姹女九转

第三章 姹女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09:35:3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两姐妹嘻嘻哈哈的打闹了一阵,终因没了力气而气喘吁吁的倒在椅子上。

「霜儿,你真的要姐姐挨饿吗?」

「对呀,姐姐已经是肉畜了,一会就会在发布会上被宰掉了,当然要饿一下

净净身。不如姐姐给霜儿讲讲‘燕姬脯’是怎么回事,就不觉得饿了。姐姐老是

说秦姐姐现在的样子是‘燕姬脯’,可霜儿就不明白了,就算那个‘燕姬’也被

做成这个样子,但是被这样处理的女人多了,像去年西门家的二小姐,也是这样

处理的以后烤熟了被吃掉的,

为什么单单用燕姬给它命名。」

」我们的霜儿真的长大了,知道自己思考问题了。」

「燕姬,应该是第一个被食用的女人。史载燕姬是2000年前落月国厉王

的最宠爱的妃子,因‘巫蛊’而获罪,那厉王竟将其剁掉头颅和四肢,称之为肉

脯,亦不解恨,又将其交由群臣奸淫三日,三日后穿于铁棍上烤熟与群臣分食。

后查明燕姬确属冤枉,厉王大悔,呕血数升,将所食血肉吐出,化为人形玉

璞。」

慕容雪说着从随身的手袋中拿出一个表面流动着七色光彩的玉人来,它的造

型和秦玲现在的样子一模一样。

「好漂亮的玉人」慕容霜惊叫着从姐姐手里把玉人接过来,那玉人立刻变成

羊脂般的雪白。「它在姐姐手里竟然会发光,姐姐,你用的什么魔法。」

「这世界上哪有魔法,这是爹爹七岁时送给姐姐的生日礼物,当时姐姐也很

奇怪为什么会这样,不过爹爹说了,它只不过是和姐姐特别有缘罢了。」慕容雪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慕容霜有些迟疑的看了看姐姐,很小心的的说:

「嗯,姐,你不恨爹爹吗,十四岁那年爹爹和娘大吵了一架把姐姐赶出了家

门,后来娘也死了。爹爹以后就没给过姐姐一分钱,也不准姐姐用慕容家的任何

资源,连姐姐这个公司也是自己一手创立的,只不过在慕容家挂个名而已。他们

都说,都说,都说姐姐不是爹爹亲生的,是娘和别的男人偷汉子生的,所以爹爹

才这样刻薄姐姐。」

慕容霜还想再说下去,却发现姐姐已经泪光盈盈。

慕容雪抚摸着自己手里的玉人,回想起小时候的往事,喃喃的说:「姐姐不

知道,不过姐姐总感觉爹爹还是很爱雪儿的,或许,爹爹有什么难言的苦衷也说

不定。」

慕容霜看到姐姐这个样子也不禁慌了神:「姐姐,都是我不好,把姐姐惹哭

了,姐姐,你来撕了霜儿的嘴。姐姐后来怎么样,故事不会就这样完了吧。」慕

容霜「急中生智」,又把自己扮成了个可爱的小听众。

慕容雪看到妹妹这个样子也不禁莞尔,收拾了下心情继续说道:「后来呀,

厉王就整天对着这个玉人,茶饭不思三月后而亡,小家伙,结束了。」

「这故事肯定是姐姐编的,姐姐在这里骗霜儿,该罚。」

慕容雪微微有些吃惊:「霜儿,正史上都是这样记载的,你怎么说姐姐是编

的?」

「姐,如果是真的话,那个厉王肯定是天下第一的伪君子,而且是个神经兮

兮不可理喻的伪君子。燕姬是他最宠爱的妃子,就算犯了错他也不至于遭这样的

处罚,把自己的女人拿去让人奸淫,还是男人不是,而且奸淫三天后他们还能吃

的下去,恐怕早就臭了,后来又假惺惺的茶饭不思。哼,死了也活该。」慕容霜

显然对这个厉王很不屑。

慕容雪有点赞赏的看着妹子:「霜儿真的长大了,这个都想得到,姐姐当时

看这段历史的时候也很奇怪,这个厉王一会丧心病狂,一会又致情致性,前后判

若两人。直到后来,姐姐在爹爹的藏书里翻到了一本古书,只是这古书上所记载

的太过匪夷所思,不过也只照书上所说的,厉王的行为才算合情合理,甚至这个

世界上所有不合理的地方才合乎常理。」

慕容霜有点崇拜的看这姐姐:「姐姐我好佩服你,十二岁就把爹爹的藏书翻

了个遍,霜儿十二岁的时候还一门心思在看小人书。对了,姐姐,那本书叫什么

名字?」

「《水图经略》」

「姐姐,这个水图我知道,据说是上古洪荒时的一本奇书,身披七彩流光,

得到它就能移山填海,甚至倒转乾坤。」

慕容雪不禁忍不住打断了她的胡扯:「霜儿,你这是听谁说的,哪有这样神

的东西,不过这水图是一件奇物却是不错的。」

「霜儿听男朋友说的,他整天除了打姐姐主意,就想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慕容霜这时候还不忘贫嘴。「姐姐,书上都说了些什么?」

「霜儿可知道姹女?」

「‘姹女是神王帝君的第九位妻子,掌管世间情爱,大神黎重不慎将火燧遗

落,人间四处地火上涌,民不聊生,帝君乃令姹女取九天神水降于人间,地火遂

灭。’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传说呀!」慕容霜很奇怪姐姐为什么这样问。

「那霜儿可知道姹女是从何而来。」

「这个霜儿就不知道了,姐姐告诉霜儿。」

「相传天地以一股阳刚之气生重黎与巨斧开天,重黎力大无穷,持开天为先

民驱猛兽,保世间平安,后为帝君召入神界,代帝君巡视人间。天地又以一股灵

秀之气生姹女与一潭玉露,姹女初生时懵懂无知,与飞禽走兽嬉戏与山里之间,

渴则饮玉露之水,困则息于七彩神木。」

「这个姹女一定长的很美!」慕容霜在一旁感叹道。

「霜儿怎么知道的?」慕容雪奇怪的问妹妹。

「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飞禽走兽喜欢陪她玩。而且不食人间烟火,所以呀,

姐姐饿上一顿肯定会更漂亮」慕容霜理所当然的道。

「姐姐,那后来她怎么会成了帝君的妻子的。」

「姹女一日在潭水中嬉戏,为帝君所见,一时惊为天人,遂携姹女与玉露回

神宫。」

这时慕容霜又插嘴道:「这个帝君好坏呀,偷看女孩子洗澡、拐骗未成年少

女,还把人家洗澡水也拐走了。」

慕容雪虽然怪妹妹插嘴,但是想想也是,帝君这件事做得太不光彩,姹女当

时灵智未开,说他拐骗未成年少女一点也不为过。

「什么洗澡水,霜儿别胡说,那是和姹女一同生成的一潭玉露,可滋养世间

万物,沐浴其中更能永葆青春。」

「帝君将姹女带入神宫,喜其娇憨,与之交蚺更是如沐春风,遂将姹女藏于

神宫中,百般宠爱。但姹女灵智渐开后不喜帝君,常拒帝君于门外。」

「哼,要是霜儿,也不会喜欢一个诱拐了自己的大叔,而且是一个色色的大

叔。」慕容霜又开始发表她独特的评论。「那后来呢,没听说姹女和帝君离婚呀。」

「哪有你想的那样简单,后来就是人间地火四起,民不聊生,代帝巡猎的黎

重为此忧愁不已。」

「地火四起不是因为黎重遗失了火燧吗?他应该是自责,怎么会假惺惺的去

忧愁。」慕容霜奇怪的问道。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火燧,所谓重黎遗失火燧更是无稽之谈,这应该是

后来编出来骗人的。当时地火四起的原因谁也不知道,姹女暗中猜测是因为和自

己共生的玉露被帝君带入神宫,大地失去玉露的滋养才如此,瞒着帝君将玉露收

入瓶交于黎重,黎重将玉露洒下人间,地火果然熄灭。」

「姹女立了这样大的功劳,应当好好奖赏才对,要是霜儿,就趁机提出离婚,

摆脱大叔的魔掌。」

「那帝君哪有你想的如此好说话,他本来最喜欢与妻妾一起在玉露中鸳鸯戏

水,倒是认为姹女和黎重合伙盗走了自己的玉露,更认为姹女和黎重有私情。姹

女他舍不得罚,黎重却被他借口遗失火燧压入十万大山之下。姹女怪他不顾万民

死活,又冤枉黎重,和帝君彻底闹翻。」

「姐,要是霜儿,就偷偷跑掉,再找个男朋友,给那个邪恶的大叔头上戴顶

绿幽幽的帽子。」

慕容霜看到姐姐脸上有点怪怪的。

「霜儿你这个鬼精灵,竟想出这种点子,不过姹女当时做得比霜儿更加鬼精

灵。姹女掌管世间情爱,她用神力蛊惑帝君的八位妻子与众神偷欢,给帝君头顶

戴了八顶绿油油的帽子。」

「帝君大怒,他虽然宠爱姹女,但是任谁头上戴了八顶绿油油的帽子,也不

会无动于衷。遂将八位妻子和与之偷情的神灵统统杀死,又要杀姹女。」

慕容霜很奇怪:「怎么神也会死掉,姐姐。」

慕容雪有点赞赏的看着妹妹。

「当时姹女也很奇怪,因为帝君是因为无法杀死黎重才将其压入十万大山之

下的,而这些神却像切菜瓜一样被帝君统统砍掉了。后来帝君要杀姹女,却发现

神界兵器不能伤姹女分毫。」

「姐姐,是不是帝君和这些神都是假的呀,不然这样容易就死掉了。」

「姐姐也不知道,不过,据《水图经略》上说,神界的神灵可以用斩神斧斩

杀的。后来有个叫曲由的神给帝君出了个主意,说姹女在交蚺最高潮时会神智模

糊,暂时处于混沌中,或许可以斩杀。帝君后来就用春药将姹女迷奸,在高潮中

用斩神斧将姹女斩首。」

「姐,肉畜高潮中被斩首的做法是不是就是这样来的?像秦姐姐那样。」慕

容霜现在整一个好奇宝宝。

「哪有!」慕容霜脸上微微一红。「据说是为了肉质更好,还有,更有观赏

价值。」

「姐姐蛮专业的嘛!」

「死丫头,你还想不想听姐姐讲了。」

「姐姐继续,霜儿保证不插嘴了。」慕容霜讪讪的说。

「后来帝君发现,姹女虽被斩首,但却仍未死,顿时淫心又起,复又欲侮辱

姹女的身体,姹女抵死不从,帝君大怒。当时神宫有不少凡人供其役使,帝君从

中挑选了一个最猥琐最丑陋的老头,让他去侮辱姹女。没想到的是姹女无头身体

竞主动与此人交蚺,帝君更是恼怒。大声责问姹女因何如此,姹女拿起自己的头

颅用血在地上写下几个字‘宁为世人辱,不为尔辱’ .」

「这个邪恶大叔,杀不死姹女,侮辱姹女反而自己气的吐血,表情一定精彩

极了。」慕容霜忍不住又扎嘴道。

慕容雪对妹妹的这些评论也无可奈何,继续说道:「他在神宫里暴跳如雷了

整整三天,终于想到一个恶毒的主意:哼,姹女,你不是想被‘世人辱’吗,我

就让世人辱你个够。」

「姐,这个邪恶大叔想的是什么主意,姐姐快说呀。」

「他和姹女定了一个血契。」

「姐姐,这血契是什么东西?霜儿不懂。」

慕容雪看妹妹一脸迷茫的样子,忙耐心解释道:「据《水图经略》里说,血

契是建立血脉与灵魂之上的,即便像姹女和黎重这样由天地所生的灵体,违背了

血契也只能消亡。这也是帝君杀死姹女唯一的方法。」

「那帝君和姹女所订立血契里究竟说了什么。」

「姹女堕入人间,轮回九世,每世皆为世人‘淫而杀之,分而食之’,若有

一世未如此,姹女即违血誓,消亡于天地之间。」

「姐,姹女又不是傻子,为什么会定这种几乎无法完成,而又对自己无比残

酷的血契。」

「天下当然没有免费的午餐,血契上还规定:在姹女轮回期间,为防止帝君

搞鬼,众神不得踏出神宫半步,九世之后,姹女与帝君再无瓜葛,也就是霜儿你

说的离婚。」

「姐姐,霜儿还是觉得这个契约对姹女太不公平。」慕容霜还是有些不满意。

「霜儿,据《水图经略》里说,姹女应该是冲着众神不得踏出神宫半步才答

应的,姹女是怕帝君为祸人间。而且,姹女本是天地灵气所化,九转之后合天地

之数,岂是那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帝君所能抵挡的。」

「那后来呢?」慕容霜有当一个好听众的良好素质。

「当时姹女是用自己的头颅在地上书写血契,契成即将头颅抛入间,化为水

图。帝君见姹女将头颅抛入人间,一时止不住心中的滔天怒意,将姹女无头躯体

裸悬于神殿中央,大喝一声,将神界凡人皆震成废人打回人间。」

「怪不得现在只是传说‘一日,帝君大怒,降罪于人间,闭塞神界大门,不

许众神踏出半步’,也不知到底是哪一日,现在更不知神界在何处。」

「不对呀,姐姐,那这本《水图经略》怎么知道的这样详细,按理说这世界

上应该没人知道这件事才对。而且,姐姐,你真的相信会有轮回吗?」

「别人姐姐不知道,但据《水图经略》上说,姹女本是天地间灵秀之气所化,

下界后即飘散于天地之间,几十年或几百年不等,受天地间灵气滋养,化为一女

婴,孕于一妇人体内,其实本无父无母。比如说霜儿,今天莫名奇妙的怀孕了,

肚子里十有八九就是姹女了。」

「坏姐姐,取笑霜儿,姐姐长的这样漂亮,又聪明又有灵气,又多水,一会

就能流出‘一潭玉露’,姐姐才是姹女,不宰掉都不行的姹女。」

毕竟是自己挑衅在先,也不好追究这个小丫头的责任,慕容雪叹了口气说:

「姹女化成女子无一不是绝世佳人,姐姐这点资质那里配当姹女。姹女第一次化

成的便是这燕姬,用霜儿说的‘把天下男人都勾走了’来形容她一点也不为过。

当年李杜《燕姬赋》里那句‘一时灯油贵如金’,至今还让人唏嘘不已。」

「嘻嘻,这个李杜一定是傻了,灯油的价格那里会赶上黄金了。」

「霜儿不要胡说,要让你们文学系里老师听到还不把你逐出师门。这句说的

是燕姬嫁与厉王时的情景。」

「燕姬嫁于厉王和灯油有什么关系」慕容霜大奇。

「因为全天下的男人那天晚上都失眠了。」

看到妹妹嘴巴张成一个大大的o形,慕容雪不禁莞尔:「贵如金只是夸张的

写法,不过当时灯油涨价却是不争的事实。」

「这李杜肯定是自己那天晚上也失眠了,灯油用光了,第二天居然发现买不

起灯油了,所以印象特别深刻。」慕容霜又抓紧机会贫了贫嘴。

「姐姐,燕姬长的这样美,厉王为什么要如此待她,是不是知道她是姹女所

化,不过这种处理方式也残忍吧!」

「傻丫头,姹女血契里说的是被‘世人淫’,要是随随便便被一个男人强奸

就算被‘世人淫’,帝君又何必付出众神不踏出神殿半步的代价。」慕容雪把妹

妹拉到身边,边帮她整理刚才打闹时弄乱的秀发边道。

「厉王之所以知道姹女的事,恐怕是因为落月国当朝宰相宅知秋。」

「姐姐,这位宰相的姓氏好怪呀,霜儿只听说过姓房子的,还没听说过过姓

宅子的。」慕容霜又对这位宰相的姓氏产生了兴趣。

慕容雪听到这番评论好悬没把妹妹的头发揪下来几根,忍着笑说:「霜儿又

顽皮了,等姐姐说完霜儿就不会觉得奇怪了。当年帝君的一喝之下,还是有一个

人幸免,便是那个与姹女交蚺而得了些许灵气的猥琐老头。姹女在神宫中向来对

这些杂役甚是和善,帝君暴虐,常责打下人,姹女每每代为求情,那老头也受过

姹女的恩惠。后为感姹女之恩德,改姓宅,更将当日神宫中所见传于后人。宅氏

一族厉尽艰辛找到了姹女抛下人间的头颅,也就是水图。置水图于七彩神木之上,

空中即显出一篇文字,便是记载了姹女获罪于帝君经过的《水图经略》。

「姹女生于天地,掌管世间情爱,所化女子,即便被杀,身体不腐,且仍能

与男人欢爱。据说燕姬被做成肉脯后,厉王想起往日的恩爱,竟鬼使神差的将手

指放入其阴户中,燕姬的阴户竟尚温热,与以往欢爱时一样稍一刺激即把手指夹

住,厉王情不自禁与之交欢,肉脯表现亦与生前无二。所以才有「将其交由群臣

奸淫三日」之说,这也是当时燕姬‘巫蛊’的罪证之一。」

「姐姐」,慕容雪觉得这个妹妹现在有点不怀好意,「如果姐姐被做成‘燕

姬脯’,你说姐夫会不会也‘鬼使神差’的将手指插入姐姐阴户中呀。」

却是慕容雪脸上红扑扑的很不自然的将娇躯移了移:「姐姐怎么会,霜儿别

瞎说。」妹妹几句玩笑话竟让她又不由自主的在椅子上留下了淡淡的水痕。

「姐姐真厉害,这些东西都知道。」慕容雪知道妹妹又要开始拍自己马屁了,

「我那个男朋友整天研究这些玄而又玄的东西都不知道。

「姐姐只不过是碰巧看了那本爹爹的藏书而已,而且这世界上知道这件事的

也不在少数。各国的首脑,世家的族长肯定都知道,只不过都秘而不宣而已。

「为什么呀,姐姐」

慕容霜忽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姐姐是从爹爹的藏书里看到的,爹爹一定

知道。霜儿说的对不对呀?」霜儿撒娇的抱着姐姐边摇边问。

「霜儿真聪明」慕容雪已经被妹妹摇的喘不过气来了「不过霜儿只说中了其

中一小部分。」哎呀,霜儿你别摇了,再摇姐姐的脖子就断了。

「嘻嘻,断了正好,霜儿就直接把姐姐挂到‘雪玲’上分解掉,让姐姐像彭

姐姐那样,变成一块一块的摆在这里来主持发布会。」

慕容霜说着掀开姐姐的礼服,手伸到姐姐的胯下摸了把:「姐姐又流了好多

水,要不要霜儿再给姐姐倒杯水。‘不是喝的,是用来洗那里的’」慕容霜装出

一副羞涩的样子学着姐姐刚才说话的口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