姹女九转

第五章 司徒清影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09:38:3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霜儿,还记得姐姐说第三十年前拍摄电影《庆末佳人》的司徒清影吗?”

“恩,我男朋友说她是娱乐圈有史以来最淫荡的女人,他那里有就十几部司徒清影的黄色录影带。”慕容霜说道这里忽然停住了,脸上难得的出现了一抹红晕,紧张的用手遮住嘴,一副我说错话的样子。

“霜儿,他倒是蛮听你话的嘛,这些东西都和你交了底了。”慕容雪忍不住开始打趣妹妹了。

却见妹妹红着脸凑到自己的耳边撒娇的抱住自己:“姐姐,这件事我只告诉你一个人知道,其实,那个坏蛋就是靠司徒清影的黄色录影带把你妹妹哄到床上的。”

慕容雪有点吃惊的看着妹妹,却听她继续说道:“哪家伙刚开始追求霜儿的时,和其他那些男生一样围着霜儿到处大献殷勤,烦都烦死了。当时霜儿正在看一部言情小说叫《倾城绝恋》,被里面的情节感动的一塌糊涂,还偷偷掉过几次眼泪,他也不知从那里得到的这个消息,小姐妹鹿儿给我传话,说他有一部老片子是《倾城绝恋》改编的,霜儿就到他家里看了。”

“片子里那个女主角长得太漂亮了,演技又特棒,霜儿也跟着又陪了好多眼泪。后来他告诉霜儿,他家里还有很多那个女主角拍的电影,霜儿挺喜欢那个女演员的,就也去看了,越看越喜欢,她真的是演什么像什么,纯情少女、侠女、女强人还有出淤泥而不染的风尘女子,霜儿当时简直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偶像,后来才知道她就是司徒清影。”

慕容霜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似乎渴了,忙喝了口水来慰劳自己。

《倾城绝恋》是司徒清影的成名作,不光慕容霜差不多所有年轻女孩都为这部片子掉过眼泪,慕容雪自己也看过这部电影,看来这次妹妹也不是瞎说。

“后来有一天,他神秘兮兮的约我去他家,说有几部司徒清影绝版片子。”

“霜儿就跟他去了,谁知这部却是色情片,足足二十分钟的强暴镜头。这部片子拍的很精致,司徒清影虽然基本上三点全露了,却是露而不淫,而且还有很多唯美的镜头。可那个家伙却说这部不是很带劲,还有真刀真枪的片子问我要不要看,霜儿一时好奇心做崇,就红着脸答应了。”

“那片子哪里叫电影呀,一开始司徒清影就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在一个男人的摆弄下把后面跪着的两腿分的更开一些,好让摄像机更清楚的拍摄胯下的每一个细节。看着她在那个男人的摆弄下本来已经羞得通红的脸上开始有了春意,气息渐渐粗起来,该死的还有一张阴部像姐姐那样流出不少蜜汁的特写,霜儿不知怎地就觉得自己身子也热起来。”

“我那个害人的男朋友也开始把手伸到霜儿的的咪咪上又揉、又捏,霜儿想躲,可是身上一点力气也使不出。他又变本加厉的凑过来吻霜儿的小耳垂,痒痒的,在霜儿耳边小声的说:霜儿,你比上面的哪位司徒清影叫的动听多了。霜儿刚想反驳,却被他害人的手在那地方摸了一把,话到嘴边却真的变成呻吟了。”

“霜儿那时心里反而不生气了,他还算他有眼光,这句话说的对极了。作为奖赏,霜儿开始配合其他的动作,一只手揉起了自己咪咪,另一只手却一心想要撤掉裙子下的三角裤,好让他的大手肆虐的更顺利些,让霜儿更舒服点。等到荧幕上的司徒清影在男人的玩弄下将一股淫水喷到了摄影机上,霜儿也差不多虚脱了。”

“后来怎么样,他有没有把你……”虽然已经知道了结果,但是慕容雪还是很紧张自己这个妹妹。

“后来,姐姐,后来可羞人了。电影放到后面,一个男人翘着驴一样大的东西走到了司徒清影身后,开始跪下了用东西在她那个地方研磨,男友就凑到我耳边说那样其实很舒服,问我要不要试试,而且赌誓绝不插进去。看到影片上的司徒清影在这种方式下又开始呻吟起来,霜儿也忍不住想试试,就把已经差不多都脱掉的衣服彻底清除干净,在他的指挥下像电影上主角一样趴在地上,头对着荧幕,把双腿分开对着他。”

“却听他说:霜儿,你那里好漂亮,趴在地上的样子好风骚。这句话要是放在以前,霜儿早就跳起来给他一个爆栗了,可是那天霜儿却听话的把跪着的两腿叉的更开了一点,好让自己显得更风骚一点。”慕容霜说道这里脸不禁红了。

“他似乎也对霜儿的反应很满意,大手在霜儿胯间狠狠的摸了一把,接着一个滑滑的、热乎乎的东西顶在了霜儿哪里开始不停的摩擦。他说的不错,这种感觉太舒服了,不一会,霜儿就感觉好像无数只蚂蚁在阴道里爬,渐渐的就和荧幕上的司徒清影一样开始淫水横流,霜儿甚至在想:如果插进去的话,会不会更舒服。”

“就在这时,一阵撕裂的疼痛从下身传过来,荧幕上司徒清影的表情也由欢悦转为痛苦,这个混蛋,还说骗我就是小狗的,他居然插进去了,他是小狗。不过,还算他有良心,那个大东西刺进来后只是慢慢的在里面抽插,似乎怕弄疼了霜儿。”

“他插了一会,霜儿也不感觉痛了,摇了摇屁股示意他可以加大点力度,霜儿觉得里面好痒,只有他的那个东西更快的动起来才能止住这种已经开始向全身散播的酥痒。他也开始和电影里那个男人一起开始剧烈的运动起来,荧屏里司徒清影在男人的推动下一前一后的摇动,两颗美丽的乳房伴随着男人粗重的呼吸淫荡的摇摆,硕大的东西在那个羞人的地方一进一出,溅出点点水渍。”

“想到自己现在也是这个淫荡样子,霜儿心里就感到异样的兴奋,忍不住开始大声浪叫起来,霜儿的浪叫和影片中司徒清影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到后来甚至连霜儿自己也分不清那一声是从自己喉咙里发出的了。渐渐的霜儿感到一阵阵美妙的眩晕,就连荧幕上的东西都渐渐看不清楚了,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没想到一向喜欢装清纯的司徒清影第一次就被干出了高潮。”

“一股热流从男友身体里喷出,作为回应,霜儿的阴道紧紧的夹住了那个给自己带来快乐的家伙,一股阴精向上面狠狠的喷了过去。”慕容霜鼓足了勇气把自己那天干的荒唐事源源本本的道了出来,小脸红扑扑的。

慕容雪没想到妹妹对那次的如此记忆犹新,想想自己的那次,似乎要更加不堪,不由的脸也红了起来。

“被男人的那个东西插进去的真的很舒服……姐姐,我男朋友那个就有这么粗,这么长。”慕容霜很夸张的用手比了下。

慕容雪不由得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霜儿,又瞎说了,就算是一头驴,也没有那么大的东西。难道你那个男朋友是畜生托生的。”

慕容霜又一次被姐姐当成一个小女孩来嘲笑,心里很是不满:“姐姐怎么知道驴的那个东西有多大,难道姐姐和……”慕容霜本来已经计划好迎接姐姐的爆栗,却发现姐姐脸红的已经能滴的下水了:“姐姐,你不会真的……”

“姐姐只不过看多了书,这些东西当然是知道的。倒是你这个死妮子这些东西也来拿来当话说,羞也不羞。”

“嘻嘻,霜儿忘了姐姐还是个才女了,那才女姐姐告诉霜儿,姐夫的那个东西是不是也很大。反正这里只有我们姐妹两个,害什么臊呀,姐姐!”慕容霜这次改摇姐姐的胳膊了。

“你姐夫……”看得姐姐只说了三个字就红着脸诺诺的说不下去了,慕容霜真的等不下去了:“算了,算了,姐夫的那个东西霜儿又不是没见过,比一般男人都要大,而且姐夫的技术也不错……”

看到姐姐仿佛要吞掉自己的眼神,慕容霜讪讪的说:“姐姐别生气,这是霜儿瞎猜的,霜儿只是想,姐姐的男朋友,也一定差不到哪里去。”

姐姐脸色稍稍有些缓和,慕容霜知道这是把话题扯开的最佳时机了:“我那个男朋友可坏了,后来居然喜欢上了照着录影带的样子和霜儿做,他那里有十几盘司徒清影的那种片子,能试的他都和霜儿试过。不过有几盘上面的东西他是学不来的,除非……”

“除非什么?”慕容雪果然被妹妹的话给吸引住了。

“除非他愿意再找几个男人一起来。不过这坏家伙还真厉害,特别是那个东西,每次都能把霜儿干的连动一根小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霜儿再告诉姐姐一个个小秘密,姐姐可不许告诉别人呀。霜儿后来还背着男朋友偷偷和其他人做过,有些人姐姐也认识,感觉真的很刺激。姐姐有没有和其他人做过,嘻嘻,如果没有的话,霜儿推荐我男朋友,他整天都在打姐姐的鬼主意,这下让他的得偿所愿,姐姐好不好!”

“你那个男朋友,姐姐才不稀罕,也就你这个小妮子才把他当成宝。”

“姐姐,你不知道,这家伙可坏了,前些日子我还在他电脑上翻到了倩表姐的片子,叫《帝国女郎实录》。”

“《帝国女郎实录》?”

“恩,一部向介绍帝国女郎工作生活实录的纪录片,他们跟踪采访倩表姐。

采访表姐的记者姐姐你肯定认识,就是今天的演示用肉畜九号怎么样,可是个大名鼎鼎的美女记者,我刚才在外面还看到她忙着采访来参加发布会的帝都议员,一点也看不出晚上就要被宰掉的样子,听说她一会还会给姐姐做一个专访。“

“你说倩儿成了纪录片的主角?”

“听男朋友说,帝国女郎要由500名增加到5000名,这部纪录片就是用做宣传的。上面有很多表姐和男人做爱的镜头,还有不少帝国女郎被宰杀的录像,结果就被那个色狼给当黄片给下载了。这还不说,那家伙还没少在我面前夸表姐,说她穿在杆子上的样子性感极了,哼,霜儿气死了。”

“好了,霜儿。姐姐只不过和你说了一下司徒清影,你就东拉西扯的和姐姐扯了这么一大堆闲话。不过你那个男朋友可真是个十足的色狼,把好好的一个司徒清影说的如此不堪,三十年前,司徒清影是当时帝国影坛公认的玉女派的掌门人,霜儿你也看过她拍的电影,容貌和演技都是当时一等一的。直到拍摄《庆末佳人》的前一年,司徒清影突然转变戏路,拍了几部至今都还称的上经典的三级片,当时就有很多她的影迷接受不了,由爱生恨,开始大骂司徒清影,说她假清高,其实就是个婊子。”

“姐姐这也难怪,霜儿开始看到她演的那些片子,虽然也拍的很好,但是也有点接受不了。”

“后来的《庆末佳人》中司徒清影的表现更让人跌破眼镜。”

“嘻嘻,别人都是跌破了眼镜,我男朋友呀,他是跌破了头。”

“霜儿,这话怎么说,你那个男朋友也太古怪了吧。”

“哼,别看这家伙平日里一提到司徒清影就满口贱人的乱叫,却喜欢人家最后出演的这部片子到痴迷的地步,以霜儿看,这才是真正的贱。现在说起这部电影,霜儿恐怕要比姐姐知道的更多。”

“那姐姐就当一次听众,霜儿说说你知道些什么!”

“《庆末佳人》是电影发明以来第一部以食人为题材的电影,讲的是庆朝末年刘氏以身犒军的事。庆末,奸臣吕四岛囚禁幼帝,残害百官,皇叔孟玄发矫诏邀天下诸侯共讨之,会盟于平都,当时平都令刘安以平都地小人寡,无以劳军,乃杀妻而犒之,将结发妻子庆朝第一美女刘氏献上犒劳勤王之师。姐姐,霜儿讲的好不好。”慕容霜一下子说出这么一大堆文绉绉的东西很是自得,忙向姐姐邀功。

“恩,霜儿讲的不错,不知是什么时候背下来的?”

“坏姐姐,取笑霜儿。”慕容霜立刻恢复了本性。“姐姐和那些个男人一样坏,这些个臭男人,对当年刘氏放着这么多王孙贵族不理却嫁给一个小县令很是不满意,那些个‘猪猴’看人家刘氏长得漂亮,也不顾人家父亲刚被那个叫吕四岛的恶人害死,逼着人家和他们做那种事情。负责宰杀刘氏的西昌(昌:通娼)

侯林奇,依霜儿看,是个绝对色魔。“

“算了,还是姐姐来说吧。”慕容雪知道,照妹妹这样说下去,被她扯到爪哇国也不一定。

“史载刘氏被斩首后,无头的尸体一直在地上挣扎,脑袋却用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自己无头的裸尸,似乎并未死去,看到这些的西昌侯林奇一时兴起,将刘氏脑袋提起置于无头裸尸的胯下,命令刘氏舔舐自己的阴部,刘氏羞得满脸通红,但还是照他的要求做了,刚舔没几下,无头的身体便颤抖着达到了高潮,一股淫水喷了刘氏自己一脸。”

“后来那刘氏的脑袋先后为西昌侯李奇和皇叔孟玄服务后才闭上眼睛,她无头的尸体却一直能与男人交蚺。当时很多人以为是妖孽做崇,皇叔孟玄却不已为意,说邪不能胜正,以勤王之师正气镇之,将其交由军士淫辱。三日后将其尸体劈开,煮成两大锅肉羹为军士分食。”

“姐姐说的好简洁呀,就这点事,当时我男朋友口沫横飞给霜儿讲了一个下午,对了霜儿都忘了说这家伙是怎么跌破头的。这个色狼,喜欢《庆末佳人》旧海报到发狂的地步,甚至卧室里也贴着几张,这个坏家伙,每次总让霜儿趴在床上,脑袋对着海报中司徒清影被斩首时翘起来的屁股,从后面欺负霜儿。有时候霜儿甚至觉得,这家伙不是和霜儿,而是和海报里的那个女人在做爱。还有那个司徒清影,还说是玉女派的掌门,也不怕羞,拍出这样的东西,腿分的这么开,生怕人间看不清楚她那里是什么样子,分明是在勾引我男朋友这样的色狼。”

“前些日子,他不知怎么从报纸的角落里找到一则信息,说有人转让一张《庆末佳人》老海报,欲购从速,生怕别人和他抢似的,鞋也不穿,裤子都忘了提就匆匆忙忙往外跑,还没出门就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头也破了,脚也坡了,哼哼唧唧的躺在地上爬不起来,活该。”

“霜儿……你就不要再吃那些个海报的醋了。刘氏是被宰杀烹食的,剧情需要,司徒清影全裸出镜是必须的,至于霜儿你说人家腿分的太开,女人那个姿势趴在断头台上,腿想不分开都难。”

“才不是呢,海报上她那里水汪汪的,难道这也是剧情需要。”

“这个……”慕容雪都快要被妹妹问的理屈词穷了:“恐怕她当时是点,不过当时让她影迷更加气愤的是制作这部影片的帝林娱乐为了吸引观众透出的一则小道消息:剧中司徒清影大胆突破,暗示她与十几个男演员的激情戏全部都是真枪实弹上场,预告片上也有零星这样香艳的镜头。”

“这部片子霜儿也看过,这个司徒清影在床上的表现是够大胆的,霜儿如果是男人的话,肯定也会被她迷的神魂颠倒,我那个男朋友更是厚颜无耻说,这部片子比倭国拍的A片看起来都带劲。”

慕容雪听到妹妹的话点了点头,她看的应该是后来几年后发行的完整版。拍摄角度不同,刚开始帝林的剪切版是以三级片的名义发售的,引的好多人一直都在研究司徒清影究竟在电影里有没有“真干。”,这部电影因为疑点重重备受争论。直到后来帝林又推出完整版,大赚特赚了一笔。

“帝林娱乐综合各种原因考虑,在影片放映前,并没有说明司徒清影已经根据剧情需要在片中被宰杀。首映式前的新闻发布会上,群情激愤的影迷便去堵上门去质问司徒清影,可他们只看到一颗美丽的脑袋,哪里找的到早已被熬成两锅肉羹的司徒清影。”慕容雪说道这里,不禁脸上有些落寞。

“姐姐,你会不会怪霜儿孩子气,连一个死了三十年女人的飞醋都去吃。”

“不过我那个男朋友也太不象话了,整天拿着那部电影看来看去,说是研究三十年前的特技为什么会做的这样逼真,司徒清影的无头尸体就像真的自己会动一样,而且一点都不出剪切的痕迹,还和网上一群狐朋狗友组成了个协会,专门研究这个问题。”

慕容雪还真想不到居然有人研究这个,摇了摇头说道:“没用的,霜儿,你男朋友就算研究到头发全白了也不会研究出任何成果的,因为《庆末佳人》根本没有用到任何特技。”

“这怎么可能!”慕容霜惊道。

“傻丫头,不记得姐姐刚才说的了,这司徒清影也是姹女所化。她能在影坛闯出偌大的名头,除了容貌的因素外,更多的是靠她对影视工作的热情和严谨的工作态度。虽然明知道自己在戏中真的会被宰杀烹食,司徒清影还是和以往一样入戏了,就连当时导演都很佩服这位女演员。”

“我有时甚至分不清楚,哪个是为报家仇主动献身的刘氏,哪个是现实中的司徒清影。电影里刘氏的无头尸体的特技占了不少戏份,依司徒清影的性子,一定要看到自己这些自己被人奸淫的镜头处理的毫无破绽后才肯拍斩首的戏,可这位敬业的女演员当时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些东西后来根本就没用上。”

“姐姐,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呀。”

“当时正是盛夏,不利于尸体的保存,按剧组的计划,斩首和烹食两场戏要在同一天完成,时间很紧张。司徒清影的脑袋落地后,台下的工作人员的按照事先的安排马上准备冲上去布置下一场戏的场景(女演员尸体要赶快吊起排光血在下一幕戏中做道具使用),台上扮演西昌侯的演员阻值了他们,示意摄像师继续拍下去。”

“这位男演员看到了这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情景,司徒清影的无头尸体真如传说中刘氏那样仰躺在地上挣扎,在他眼睛无理的注视下两股之间似还竟隐隐有淫水流出,而她的脑袋正红着脸偷偷的向自己眨眼睛示意还可以继续拍下去。”

“后来这位女星果然在摄影机下做到了刘氏当年做过的事,那些精心准备的特技当然没用上,你男朋友做的就算有天大的本事自然也是白费功夫了。”

“姐姐,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该不会又是爹爹的藏书里……”

“司徒清影死了,可她的身体却真如传说中那样可以与人交蚺。这件事后来惊动了各国高层,专门成立了专家组来研究,这帮科学家研究来研究去,却丝毫不能对此做出合理的解释。这件事后来就成为姹女真正存在的最有力证据。”

“姐姐,霜儿才不相信那些个臭男人会这样轻易放过姹女的身体。”

“帝林娱乐确实通过向外租赁司徒清影的无头裸尸供人玩弄赚了不少钱,司徒清影是姹女的事也是由此而泄露出来的。”

“这帝林娱乐也太混蛋了,司徒清影死后,尸体应该交由她的亲属,他们拿人家拍片也就算了,居然还赚这种黑心钱。”

“当时帝林娱乐这样做是完全合法的,因为司徒清影早在一年前已经连皮带骨头都卖给了帝林娱乐。”慕容雪叹了口气。

“姐姐告诉霜儿是怎么回事。”

“司徒清影早年父母双亡,只有一个自己一把拉扯大的弟弟叫司徒博文。”

“因为只有这亲人,而且还是司徒家唯一的血脉,她对这个弟弟可以说是爱逾性命,在《庆末佳人》拍摄前一年,17岁的司徒博文不知为何得罪了当时的黑道老大豹哥,身上背上了豹哥下的江湖诛杀令,命在旦夕。正在外地的司徒清影听到这消息连戏也顾不上拍戏就找到了当时的帝林娱乐,请他们帮忙调解。”

“姐姐,这个司徒清影真有趣,她弟弟得罪了黑道老大,去找电影公司有什么用。”

“霜儿,这个你当然不会明白,三十年前,帝国的娱乐界本来就和黑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一些本身就是黑道的人一手创办的,像帝林娱乐就是当时已经洗了底的欧阳震雄的产业,影视公司除了拍电影以外还负责为那些黑道老大洗钱,甚至有时候还为这些黑道老大做一些拉皮条的勾当。”

“姐姐,什么叫拉皮条呀?”

“拉皮条呀,就是给妓女介绍嫖客。在古代,有些人在妓院工作,叫龟公或者是龟奴,高级一点的叫相帮。平时除了干一些杂物以外,就做一些这样的事,帮妓女介绍嫖客收取点手续费,更有甚者甚至逼良为娼。”

“姐姐,你这样一说霜儿就明白了,原来那些影视公司和电影里龟公、龟奴是一个性质的。”慕容霜为姹女不平,甚至连带这些影视公司都恨上了,这时少不了要贫下嘴。

“霜儿又胡说了,不过当时那些有黑道背景影视公司的名声确实不太好,一些洁身自好的影星都不会与它们签约。不过现在帝国娱乐界已经好多了,经过多次的整治,企业化管理模式的引进,再也不是黑道的代言人了,我们慕容家的旗下现在不是也有很多这样的娱乐公司,和他们签约的艺人也不在少数。”

“恩,霜儿最喜欢轻舞明月了姐姐了,她唱的歌特好听,人又长得清纯,人家都说她是继司徒清影以后新一代的玉女派掌门,以前还经常带霜儿出去玩,不过恐怕霜儿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明月姐姐一会也要在发布会上被姐姐造出的那台鬼东西给演示掉了。”

“霜儿,你知道的不少嘛。”

“那是,霜儿还知道大玉儿那个狐狸精也要被演示掉了。活该,最好被做成宠物饲料,谁让她老是在电视里卖弄风骚,勾的我男朋友魂都没了。”

“你这丫头,怎么谁的醋都吃。你玉儿姐姐走的是性感女星的路线,要怪只能怪你那个男朋友太好色了。”

“那倒是,这个死色狼!”

“在这之前,帝林娱乐一直在缠着司徒清影,希望她加盟,司徒清影自重身份,决不与这种有很深黑社会背景的影视娱乐公司有任何瓜葛。可这次人在屋檐下,相传欧阳震雄当年救过豹哥的命,这次也只有他出面弟弟才有救。就这样,司徒清影就成了帝林娱乐下的一名签约艺人,而所谓的签约其实是签了一份卖身契,帝林娱乐就是靠着这份卖身契,堂而皇之的在电影中宰杀了她。”

“趁人之危,哼!”慕容霜很不服气。

“虽然很多人对此很不屑,作为第一部以宰杀烹食女性为题材的电影,《庆末佳人》因宰杀了当时影界第一美女司徒清影而一炮走红当。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帝林娱乐也因而名声大振,就连司徒清影最后一年里拍摄的几部三级片也因她的宰杀而热销起来。欧阳震雄也因此彻底摆脱了黑道身份,正式进入帝国社会上层社会。所以,说现在的欧阳家是踏着司徒清影的尸体爬上来的也不为过。”

“发死人财。”

“由于《庆末佳人》的成功,接着的几年里渐渐形成了一股拍摄此类电影的热潮,有很多知名的女影星纷纷献身在影片里被宰杀,甚至有一部叫《城殇》的电影,为布置场景就宰杀了一百多名从影视学院招募来的女生。一直到现在,每两三年就有一部这种类型电影出世。”

“姐姐,前几天还有制片厂到我们学校去招人,说要重拍《城殇》,霜儿本来以为不会有人去,谁知道他们真还招到了十几名女生,我们班就有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只是平时文文静静的,也不大爱说话,谁知她居然喜欢被宰掉。我听班里几个去拍摄现场参观的女生说,导演说她是那种一看就会引起男人兽欲的女性,所以给她安排了段奸杀的戏,可能是因为知道自己就要被宰杀了,她反应太出乎意料了,强奸拍成了通奸。那导演看拍成这样,不由感叹这批女生没有影院的质量高,只好把她从中间切成两半挂在那里当道具用了。”

“霜儿,什么强奸拍成了通奸,说话越来越口无遮拦了。”

“姐姐,霜儿也是听别人说的。对了,姐姐,我男朋友哪里十几部司徒清影的那种片子又是从哪里来的。”

“那应该是帝林当初为了逼司徒清影更加听话一点故意拍的,这也是三十年前帝林的传统,为的是刹一刹女演员的傲气。霜儿,你第一次看到那部片子,后来欺负司徒清影的那个男人右眼的旁边是不是有道刀疤。”

“姐姐,你怎么知道的,难不成姐姐也看过那部片子,姐姐还说霜儿。”

“哪有,姐姐只是知道传闻中豹哥的右眼旁边有一道刀疤,是他做小弟时留下的,而且他最喜欢给年轻漂亮的女星开苞。这就难怪了,难怪这位叫豹哥的黑社会老大十年前被人灭门,他的那帮小弟树倒猢狲散,欧阳家的帝林娱乐也开始走下坡路,现在已经快到资不抵债的地步了。”

“姐姐,你说什么呀,霜儿都听不懂。”

“霜儿,你如果是司徒博文,看到那段黄色录像会怎么想?”

“找那个疤脸的家伙算账……替姐姐报仇。”慕容霜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姐姐,你是说这些都是司徒博文做的。”

“就算司徒博文再笨,看了这段录像也该明白,当年所谓的自己得罪了豹哥只是豹哥和欧阳震雄给姐姐下的一个套。他自幼便与姐姐相依为命,姐姐相当于半个娘亲,这个仇怎么能就这么算了。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没想到这司徒博文一忍就是二十年。”

“姐姐,霜儿以前连司徒博文的名字都没听说过,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

“司徒清远总听说过吧!”

“他可是我们学校好多女生心目中的偶像,以一己之力创建的清远集团,现在已经挤入蓝星十强了,和我们慕容家的蓝羚集团有的一拼。不过我们慕容家是经过几百年的发展才有如此规模,人家清远集团只有几十年的光景。好厉害呀,霜儿也很崇拜他。”慕容霜两眼已经开始冒星星了。

看到妹妹的头点的像小鸡啄米,慕容雪继续说道:“这司徒清远便是司徒博文,难怪十年前豹哥家的事很多人都怀疑是他做的,只是一直找不到证据,这个豹哥平时太嚣张得罪了不少人,很多人都不巴不得他死了。这几年,司徒清远还一直在打压帝林娱乐,欧阳家现在窘迫的境况大部分都是因为他的原因。”

“姐姐,今天晚上的演示用肉畜五号欧阳倩影不会就是欧阳家的人吧。她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冷美人,比霜儿都受欢迎,气死霜儿了。不过她眼高于顶,见了那些个男生都爱理不理的,对追求她的男生一向不假辞色,上次当着很多人的面说曹家的公子曹参连狗都不如,后来那个曹公子放出狠话来说:总有一天要把这个贱人剁碎了喂狗。”

“她就是欧阳震雄的小女儿,为了获取我们慕容家的贷款把自愿在发布会上被宰杀的。”

“死了活该,我听好多女生说,她对学校的男生不假辞色是因为在外面被一个很厉害的人物包养了。”慕容雪对这个欧阳倩影很不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