姹女九转

第四章 蓝星秘史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09:36:5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霜儿,不要闹了,你还想不想听姐姐讲了!」慕容雪只好又摆起了姐姐的

架子,也只有这样,自己这个妹妹才能暂时收敛点。她甚至隐隐感觉,今天妹妹

好像是故意要作弄自己的,往往一个不经意的一句话都能触及到自己内心的深处

充满诱惑的禁忌。比如现在,她甚至已经开始想像自己阴部做成的肉排的样子;

引以为豪的奶子被加工好后是否会依然挺拔;两条修长的大腿说不定会离开身体

挂在肉架供人挑选;那些个所谓的新闻工作者是不会放过这条爆炸性的香艳消息

的,不管自己以前怎样在公众面前注意形象,被处理时的样子肯定不会很端

庄,慕容家大小姐倒吊着像肉猪一样被屠宰的的照片一定会登在报纸最显眼的位

置,处理和分解的全过程自然会填满剩下的版面,或许旁边还会有不少不堪入目

的评论。她甚至偷偷的想:如果真的被这样宰掉,发布会上变成一块块放在会场

的中央也是一件很刺激的事——又有谁能想到盒子里精美的肉块就是这里曾经的

主人!

慕容霜总算是给了一点面子,没有继续追究姐姐胯下水渍的来历,又把注意

力转移到姹女的问题上。

「姐姐,以后历史上有没有再出现过姹女?」

慕容雪刚才脑袋里一直就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差点没听清楚妹妹的话:

「……后来,后来当有了,庆朝末年以身犒军的刘氏,双乳杀三士的水怜卿,还

有最近的一位是三十年前拍摄电影《庆末佳人的》司徒清影。算起来已经已经出

现了有八位姹女了。也不知道第九位姹女何时出现,这世界上的很多人都等不及

了。」

「对,姐姐,那些个男人一门心思只想着姹女的身体,没一个好东西!」

慕容雪没想到妹妹会这样理解,这也怪自己没有说清楚。

「霜儿,其实姐姐说的并不是这个意思,姐姐是想说:如果姹女再不出现的

话,我们蓝星就没救了。」

慕容霜却丝毫不为自己摆了个乌龙而脸红:「姐姐,你继续,霜儿在听着的。」

「燕姬出现之后,各国都在秘密展开行动,帮助姹女度劫。后来渐渐形成了

一个听起来有点荒诞的习俗:在大型宴会和祭祀祖先时宰杀烹食年轻美貌女性。

拿当时的落月国来为例,朝廷每年会选取十二绝色的女子进入圣庙。」

「姐姐,进了圣庙就是圣女了,如果不是被吃掉的话,霜儿倒也想去做做。」

「霜儿,进了圣庙是圣女是不错,却是人尽可夫的圣女。当朝贵族私下里戏

称圣女就是神圣的妓女,她们每晚必须和妓女一样迎来送往,大小集会权贵皆会

招圣女作陪,在这种宴会中,圣女往往连妓女,甚至连畜生都不如。」

「姐姐,这样的圣女肯定都是穷人家的孩子,或者是日子实在过不下去的才

去做的。」

「霜儿你又错了,被选入圣庙的有无父无母的孤儿,有贫寒人家出身的小家

碧玉,也有很多身份贵不可言,朝中大臣之女、世家小姐也不在少数,甚至第一

次选圣女时当时的蓝月公主也在其中。她们唯一相同之处就是,从各种迹象看来,

这个女子很有可能是姹女所化。」

看着妹妹一脸不相信的样子,慕容霜顿了顿:「我知道你这个小妮子不相信,

姐姐就以蓝月公主还以和她一起选为圣女的的宰相之女杜嫣儿为例子讲一下这圣

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好好,姐姐讲,霜儿听着,保证不插嘴。」

「蓝月公主是当时皇帝最宠爱的小女儿,可是被选为圣女之后,皇帝除了留

下‘一切按规矩来’的旨意,再也没过问过这个公主的事情。蓝月公主初为圣女

时抵死不从,可几天时间不到人们就看到每天晚上都有达官贵人带着心满意足的

神色从公主住处出来,蓝月公主一年后被宰杀时,候基本上京城中有头有脸的人

物都曾经有机会一亲公主的芳泽。」

「姐姐,这个公主也太惨了。」

「这还只是圣女屈辱生活中的一小部分而已。大概每过一两月的时间,十二

位圣女就要轮流在街市上临时搭起的高台上供摆出各种姿势供人奸淫。落月通史

《蓝月公主传》记载着一篇当时一个落魄书生写的文章,记录的就是当时情景。」

慕容雪说着,从「雪玲」资料库中找到了这段资料投影在大屏幕上:

听说公主在东大街‘献艺’,我一大早就从几十里外的家里往城里赶,一路

上公主去年春天放生节的影子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一身白色宫装的蓝月公主迈

着轻盈的步伐走向洛水边的亭子,羊脂般白嫩的小手轻轻的捧起铜盆里的乌龟,

像是生怕吓到了这个小东西,她骄傲的将手中的生命高高举起,向世人宣告皇室

的仁慈,河风轻轻拨弄着她的长发,白色长裙轻轻的在身后飘扬,那时的公主,

美的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不过现在,高台的软塌上一丝不挂斜躺着的雪白肉体就是公主?她尽可能的

把两腿交叉起来遮掩起自己的私处以显得矜持些,可潮红的脸颊和丰满起伏的胸

脯出卖了它的主人,这是一个女人刚刚经历过高潮的标志,甚至从我这个角度还

能隐隐看到她一片狼藉下身和仍在渗着淫水的蜜穴。

台上的公主依然美丽动人,可被剥光了衣服以后人们会注意到其他以前不会

想到的东西。

「不愧是公主,脸蛋不说了,你看看,那奶子,那屁股,要是有一百两银子,

我二麻肯定上去干上一炮。」

「就你那小样,攒几辈子也攒不了一百两。」

「不过你别说,今天上午倒是有个机会,十文钱就能来一次。」

「你小子,别瞎掰了,我还是挤近点看看,不能干,过过干瘾也好!」

「哎,李兄,不要走,我说的是真的,今天上午,刚开始那会,本来圣女是

要摆好姿势等着人上去干了,这个公主就是死活不脱衣服,不过毕竟人家身份高

贵,挺起她的小胸脯,脑袋扬的老高,一句‘你们敢把本宫怎样’,我们这些人

在下面顶多也就是起起哄,那可是公主呀,以前皇上最疼她了,再说了这样一个

娇滴滴的大美人,我们这些大老粗那好意思去和她计较呀。不过那差官就了不得

了,一把扯掉公主的上衣,白花花的胸脯就露出来来了,当时下面的人眼都瞪大

了,李兄,不瞒您说,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样漂亮的奶子。公主这下慌了,

边拿手去遮边一直不停道‘求求你们,不要。’,可那两个差官哪管那些,三下

五除二就把她剥的根白羊似的。」

「你说,这个公主把,衣服穿这站在那里,没人敢动她,可一被那两个差官

剥光,下面的人就忍不住了,这也怪那个小娘皮长的太他妈的好看了,我家十个

婆娘也不及她一个手指头好看。还没等差官把公主摆好姿势,童员外就掏了一百

两银子上去了,可是公主在上面是有踢又打的,童员外胖的跟个球一样,走路都

是问题,结果愣是连人家毛都没碰到。差官这下火了,把公主绑成狗爬的样子吊

在那边的大树下面,十文钱捅一下,十两银子打一炮。「

」这公主被吊在那里不停的小声哭,我们这些人看她可怜,瞪着眼看着她胯

下嫩穴对着我们一张一合,可都不好意思过去干。后来也不知谁说了一句,她这

是这是装的,公主这会心里也不知道多愿意让人干,那公主穴里竟喷出一股淫水

来,溅的老远,这下我们这些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争先恐后的上去了。其

实女人都是这样,这公主开始还一个劲的哭,刚被干一会就开始闭着眼咿咿呀呀

的乱叫起来,弟兄都说,这公主就是不一样,长得漂亮,奶子大,屁股也够圆,

就连夹的也比别人紧。」

「自从被吊到树上后,这公主老实多了,下午刚来,就在台上斯斯文文的一

件件把衣服给脱了,勾的下面这帮兄弟心里痒痒的,都说这公主脱衣服就是好看,

有几个没出息的小兔崽还一个没忍住射到裤裆里了。后来更是摆了个屁股厥的老

高的姿势,就是刚才,那个卖猪肉的王老五刚从后面干了她一次。听说,明天差

官还要再把公主吊上一个时辰,老兄你准备准备,嘿嘿!」

「你说这公主是不是吊上瘾了。」

「就是,就是。」

正说着,一个彪型大汉走上台去。

「这个家伙是附近有名的泼皮无赖,名叫李二,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百两银

子居然也有机会上台去和公主亲近。」

李二显然对公主的矜持很不满意,只听公主「啊」的一声,两条粉嫩的大腿

便被李二捉住,粗暴的分开了,私密花园便又一次暴露在众人面前,浓密的阴毛

下面两片略黑的阴唇微微张开,下面粉红色的肉洞里不时的向外冒着混着爱液的

白浆。蓝月公主被一个大男人这样摆弄当即又脸上羞得通红,却又见这个叫李二

的男人将手探向了自己的私处更是羞得把小脸别了过去。却见那李二在公主嫩穴

处拨弄了几下,又伸出手指在公主穴里戳了戳,站起身来对着台下大吼道:

「王老五,你这个混蛋,都说好不准射在里面的。」

我看到公主现在已经是这个样子,刚想离开这里,却听到了一个让我更加震

惊的消息。

「兄弟,你说这选出来的圣女是用来做什么的,难不成就是给我们这些平头

百姓消遣的!」

「这下你可算问对人了,别人还不一定知道,这圣女呀,是用来吃的。听说

那些大官们请客的时候就会从这些圣女中选出一个当众干了以后杀掉,我有个表

兄就在大将军府里当厨子,那个叫杜嫣儿的圣女就是他亲自操的刀。

「兄弟说说,圣女是不是和其他女人不一样。」

「还能有什么不一样,还不是那样。这杜嫣儿的也算个难得的美女,听说还

是宰相的女儿,和公主比也就差那么一点,一个月前没当圣女那会也是个娇生惯

养的千金小姐,大将军的公子整日里围着她乱转,人家理都不理。还不是让我堂

兄就是按乡下杀猪的办法,双手往背后一捆,绑住两只脚倒吊着在大厅里当者她

爹的面给宰了。不过要说圣女确实不一样,那个杜嫣儿一听说要被宰掉,当即就

吓的瘫在地上尿都出来了,可等我堂兄把她往大厅中间一吊,这女人下面的小骚

穴里就一直向外冒水,比才不久被人干还带劲,开膛的时候更是喷了我堂兄一手。」

「不知道这公主到什么时候宰,你看她现在那骚样,宰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样

子的。」

「你就省省吧,怎么样也轮不到你。」

晓是慕容霜脸皮很厚,看完这篇东西也是满脸飞红:「姐姐,这个书生是谁,

写出这样的东西,也算是读书人。」

慕容雪没想到这个大大咧咧的妹妹也有害羞的时候,不禁莞尔:「人家可是

写实派的大师。」

「果然是‘写实派’的大师,把那些胡乱听来的嚼舌根的话全一字不漏的记

下来了。」慕容霜不平道。

「好了好了,姐姐不逗你了,这个人你肯定知道,他就是和李杜齐名的黑居

易的,这篇嚼舌根的东西就是他的处女作,只是他后来文章越写越好,连他自己

都不记得写过这篇东西。没想到落月国的史官竟然把他这些老底都给翻了出来,

黑大师花了两万银子才摆平这件事,把后面的两个字去掉换成XX,所以我们现

在看到这篇东西的作者就是黑XX,不过这XX却成了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

(这里把这篇东西栽赃给白居易,实在是因为他干过一件比写这篇色文更无

耻,更损人不利己的嚼舌头根的事情。)

「姐姐,那个宰相的女儿是不是像那个黑XX说的那样,用杀猪方法处理掉

的。」

慕容雪没想到妹妹会问这个问题,「恩,杜嫣儿也算燕姬以后第一个被食用

的女人了,史书上还是记载的挺详细的。当时人们也没什么经验,哪有我们现在

这么多花样,还要注重观赏性,还要女人最好在高潮中咽气,将军府里的操刀的

厨子本来就是个杀猪的,当然按杀猪的方法办了。值得一提的就是杜嫣儿在被宰

杀的时候确实一直很亢奋,这点正史里也提过,喷了那个厨子一手恐怕也是有的,

被开膛后厨师要把肠子喂狗她还哭着大声阻止,直到后来被从女人的地方劈成两

半这位昔日的宰相千金才彻底断气。杜嫣儿后来是被放在大鼎里烹食的,这是当

时蓝月国贵族的习惯,以前人们说的钟鸣鼎食就是说的这个。不过依姐姐说,这

个杜嫣可要比蓝月公主幸运的多了,只当了一个月的圣女就被吃掉了。」

「姐姐,你是不是羡慕了,要不,一会发布会姐姐也不用主持了。把姐姐像

杜嫣儿那样吊在台中央,再到乡下找个杀猪的来,让他给姐姐来个大开膛,估计

姐姐比那个杜嫣儿还要亢奋呢!」

「哪有!」慕容雪知道现在和这个小丫头理论只有更加纠缠不休,「姐姐是

说,这样的圣女不如早点死掉,免得受那些人的凌辱。

「在做圣女的一年里,权贵们每有宴会皆会召公主和其他圣女作陪,公主在

宴会中不但被要求当众宽衣,摆弄出各种样子供众人消遣。这种宴会上,任何人

都有权享受圣女的性服务,甚至有一次司空大人的家将竟让公主在宴会上与驯养

的狼狗交蚺。杜嫣儿被宰杀那天,公主也是在的,不过,因为那天的主角是杜嫣

儿,其他的圣女都被做成了灯台。」

「灯台,姐姐,人怎么能做灯台的,姐姐骗我。」

「那是大将军的发明的法子,杜嫣儿还在的时候,她和公主被大将军召去作

陪,席间两人很不配合。大将军就发明了这个法子,用竹架子让公主和杜嫣儿背

对背倒立起来,两腿分开固定好,在两位美人的阴道里插上蜡烛,这样一个灯台

就制作好了。其实还不只这些,朝中文人吟诗作赋的时公主当过笔架,大将军射

箭的时候偶尔突发兴致也会让公主来代替箭壶。」

「这就是落月国当时执行的圣女制度。其他国家也在那个时候渐渐的有了相

似的制度,直到现在这种制度虽然一直被女权组织抨击却一直保留着。你表姐倩

儿不就是在国宴上被穿刺烧烤了,只不过现在不叫圣女了,叫帝国女郎,不过实

际的性质却都是一样的——个人没有反抗权利的国家强制征召,不管以前身份如

何,一旦被征召只能成为供人凌辱的玩物。」

慕容霜似乎并没有理解姐姐话里的意思:「倩表姐以前最疼霜儿了,当然,

姐姐更疼霜儿。」慕容霜调皮的向姐姐眨了眨眼睛「可表姐成了帝国女郎以后,

霜儿就只在国宴那天见过她,表姐好可怜,被穿刺前还要被好几个男人欺负。姐

姐,你说从那个地方被穿刺到底是什么滋味,我发现表姐好像很喜欢的样子,那

天她和那个大厨配合的特别好,如果不是这种事情只能做一次,霜儿还以为他们

事先演练过。而且表姐浑身上下被烤成金黄色的样子太漂亮了,霜儿都有点妒忌

她了,恨不得被穿在杆子上的就是自己。」

「霜儿,以后不要说这种话。」

慕容雪听到妹妹的话感到一阵心悸,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仿佛妹妹就要以

这种方式离开自己。

「后来,这种宰杀年轻女性的做法渐渐在民间流行开来,当时还有很不少贵

族女性以此为荣,主动要求被宰杀烹食。不过总体来说,被宰杀的女性还只是凤

毛麟角,多成为了人们茶钱饭后的谈资。可进入现代社会以来,这种情况开始慢

慢改变。」

「姐姐,你说了这么久,一会是圣女,一会是帝国女郎,这与好多坏男人希

望第九位姹女快点出现有什么关系。」

慕容雪不仅一愣,自己确实有点跑题了。

「蓝星上的男女出生比例一直是1:1。25,这在几千年来一直没有变过,

可这个比例70年前上升到1:1。3,50年前达到1:1。4,30年前1

:1。5,现在已经是1:2了,如果再这样下去,人类将面临灭种的危险。科

学家们想尽一切办法也无法找到根源,所以很多人都在怀疑这是不是传说中帝君

降罪人间。」

「姐姐,我还是不明白,这个和姹女有什么关系?」

「傻丫头,当然是希望姹女九转以后可以遏制帝君,恢复人间本来的秩序。」

「姐姐,这个太玄了点吧,姹女是不是真的存在还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