姹女九转

第二十三章 尾声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09:55:3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23。1)玩具

晚上没有月亮,本该漆黑一片的天空却在各色灯光的映射下绚丽起来,帝都本就是一座不夜城,帝国华丽的王冠。造型独特的会展中心犹如一块散发着诱人魅力的紫宝石镶嵌在王冠最醒目的位置,令人津津乐道的发布会散场了,帝都的人们向来都不会缺乏秩序,枫露女王曾经说过,混乱和盲从是文明最大的敌人,人们按照习惯结成一个个散漫的群体离开会场,一切都显得有条不紊,又有谁能想到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永远留在了这栋建筑中。

不管是慕容家的小姐还是艳名远播的女星再或者是充满神秘情调的千面幻谍,在明天早上太阳升起之后都将沦为这座城市廉价的消遣品,或许她们一时会占据人们的视野成为人们茶前饭后津津乐道的焦点,但终归会和她们的生命一样消逝在天地之间……

几个年轻人在和另外一群人寒暄之后分开来,那领头的男人大概有二十四五岁,刚刚还笑得让所有人都感到一丝暖意的脸上此时却罩上一层寒霜。

“弟弟你果然是长大了,居然瞒着我花了几千万买了这堆没用的东西回来,咱家的黑大和黑二还真有口福,今天的事情你也别指望我给你担着,你还是自己和父亲说吧。”

他所说的弟弟大约二十岁左右,就跟在他身后,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脸上一片迷茫,每只手中都提着一个样式非常前卫的大袋子,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每只袋子上都印着一个神情冷艳的女人。他的旁边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她不时以奇怪的目光打量着哥哥手中的袋子,脸上竟不觉间泛起一阵红晕。

“大少爷,有位先生找你。”家里的老仆人匆匆过来禀报道,虽然知道会被盛怒中的大少爷迁怒,可刚才那人的来头太大了,别说大少爷在气头上,就算大少爷正在和新骗来的女孩如鱼得水,他也会毫不犹豫把大少爷揪起来,到时候老爷自有决断。

“是那位大人物居然要劳动老朱来传话。”大少爷强压住心头的怒气,他知道这位老仆在家里呆了几十年,决不是那种不知道轻重的人。

“忠伯。”叫老朱的老仆只说了两个字,大少爷的脸色变的慎重起来。

“你们两个和我一起过去。”做哥哥的对脸色木然的弟弟和在一边暗自庆幸的妹妹说道。

兄妹三人来到一辆黑色的轿车前,轿车的前面站着一位全身黑色衣服的驼背老人,车内的具体情景看不清楚,一动不动立在那里的老人似乎与漆黑的车体融为一体,如果不仔细看连发现他都很难。

“听说你们曹家今天买了一样东西。”

淹没在黑暗中的忠伯开口了,做哥哥的似乎听到汽车内还有一个人粗重的呼吸声。今天买的东西,难道是,他把目光移向弟弟,他手中提着的袋子,那个令人怦然心动的冷美人。

“忠伯说的可是这个。”

他指着弟弟手中的袋子问道,忠伯点了点头依然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但精明的哥哥还是在他眼睛中发现了一丝一闪即逝的精光。

“这是我今天一时兴起拍下来的,如果忠伯喜欢话就送给忠伯了,嵩弟,还不快把东西送过去。”哥哥不能确定这位大人物和袋中的女人有什么关系,可还是将麻烦揽到了自己身上,这也是曹家的规矩。

提着袋子的弟弟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抓着袋子的手越发紧了,旁边的妹妹忙在他脚上狠狠的踩了下。在哥哥和妹妹的双重威胁下,曹嵩仍然双腿像灌了铅似向老人走去,他第一感到手中的袋子是如此沉重,压的自己连气也喘补过来。大脑一片空白,他甚至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提着这沉重的东西,他努力摇了摇头试图回忆起一切:

我是曹嵩,曹家的三少爷,我手中提着的这个袋子曾经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她叫欧阳倩影,我恨极了这个给自己带来了无数耻辱的女人,可真正当她变成这个样子交到自己手中之时,我才发现,自己的灵魂似乎在瞬间被抽走。

“多谢曹少爷了,我家老爷不会平白无故占别人的便宜,这是玫瑰花园的地契,如果以后曹家遇到任何麻烦我家老爷不会袖手旁观。”忠伯从他手中接过东西,有点奇怪的看着这个神情呆板的男人朝曹家大少爷拱了拱手道,连他自己也没发现。

忠伯小心翼翼的将两袋东西交给车里的人,曹嵩的小妹好奇的打量着车内的男人,不过留给她的只是一个模糊的侧影。

“砰”,车内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忠伯小心翼翼的退了出来,半分钟之后,一辆黑色的汽车消失在夜晚的深处……

“二哥,你傻站着干嘛。”最大的危机解除了,二哥这次非但无过反而有功妹妹马上恢复了魔女本色,她撒娇似的推了一下发呆中的二哥,却见曹嵩像失去了支柱一般瘫坐在地上……

“大哥,二哥这是怎么了?”

“熙远,你还记得小时候撒娇弄坏了母亲送你的小熊时是什么心情?”

“当然是很伤心,熙远当时恨死自己了。”

“你二哥现在弄坏了一个比你那只小熊还要珍贵千万倍的玩具,你说他现在心里应当如何?”

(23。2)肉脯

这里是“故国园”,它巍峨的建筑,深沉的历史沉淀让每一个到来的游客都叹为观止。二十几个风格迥异的建筑群错落有致的分布这里,和其他故国的建筑风格不同,中央秦园的建筑大气而不失精致,每每见到这里的建筑,管先生都会顿感心胸开阔。

只是今天,管先生丝毫没有这种兴致,他甚至觉得每一栋自己花费了无数心血的建筑都似乎在嘲弄着自己。拖着沉重的步伐,管先生走进偏殿的书房中,书房完全照先秦时的格局布置的,唯独突兀的多出一个披着粉红色轻纱的物体, 管先生的神情有些激动,这轻纱的下面便是自己一直难以忘怀的女人。

随着轻纱的落下,一个穿刺在金属杆上的肉脯露了出来,它旁边的支架上挂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和胳膊,肉脯敏感的性器紧紧的夹住一根按摩棒,而按摩棒的另一端则挂着女人美丽的头颅。

这便是雪儿了,管先生耗费了巨大的代价才获得了她一天的“使用权”,为的只是接她来这个曾经度多了无数美好时光的地方看看。管先生有些愤怒,他们怎能这样对待雪儿,抽出插在肉脯私处的按摩棒带出一股亮晶晶的丝线,管先生细心的把慕容雪美丽的脑袋放在一旁,慕容雪一如往昔的美丽,只是她的脸上还带着死前的放荡。

“雪儿,在见到你之前我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女人会有如此渊博的学识,更何况你还是一个如此美丽动人的女人。我甚至不知道没有你的帮助,自己是否能完成这规模宏大的故园,你能不能睁眼看看我,看看这个耗费了你无数心血的故园。人们一直说天妒红颜,我真想知道是不是你的完美遭到上天的妒忌才会变成今天的样子。”

摆在管先生面前的肉脯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诱人的私秘处时不时的吞吐着爱液,引诱管先生抚摸这具近乎完美的肉脯。

“你说你是一个淫荡的女人,你说你和无数的男人发生过性关系,你说你不值得我爱,你说你不爱我。可你怎么也想不到,连我自己也想不到,我居然会爱上了你的放荡。你说我是你见到的为数不多的君子,在故园中,你可以放开胸怀,可以把心中的压抑释放出来。风情万种的你,让我享尽温柔,你还记得吗,多少次,在这里我们翻云覆雨。”管先生没说的是,似乎在这里,美丽性感的慕容雪性交的对象并不只有他一个。

管先生不由抱住慕容雪的肉脯,那肉脯马上有了反应,胸部剧烈的起伏,连两颗樱桃也硬了起来。感觉到肉脯的变化,想起慕容雪往日在自己身下的柔顺,管先生下体禁不住顶住肉脯湿漉漉的私处……

今天上午来故国园的游客奇怪的发现,故园的门口插着一根金属杆。金属杆上穿着一个近乎完美的肉脯,而肉脯的私处插着一根按摩棒,按摩棒的下面吊着一颗美丽的头颅……

西门家的酒会一向很红火,而这次的邀请函更让人抢破了头,只因为西门家花重金租来了那个奇特的肉脯,一个活着的肉脯。这不,酒会的正中央,几个好奇的嘉宾正兴致勃勃的摆弄着这个东西。

“真不敢相信,它真的在动,而且夹住我的手指了。”

“拿开你的手,我来试试能不能让这东西也高潮了。”一个拿着根香蕉的男人推开那个好奇的人道。

米罗省产的香蕉个头都很大,不过那肉脯的私处早已泛滥成灾,男人稍稍用力整只香蕉没入了肉脯的私处。一旁的人兴致勃勃的看着一根香蕉在肉脯的私处抽插,几分钟不到,这肉脯还真的颤抖起来,一股淫水顺着香蕉滴到地上。

“你们几个闪一边去,给你们看个更好看的。”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手里提着慕容雪的脑袋走过来。

几个人识趣的闪到一边,男人抽出肉脯私处的香蕉顿时带出一股骚水来,紧接着慕容雪的小嘴被他按到了自己的蜜穴上。

“她在添自己了,她的表情看起来好淫荡。”一个女人吃惊的道。

这慕容雪的脑袋大概舔了自己一刻钟,一股爱液再次从肉脯的下体涌出,慕容雪绝美的脸上顿时到处都是亮晶晶的液体。那男人也不客气,将手中的脑袋按在自己胯下,布满青筋的凶器在慕容家大小姐香艳的红唇中进出。似乎是因为早就被激起了性欲,男人抽插了几下便将一股浓精一滴不漏的射在慕容雪的脸上。

果然是个骚货,死了还浪成这样,男人哈哈一笑把慕容雪的脑袋挂在肉脯的脖子上,不得不承认,满脸秽物的慕容雪确实像是一个得不到满足的骚女人。

“天堂”是男人的天堂,更确切的说是拥有权势男人的天堂。这里不缺乏一撒千金的豪客,也不缺乏为了某种目的甘愿献出身体的名媛贵妇,金钱、权势梦寐以求的地位都在人类最原始的冲动下变为现实。

今天的“天堂”格外热闹,就连平时永远也停不满的车库也爆满,天堂的门口到大剧院破天荒的停满了豪华轿车,这一切都是因为天堂入口放着的那个肉脯。

慕容雪的肉脯一如既往的穿在杆子上,饱满的乳房傲然挺立,私处的电动按摩棒不停的钻探出丝丝爱液来,爱液顺着棒子流下来滴到一颗美丽的脑袋上。肉脯的旁边耸立着一个电子标牌,标牌上记录着这肉脯在这里的经历。

“慕容雪,女,25岁,‘天堂’S级服务员,容貌S级,身材S级,阴部质量S级,口交技巧S级,奴化训练S级,天堂唯一一位全S服务员。服务于‘天堂’四年零八个月,累计招待男性顾客389次,充当46次特别门卫,参与22次群交,15次针对性轮奸,6次拍卖,8次优秀服务员暴露性展览,获得顾客一致好评。”

“天堂”遵守严格的保密制度,不愿暴露身份的女性服务员都带有面具,“天堂”保证她们的隐蔽不被泄露。不过既然慕容雪承诺公开所有的秘密,“天堂”也乐的用这个帝都第一美人为自己打个广告。他们特意在门口挂了不少慕容雪火爆的照片,这些都是“天堂”内部拍摄的,穿着各式个样情趣服饰的慕容雪被男人奸淫,花样百出,这位大小姐的表情也尤为夸张。

“听说这次要举行一次对慕容雪的轮奸。”一个男人看着门口奇怪的肉脯对旁边的人说。

“都切成这样了还怎么奸。”

“这你就不知道了,这女人的身体可有讲究了。听说‘天堂’这次下了本,要抽出十个服务员搞宰杀表演。”

“这些‘天堂’的服务员都是些眼高于顶的女人,她们能同意吗?”

“只要有钱,听说这次‘天堂’真的下了本钱了。虽然还是有大概三分之一的女人不愿参加,不过今天肯定精彩。”

男人正说着,慕容雪的肉脯被一个带着面具的女人取了下来和脑袋一起放在一个小车中推了进去。

几个小时后,慕容雪的肉脯被重新插在了穿刺杆上,只是此时的它浑身上下挂满了男人的精液,还有不少顺着她湿漉漉的私处一直滴到这女人美丽的脑袋上,而她迷人的嘴角也挂着一丝白色的液体。

(23。3)秦家之主

秦家的行为一向低调,这次的家主交接仪式亦是如此,只邀请了一些重要人物,因为人不是很多,就安排在秦家在帝都的一座庄园里举行。

秦若兰和秦伟一身盛装,只是相比秦若兰,今天的主角秦伟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或许以为这是秦家的隐秘,在场的人都没有刨根问底的兴趣,简单的家主交接仪式结束后纷纷过来向这位新任的秦家掌舵人道喜,这秦伟也只是礼貌的应付下来,看到弟弟这样子秦若兰有些着急。

“告诉大家两个好消息,今天中午在座的各位将有幸品尝到慕容家大小姐的美味,至于另外一个嘛。”这个消息立刻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待到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她身上之后却又卖了个关子。

“秦小姐,你不要再逗我们了,快说吧。”性急的已经出声询问了。

“那就是秦家上任家主,我,秦若兰也会在今天接受宰杀。”秦若兰说着,华丽的长裙从她身上滑下,此时的她居然已经一丝不挂。

“姐姐!”秦伟大声叫道,不过秦若兰并没有理会这个弟弟。

“汪先生,我希望今天由你来操刀,这也是我今天邀请你的目的。”秦若兰和蔼的道,长期上位养成的气质让她的话自然而然有些命令的意味。

“请问秦小姐为什么愿意被宰杀?”汪先生对这半命令似的话并不感冒,似乎还有些反感。

“因为美丽,我不愿意看到自己衰老下去,如果被宰杀我的美丽会永远保留下来。”秦若兰迟疑了下道,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弟弟秦伟对自己的依赖太多了,只要自己存在他永远别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秦家家主。

“如果是这样的话。”汪先生笑了笑。

“我拒绝。”

所有的宾客都没有想到他会拒绝,这比秦若兰的献身更震撼,他居然拒绝了秦家小姐的宰杀请求。毕竟自古都有贵族女子献身的传统,秦若兰决定在此献身也是符合惯例的,这汪先生拒绝她却是很无理的行为。

“我能知道为什么吗?”秦若兰同样也感到吃惊。

“我只宰杀肉畜,而宰杀秦小姐你,却只是杀掉秦家小姐而已,这不是我的工作。你这种情况,也不用动‘雪玲’随便到街上找个杀猪的来处理已经够了。”汪先生轻蔑的道。

“我已经宣布献身,难道还不能算是肉畜吗?”秦小姐的涵养很好,不过已经忍不住要叫骂了。

“一个合格的肉畜,它的生命是为了屠宰而存在的,就连想想被宰杀都会兴奋,它会在屠宰中获得前所未有的快感。它没有尊严,任人践踏凌辱,所有施加到它们身上的暴虐都会给它们带来快乐,而最大的快乐莫过于宰杀。秦小姐,你现在只是暂时忍受宰杀而已,这让我如何下手。”汪先生振振有词的道。

“那好,汪先生,等你把我变成一只真正的肉畜的时候再宰掉我吧,我还真想知道做一只肉畜是怎样一种滋味,我的身体现在是你的了。”所有人都以为秦若兰要发飙的时候这女人却嫣然一笑道。

“小姐!”秦家的老管家叫道,他当然知道汪先生要做什么。

“老刘,这是我的意思,希望这位汪先生能让我快乐的被宰杀。”

“秦小姐果然有气魄,不过一只肉畜并不需要这东西,秦小姐还请爬到这张桌子上。”汪先生手不安分的伸进秦若兰的胯下,托着她的屁股把她推到桌上。

“对,屁股再翘高一些,秦小姐今天的任务便是一直趴在这里。”汪先生说着将一直香蕉插进秦家小姐的私处又在她性感的屁股下面放了一只盆子。

“我倒要看看秦小姐今天能流出多少水来,各位有空去晃晃那只香蕉,帮帮秦小姐。”汪先生恶趣的道。

参加典礼的嘉宾都感到有些滑稽,秦家的上任家主居然用这种方式出席自己的让位典礼。意志不专的忍不住会偷偷的瞄向桌子上秦若兰,有几个还真的去动了她私处的香蕉,这秦若兰的额头布满了汗珠,呼吸似乎也急促起来。

大家族的人凑到一起总会有聊不完的话题,渐渐的到了中午,已经有不少水果拼盘送了上来,甚至有几个凉菜也出现在这里。有心人看到老管家在秦伟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各位,相信到这个时候大家已经有些饥饿了,我们今天的压轴菜慕容雪已经加工好了,由于火候的关系,现在享用是再好不过的了。”秦伟说到享用这词的时候脸上明显有些抽搐。

“贤侄,老夫早就饿了,你这里的水果倒是吃了不少,这下总算上热菜了。”说话的是黎家家主,他是有名的为老不尊。

只见秦伟打了个手势,一个厨师打扮的女人将一辆超大的金属手推车推了上来。手推车的偏右面放着一个黄金色的肉脯,剩下的地方放满了各式菜肴,肉脯的头部方向,一个高高的圆台上放着慕容雪迷人的脑袋。

“真的是色香味俱全,慕容家的丫头做成菜果然是一流的。”老头忍不住道。

“慕容小姐是在下挚交,她能做成如此,如此美味,在下也感到十分悲伤,倍感欣慰。”秦伟的话说的不伦不类。

“秦先生有些不舒服,这里的菜都是我整治的,还是由我来为各位介绍一下。除了这肉脯之外,这十几盘菜都是用慕容小姐四肢做成的,这玉指兰心、美人出浴、并蒂莲花,大家不嫌弃的话可以先尝尝看,”这女厨师如数家珍的道出一道道菜名。

“这位姑娘竟能做出如此美味,不知尊师是谁,可否代为引荐。”不少宾客忍不住夹起她所提到的食物品尝,有的差点连舌头都吞了进去。

“小女子的师傅便是这位汪先生的妻子,不过引荐就不用了,三天前她已经被小女子做成菜了,她现在便在汪先生的肚子里,只是我平时也没有这水平,即便是我师傅也做不出今天的美味。”这女厨师道。

“小姑娘,你莫不是刷老夫吧。”黎家的老头吃惊的到。

“这和材料有关,今天我使用的材料慕容雪乃是‘天生玉女’。这‘天生玉女’本就比别的女人美味,尤为可贵的是,身为‘天生玉女’她们本性淫荡注定一生淫乱无度,而她们和越多的男人做过爱身体也就越美味,做出菜也越好。根据材料判断,这慕容雪至少也和千儿八百个男人欢爱过,否则绝没有这种效果。”

“够了,请对慕容小姐保持起码的尊重。”秦伟呵斥道,这女人的话触动了他的痛处。

“我只不过是说事实,秦先生,这肉脯的肚皮上有一根白色的线,请你把它拉出来。这可是我发明的‘千丝万缕’。”女厨师丝毫不怕凶巴巴的秦伟。

秦伟仔细寻找,慕容雪肉脯的腹部果然有条白线,白线的顶端做成环状应该是为了方便着力。在接触到肉脯肚皮的时候,秦伟突兀的停住了,这里,这里是雪儿的敏感地带,他似乎感到肉脯颤抖了下。秦伟记得,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自己每每摸到这里,敏感的雪儿便会花枝乱颤,不由的呆住了。

“秦先生快拉呀!”女厨师催促道。

秦伟把细线向上提起,渐渐的一个椭圆形的东西从慕容雪的私处冒了出来。

“龙鹰蛋,据传龙鹰专以美女为食,产出的蛋只有有鹅卵石大却是天下难得的美味,秦家居然有这东西。”有人惊呼。

这些龙鹰蛋用细线穿起来,把一颗颗卵石大的蛋从最爱的女人私处扯出来,秦伟觉得似乎这世界上最荒唐的事情莫过于此了。恐怕雪儿自己也不会想到她吞过无数男人阳物的地方有一天会用来做这种事情。

“小丫头,这哪里是千丝万缕,明明是扯蛋嘛!”谭老头大声叫道。

“龙鹰的蛋经过‘天生玉女’身体的滋养味道会更上一层楼,各位不妨品尝一下。”足足几十个蛋从慕容雪私处拉出,肉脯的腹部顿时扁了很多。有了上次的经验,人们争先恐后的从秦伟的手中抢过蛋来。

“真的很不错,不知道慕容小姐的肉脯滋味如何。”这些人果然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秦先生,把这女人的私处给我吧,作为我辛苦这么久的报酬。”女厨师先下手为强。

“女孩子家,吃什么肉。”谭老头早就看上那部分忙呵斥道。

“阴部是‘天生玉女’淫邪的源头,男人才吃不得,我吃了不但会变的更性感,身体的味道也会更好一些。下星期我妹妹参加厨艺大赛,用我的身体做材料夺冠肯定没问题。”女厨师反驳道。

把雪儿的私处交给别的男人秦伟心里总是不舒服,干脆顺水推舟答应了下来,可拿起刀的他却真的不忍心落下。

“我来教你,这里一刀,这里一刀,还有这里。”女厨师扶着秦伟的手将慕容雪的私处切下来放进自己盘中。

接下来是乳房,秦伟狠了狠心把慕容雪一对丰满的乳房切了下来放进盘中。接下来的工作他交给了女厨师,头也不抬的对付面前的乳房,他甚至不敢去看,每一刀似乎都划在自己的心口上,咽下肚去的似乎不是美味的肉而是满是菱角的铁块,等他抬起头来桌上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就连残骨也被扔进了垃圾桶里,两行清泪禁不止从这个男人眼眶中流出。

(23。4)归一

昏暗的山洞中,秦伟手中托着一个盘子默不作声的跟在中年人身后,入耳的只有两个人寂寞的脚步声。他脸色复杂的看着前面的中年人,他是凶手,他是杀死雪儿的凶手,也是他这些年痛苦的源头,可自己,自己却做了他的帮凶,一步步听从他的安排走到了今天。

为什么要追随他的脚步,为什么?可命运,命运真的是如此吗?

“你恨我吗?”中年人头也不回的问道。

秦伟没有做声,但仍然跟随他的脚步,山洞中响起一声苍凉的叹息。

任何路都会有尽头,两人来到一个有足球场大的大厅中,中年人摸索着在石壁上按了,一下子整个大厅亮了起来。中央一个圆台上布满了各种奇怪的符号,八根一米高柱子对称分布在圆台四周,每个柱子的上面分明放着一个美丽的女人脑袋,唯有中间一个柱子上什么都没有。

“贤侄,把雪儿给我。”秦伟下意识的把手中的盘子递给中年人。

掀开盘上红布,这盘子上盛放的居然是慕容雪的美丽的头颅。中年小心翼翼的把它放在柱子之上,像看到珍宝般抚摸着慕容雪的面容。

“二十六年前,我妻子怀孕了,我却丝毫没有一点喜悦,因为那段时间我生意繁忙碰都没碰过她。虽然妻子对天赌誓从未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仍把她关进了柴房。我发疯的调查想找出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却发现那段时间里,妻子根本没有可能碰过男人,后来妻子便生下了雪儿。”

“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个?”秦伟声音有些嘶哑。

“雪儿出生了,乖巧可爱,我也尝到了做父亲的快乐。往事渐渐淡忘,可心中一个阴影挥之不去,七岁那年,我把‘燕姬脯’送给雪儿做生日礼物,那玉脯居然在她手中现出异像。我慕容家世世代代守护着姹女却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一个姹女出现在我慕容家。以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你恨我也罢,我如此对待自己的女儿确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慕容天说到这里老泪纵横。

“我又何尝对的起雪儿,她的遭遇我也有一般的责任。”秦伟叹道。

“你怎么了!”秦伟发现慕容天的身体似乎越来越虚弱。

“这九九归一阵可以帮姹女在十年之内凝聚成型,可它却需要一个人的血泪,老夫本就该死,在这里长眠也算死得其所了。”慕容天抬起手,他手腕处的静脉被隔开,显然血已经流了好久了。

“或许十年后姹女见到你还会记得你。”慕容天断断续续的道。

“记得又有什么用,姹女是姹女,雪儿是雪儿。”秦伟抚摸着怀中的玉脯,这,是他前天吐出来的……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