们丝毫不能将温顺这个词和这条蛇联系在一起。

大玉儿口中的楚楚是她养的一只宠物蛇,是给一家公司派新式夏装广告时认识的,那时的美人与蛇的野性主题掀起了一阵时尚服装的风暴,直到现在她和楚楚合拍的广告仍然让人津津乐道。后来楚楚成了她的宠物,没想到今天楚楚也来了。

“玉儿,你看清楚了那不是楚楚,那也是‘雪玲’的拟态物。”墨儿道。

“真的不是,它没有楚楚冰。”大玉儿道,这时墨儿附在大玉儿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顿时大玉儿的脸也出其不意的红了起来。

“下面,就让我们来欣赏大玉儿小姐和楚楚的精彩表演。”墨儿说完悄悄话后大声宣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