姹女九转

第七章 肉畜来访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09:41:5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慕容雪这是丝毫不敢大意,一边示意妹妹慢点开门,一边赶快整理刚才打闹中破坏的仪容。这个玲菲儿是最喜欢从这些地方挑毛病的,慕容雪可不想一上来就被她批的体无完肤。

却见妹妹丝毫不以为意,还挑衅的向自己做了个鬼脸。

不过当慕容雪真的看到这位让自己又爱又恨的美人时,她真的认不出这位玲大记者了。

大方得体的装束和恬美的笑容形成了玲菲儿独特的感染力,无论男女老幼,被她采访过的人都会有如沐春风的感觉。可现在这位玲菲儿小姐身上穿的东西,更精确的一点说应该是一件诱惑男人的道具,她非常随意的穿着件肥大的春衫,长长的下摆甚至能遮住她丰满的臀部,下身也是非常时尚的新式喇叭裤,本来非常普通的装束,可当这些衣料全部都是透明的时候,恐怕就算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也会有一种强奸她的冲动。

更何况,她竟然和自己一样是真空上阵,透过薄薄的衣料甚至可以看到她颤动着的豪乳,两颗猩红的乳头也毫不客气的顶在住那件薄薄的春衫上,而那条拿来做样子的喇叭裤除了给她的下身增加一点神秘感之外丝毫启不到遮羞的效果,反而让她胯下的那片黝黑更加诱人,玲菲儿本就有一对修长的美腿,在高跟鞋的衬托下更让人产生一种犯罪的冲动。

“没想到她平时不显山露水的,身量竟然如此惊人。”慕容雪暗想道,她甚至更促狭的想到,“不知道这位女记者是如何平安到达这里的,怎么路上没被那些男人的目光给吃掉。”

慕容雪不知道的是,这位帝国最美丽的女记者来这里的经过比她想想的更加艰难。早上的天气还是比较冷的,玲菲儿出门前特意给自己加了件印着肉畜标志的女式风衣,不过出于某种考虑,她的出门时并没有系风衣扣子,从正面仍可以看到无限的春光。

我们美丽的女记者一出门就感到几道异样的目光集中到了自己身上,隔壁出来晨练的李大妈像石化了一样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她旁边浇花的丈夫则不时偷偷的瞄上一眼过来,十七岁的孙子涨红了脸像一只发情的小公狗一样看着自己。

玲菲儿觉得现在有必要逗逗这个一直暗恋自己的纯情少男,她缓缓走到猎物的面前,男孩粗重的呼吸喷到她的脸上,眼睛死死盯住她的胯下神秘的地带,一顶帐篷高高的支了起来。

“姐姐今天就要被宰掉了。”男孩的身体微微一震,但还是一脸迷茫,或许他这么大的孩子更本不了解这句话的含义,玲菲儿暗自想到。

“就像她一样,或许还会有其他的处理方法,不过最后肯定会摆在餐桌上供人食用。”

玲菲儿转过身去把风衣背面的肉畜标志展现的男孩面前,那是一个漂亮女孩子被穿刺后放在火上烤成金黄色的图案。

“我不信。”男孩似乎受到了莫大的刺激,声音从喉咙最深处发出来的。自从有了朦的性意识,这位美丽的邻居便是他唯一的性幻想对象。在他看来,这很有可能是自己的又一场春梦,哪有女人穿成这样出门的?肯定是自己昨晚想太多了,梦里的邻居姐姐太性感,她居然主动说话了,是不是在暗示自己。她真的要被宰掉成为人们口中的食物了吗?

男孩想起了自己吃过的烧鸡,自己暗恋了一年多的女人被烤的浑身通红摆在盘子了里,这太荒唐了,一定是在做梦。他狠狠的掐了下大腿,很痛,不像是在做梦,她怎么弯下腰了,即使隔着风衣,她臀部美丽的曲线看起来也很诱人,让他有一种掀开风衣的冲动。

“你把姐姐的风衣掀开。”玲菲儿丝毫不知道被后的家伙荒唐的想法,“姐姐屁股上有肉畜编号,这下你该信了吧。”

玲菲儿的风衣被翻开了,屁股上凉嗖嗖的感觉让她不禁打了个哆嗦。后面传来咣当一声,她不用看就知道是那个老色鬼跌了手里的水壶。

男孩还是第一次从这个角度观察女性,玲菲儿浑圆的屁股对他的吸引力是致命的,他忍不住用手去抚摸,透过她透明的裤子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东西。

“演示用肉畜九号——曾用名:玲菲儿。”几个红字像是在狠狠的嘲笑男孩的无知。他被深深的激怒了,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淫荡的女人,被宰掉还满心欢喜,他甚至有一种冲动,想现在就拿刀杀了她,剖开这个女人的身体,看看里面究竟什么东西促使她如此不知廉耻,怒气冲冲的他神经质的扒下女人的裤子。

“小坏蛋,是不是还没见过女人的东西。”玲菲儿把的臀部翘的更高些,好让阴部更彻底的展现出来。她后面的男孩的确是第一次近距离欣赏女人最神秘的部位,在好奇心驱使下手不由自主的顺着女记者性感的股沟摸了下去。

这具引导自己进入无数次春梦的动人的躯体马上就要不存在了,以前舅舅经常会把杀掉的肥猪纵向剖成两半,如果是女人的话,就应该是顺着这条迷人的缝隙,男孩甚者有点想看这个自己暗恋了很久女人被剖成两半的样子。

不过这样的话,她下面这个东西就没了,男孩的手指划过女人微微收缩的屁眼插进她神秘的洞窟里,哪里马上渗出一些雨露来,真是个淫荡的女人。

“姐姐,是不是因为这个东西和乡下母猪后面的东西长得太像了,才会被吃掉的。”

这是男孩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话了,这个女人听到这话一定会转过身来狠狠的给自己两耳光,可这种情形并没有出现,她干脆趴在了地上将屁股翘的更高些,阴部随着腹部的运动剧烈的收缩,男孩感到自己的手指被紧紧的夹住了。

这让他有一种错觉,这个女人居然真的在向母猪的方向进化,她嘴里传来了模糊的呻吟声,如果把衣服扒光的话,恐怕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母猪了。

前些日子玲菲儿刚采访了关在畜栏里的秦玲,这位一向以睿智著称女博士四脚着地的样子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也曾暗中觉得秦玲的样子像极了那种动物。玲菲儿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就是这副样子,一种被羞辱的快感促使她做出了刚才的动作,反正就要成为肉了,有什么好害羞的。

玲菲儿甚至现在还不知道会被怎样宰掉,她美丽的脑袋里装了太多女人被宰杀的资料,想到任何一种方法都可能用在自己身上,都会让自己变成一具美丽而又淫荡的艳尸,她就会感到无比的亢奋,看到每一张女人被烹饪好的的图片,她都会觉得那上面的女人就是自己。

或许自己可以脱光衣服这样爬着走出去,要是脖子上套上个项圈被男人牵着就更好了,人们可以从后面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淫荡的性器,只要征得主人的同意路边的人就可以享用自己,甚至会被不负责任的的主人拴在路边……

“你这个不要脸的骚货,要死了还来勾引我孙子。”

玲菲儿的幻想被打断了,她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被推倒在地上,平时挺和气的李大妈不知何时已经从石化中恢复过来,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玲菲儿觉得自己今天是做的太过火了,是不是因为穿上了这套衣服,往日的矜持就不翼而飞了,自己竟然做出了如此淫荡的动作,现在那个少年现在还站在那里满脸通红的发呆,玲菲儿有点歉意的向暴怒中的李大妈笑了笑。

“我只是和他开个小小的玩笑,您老就不要和我这个快死的女人计较了。”

“这是会展中心的入场券,运气好的话或许还会分到姐姐一块肉。你是一个很好的男孩子,不要在意姐姐,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比姐姐更适合你。”玲菲儿站起身来收拾好自己的仪容,从风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入场券递给还在发呆的邻家少年。此时的她已经恢复成了那个温文尔雅的女记者,这让男孩有一种错觉:自己的梦中情人不是去被宰杀,只是去参加一个大点的聚会罢了。

对现在的人们来说,肉畜还是一种很奢侈的存在,大部分人也只在电视里见过她们的影子。走在路上的玲菲儿自然吸引了大部分男人的目光,虽然早已料到这样穿戴出门的后果,一丝红晕还是爬上了她的面庞,下体开始灼热起来,就连走路也要费上好大的力气,玲菲儿不用刻意去看就知道那条本来透明的裤子肯定因为自己的激动紧紧的和私处贴在一起。

男人的目光更多的集中到她的胯下和臀部,似乎想透过风衣看到这位美女的神秘的肉畜编号,玲菲儿甚至感觉他们更像是在看一块会走动的肉,这让她感到异样的激动。已经是第十五个了,原来自己穿成这个样子居然有这种效果,砰的一声,玲菲儿身后不远处两辆汽车撞在了一起,十六,这些个色鬼会不会让自己数到一百。

这位美丽的记者非常奇怪自己竟然会有这种调皮的想法,或许,这就是做肉的感觉,玲菲儿暗自想到,自己是不是已经有了做肉的觉悟了,男人们不是经常说:一块傻傻的肉才是一块最好的肉。

玲菲儿今天破天荒的是做公交车赶过来的,可想她这样一位美女穿成这个样子去挤公交车会遇到什么。我们的大记者在车上还没待到一分钟就感觉到一个热乎乎的东西不甘寂寞的从后面顶住了自己的腚部,耸动了几下后射出了一股粘稠的液体,玲菲儿甚至直到现在还感到哪里黏黏的很不舒服。

不过不能不说女人是一种奇妙的动物,就拿我们玲菲儿小姐来说吧,本该暴跳如雷的她,那时心里除了对这个不讲卫生的家伙很是厌恶之外更多竟然的是一种期待,希望有一个男人能更大胆的在生命的最后一天给她留下一点更奇妙的经历。

或许是自己的祈祷起了作用,玲菲儿感觉有一只大手开始笨拙的想褪下自己的裤子,不知手法不熟练还是故意的,会不时不经意的碰到玲菲儿敏感的私密地带,以至于这位大记者必须紧紧的咬紧嘴唇才能忍住即将脱口的呻吟,玲菲儿只好暗自祈祷,希望那个男人早日完成这项壮举。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在裤子即将被褪下一半的时候,这位美丽的记者终于忍不住了,将一股玉液喷到了那只作恶的大手上。那个男人似乎对这种不配合的行动很生气,用湿淋淋的大手在玲菲儿的胯下使劲揉了几下,让这些东西尽量粘在这个淫荡女人浓密的耻毛上,又促狭的将手上剩下的汁液通通的抹在她的修长的大腿上,他不知道的是,这番举动差点又让玲菲儿差点达到了高潮。

车上很挤,玲菲儿看不到下面的情况,却可以感觉到男人的那根东西已经顶到了自己早已泛滥的私处,莽撞的开始寻找入口。玲菲儿知道,如果让他再这样下去,恐怕没等这个胆大的色狼得逞,自己恐怕已经虚脱了,忙颤抖着用自己的手握住那个作恶的东西,引导它进入正确的轨道。

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如此淫荡,玲菲儿暗自想道,但是那个男人不打算让她继续想下去了,大手托起玲菲儿的屁股让自己的性器更加深入这位美女的体内。

玲菲儿这时才清楚看到这个色狼的面目,长得还真英俊,还在使眼色要自己配合他的动作,玲菲儿红着脸咬着嘴唇倔强的摇了摇头,不过她马上便感到那根东西毫无征兆的忽然更加深入了些,这种刺激差点让她呻吟出来,她瞪了那个色狼一眼,却发现那家伙正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

要在以前的话,这位美丽的女记者肯定会用高跟鞋狠狠的在这个色狼的脚上来上一下,可现在,他那根东西就在自己的体内给自己带来又一波的快感,玲菲儿只好很屈辱的开始配合那个色狼的动作,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是随着公车的上下起伏而运动,只是在别人看来,这位旅程可的脸色是相当怪的。

玲菲儿这样一个性感的尤物上车的时候是很引人注目的,很多男人一直把心思放在这位性感的美女身上,她现在的神色自然是瞒不过有心人,不少人正在以一种原来如此的神情看着她。

玲菲儿自然感觉到周围的变化,可她这时已经顾不得这些了,甚至这些揶揄的眼神让她感到更加兴奋,她将下面的那根东西夹的更加紧了。

那个色狼自然也感到美女身体的变化,在他看来这更像是一种鼓励,于是更加卖力的在美女不停收缩的甬道里耕耘起来。在这种环境下,女人的敏感程度会相应高很多,不到两分钟,玲菲儿已经旁若无人的开始呻吟起来,漂亮的脸蛋上泛起一波又一波红晕,两条腿像蛇一样缠上了那个色狼的腰部,身体以一种奇怪的韵律颤抖起来,接着便趴在那个色狼的身上开始不停的喘气。

当她抬起头来时才发现仍有几道充满了色欲的目光盯着自己,玲菲儿甚至可以感觉到其中夹杂的不屑与妒忌,可是刚被雨露滋润了的她似乎胆子更大了些,示威的把头高高扬起,将还在勃起状态的胸脯骄傲的挺了挺,那神色分明再说:“有胆量你就过来,本小姐让你干。”

那几个男人似乎被自己吓住了,神色瞬时尴尬起来,却不知刚才自己不经意的动作让好几个男人当时就不争气的射在了裤子里。

玲菲儿很为自己这次的胜利而骄傲,就连刚才那个色狼也觉得顺眼多了,当他要求再来一次的时侯,她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不过这次他似乎更加有耐心,玲菲儿在这种环境下也更敏感,被他用各种花样摆弄的泻了好几次身,直到汽车到站才发现自己的裤子还没有提上,更糟糕的是为我们美丽的女记者正好在这时被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送上顶端,而那个色狼作恶的东西正一颤一颤的将男人罪恶的源泉不顾一切的注入眼前这个尤物的最深处。

这天会展中心等车的乘客都看到了这样香艳的一幕:一个穿着透明衣服下体

还在流着不知名液体的漂亮女人浑身颤抖着从公交车上跳了下来,人们甚至能够看到她性感的腹部保持着做爱的动作不停收缩,淫靡的液体随着她下体的运动不停的向四周飞溅,后来又叉开大腿仰躺在地上将一股清亮的液体远远的喷了出去。

这段镜头非常巧的被正在制作“都市采风”的帝都娱乐台一不小心拍到了,后来在被有心人放在了网络上,成了本年度最受欢迎的视频片段。

不过这一切玲菲儿都没有机会去了解了,她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像一瘫烂泥一样躺在地上,她很想合上自己的双腿,可刚才的行为太疯狂了,以至于她现在甚至连动一个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时的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男人。

“请问你就是玲菲儿小姐吧!”那个男人的脚轻轻的在她的胯下敏感地带踢了踢,这是第一次有男人在公共场合用这种方式和这位美丽的女记者打招呼,虽然很独特,可还是她狠狠的瞪了这个家伙一眼。

“我是总部派来为玲菲儿小姐收拾残局的,既然你不是,那我这好在到其他地方找找了。”

玲菲儿美丽的大眼睛已经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了,无论如何她都要抓住这棵救命的稻草。

“算了,我这人一向心软。最见不得女人的眼泪,还是帮帮你吧,刚才我还以为是小公园的喷泉开了,居然不是。”

这个男人居然像一个八婆一样喋喋不休,玲菲儿的脸蛋已经红的红的快滴出血来了。不过还好,他还是扶玲菲儿坐了起来了,把一瓶没有标签的口服液放在玲菲尔的嘴边,示意她喝下去。又用纸巾非常仔细的帮她把胯下脏动清理干净,不过这中间少不了揩上一点油。

“谢谢你。”玲菲儿恢复过来说道,“男人中很少有像你这样细心的。”玲菲儿可是很少对年轻男人说谢谢的,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委曲求全了。

“你不用谢我,我这个人可没那么好心,我只是怕把衣服弄脏了而已。”玲菲儿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揶揄过,现在有一种在他那张臭嘴里塞上袜子的冲动。

忽然她感觉自己身子一轻,已经被这个男人抱在怀里了。

“混蛋,你放我下来!”

“现在还有力气走路吗?”

“我!”玲菲儿沉默了,她现在确实只有动动嘴皮子的力气了,可她心里还是一百个不服,这还是她第一次吃憋吃的这样彻底。不过这家伙的抱的挺舒服,玲菲儿甚至感受到了久违的安全感。

“我怎么说也是会里的执行干事,你就不怕我给你小鞋穿。”玲菲儿改用了威胁的战术。

“会里已经选出了新的执行干事,至于你嘛,据我所知已经是一只正式的肉畜了,我现在考虑的只是你那里比较可口一点。”说着竟然把猥琐的目光射向了怀中美人的两腿之间。

“不错,阴皋很肥,阴唇颜色也不是很深,做成肉排一定色香味俱全。顺便问下,你和多少男人做过,这个地方保持的不错嘛。”

“我和,让我算算,算上公车上那个,你这个混蛋,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玲菲儿觉得自己今天出奇的弱智,居然这种恶当都能上。那个恶棍哈哈的大笑起来:“肯定不少,不然怎么会当上执行干事的,我听说女人阴皋越肥性欲越强,看来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错。”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这句话,玲菲儿虽然眼里快要喷出火来,哪里却又渗出不少水来。

“我说玲菲儿小姐,你可不要在我怀里发春,我这件衣服洗起来很贵的。”

玲菲儿现在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

“你这个混蛋是谁介绍进来的,我一定让墨姐开了你。”

玲菲儿看到那个混蛋居然停了下来,饶有兴致的把自己从头到脚看了一遍,他目光扫过的地方热辣辣的,让她有一种被摆在餐桌上的感觉。

“我听说女人都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绝技,你现在哭也哭了闹也闹了,是不是该上吊了,我这人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喜欢看女人上吊了,我现在就去找绳子去。”

“你也别指望你的墨姐了,她现在已经和其它肉畜关在一起了,说不定这会正在尽肉畜的义务。你是九号,她是十号,一起上路的时候你尽管向她告去。”

“混蛋。”玲菲儿现在已经彻底拿这个混蛋没有办法了。“一样是肉畜,就你最麻烦,都要被宰了还要采访,像你墨姐那样多好,我们也省省心。今天出门怎么私自在外面加了件披风,无组织无纪律,你以为这样很有型,还是相当黑社会老大,冲着这点,按照会規就应该把你挂在外面晾上俩小时。你这样看着我干嘛,很委屈吗,不是看在你在车站的表现已经达标了,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好像很委屈的样子,不要以为这样可以博取我的同情心。”

玲菲儿现在差不多屈服在这个男人的淫威之下,不过她有些不甘心:“放我下来,我已经能走路了,不要你这个坏蛋抱。”

玲菲儿感觉屁股被狠狠的摔到了地上,她吃力的爬了起来,狠狠的剜了那个男人一样。

男人报复性的扯掉她的风衣,她近乎全裸的美妙身体马上暴露在众人面前,当时就有很多人向这位美女吹起了口哨,这让她的体内一阵躁动。

“我刚才喝的什么药,现在根本不像刚虚脱过。”玲菲儿觉得现在自己的身体状况非常好。

“只是试用品而已,林医生送去做测试材料前开发出来的,她自己还没来得及用。很不错吧,你是不是感觉现在体内有一种躁动,希望有个东西插进来满足自己。这种制剂是以透支生命为代价快速恢复肉畜的体力,生命对肉畜已经不重要了,使用这种制剂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不过为了保持肉畜旺盛的性欲,这种制剂同时还是一种春药,使用的次数越多这种效果就越明显。我这里为你准备了整整两盒,应该足够用了。”

“我不用。”这个混蛋在玲菲儿的心目已经直线升级到了恶魔的地步。

“真的不用,你墨姐光昨天晚上就用了半盒,我还忘了告诉你了,今天采访的对象如果提出性要求的话,作为肉畜你是不能拒绝的,让我想想,你今天预订要采访进三十位男性。”

“恐怕这两盒还不够用的。我今天即是菲儿小姐的摄像师也是医护人员,甚至如果菲儿小姐有那方面需要的话我也可以满足。”

“你给我滚。”玲菲儿终于爆发了。

“恐怕你到时候就不会这么说了,菲儿小姐,如果服用到一盒以上你就会觉得我现在说的话是多么的正确。菲儿小姐我们到了。”

不知不觉中,他们两个已经走进了会展中心。通往主展厅的走廊两边一律是透明的玻璃橱窗,里面放满着千奇百怪的女人,如果不是下面有她们的生平简洁还有照片(测试品的照片要求是很严格的,肉畜必须裸体从各种角度拍上十几张照片,这样和处理后的成品比较才能更能有说服力),玲菲儿根本不可能认出她们来。每个橱窗的上面还配有一个显示器,反复播放该测试品处理的过程。

“这是芳儿,她的头被切下来了,这是小昭的两条大腿怎么挂这么高,她身子呢,这个不是梅姐吗她这么好的身材可惜全做成肉排了。”玲菲儿有点兴奋的看着这些曾经的姐妹,她甚至有点妒忌这她们现在的样子,不过旁边的男人显然已经等不及了。

“你也不用再这里叫,过些时间你就和她们一样了。”说着又在玲菲儿的躯体上巡视了一圈。

“这样好的身材,如果被分解了就可惜了,最好能整体处理。我还真有些想看看菲儿小姐你被处理好的样子,一定比现在还要淫荡。这里展示的肉畜都是用来测试新产品刀工的,基本上已经切的认不出来了,早知道你喜欢这样被处理,当时就该把你的名字也加上,现在你就不会烦我了,和她们一起呆在里面。你怎么不走了,靠在那里干什么,是不是又想耍赖了,最讨厌你这种喜欢无理取闹的女人了。”

玲菲儿现在哪里是无理取闹,药物作用加上这里环境的刺激让她心里产生了阵阵悸动,直接作用在她身体上。那个混蛋最后那句要把自己放进去的话更让她陷入深渊不能自拔,她靠在橱窗上微微弯着腰,两腿紧紧并在一起,忍着即将脱口的呻吟声,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很难受,她很想有个男人在这是给自己在哪里来一下,不过现在只有那个混蛋可以帮自己了。

她红着脸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我有需求。”这是会里的隐语,女会员有幸被选中,被处理之前,想得到性安慰就会用这句话来表达,这样可以照顾到有些女会员的面子。玲菲儿曾经想,自己恐怕有一天也会说出这句话,但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

那个男人有点吃惊的看着她,“难怪有人说你是会里最有肉畜潜质的女会员了,这样都会产生需求。不过根据会规第十六条,为保持女性会员的肉质,在女性会员产生需求时男会员要尽量满足。菲儿小姐请你转过身去,对,就这样抓住橱窗两边的扶手,屁股抬高一点。”

玲菲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听那个混蛋的话,她现在已经摆成了一个标准的背入式姿势。

“不要在这里,很多人。”玲菲儿自己都觉得这个推脱很无力,女性特有矜持促使她象征性的推脱了下,其实她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上已经屈服了。

“一点肉畜的觉悟都没有,现在就算把你拉到大街上去干也没关系,上次的‘地狱天堂’宣传活动,我们派出去的肉畜觉悟就高得多,五号直到处决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因为过度兴奋死在广场中心断头台上了。”

身体上的障碍也被那个混蛋清除掉了,很快,一个滚烫的东西充实了她,这种感觉让她感到无比的舒尝,顺从的配合男人做起了活塞运动。这时候玲菲儿才

发现自己面前的那个橱窗里正芳儿美丽的无头尸体像一只温顺的小狗一样爬在哪

里,美丽的臀部翘的老高,脖颈上整齐的切口正对着自己。

“芳儿,啊……为什么会被摆成这个样子。她的头哪里去了?”玲菲儿在男人的冲击下勉强问出一这句话。

“应该是为了展示肉畜颈部的切口,她的脑袋应该早被塑化制成工艺品了,现在也不知道转卖到了谁手里了。”

“啊,快,啊……快砍掉菲儿的脑袋,菲儿也想变成无头艳尸,放在橱窗里面。”玲菲儿此时有一种的冲动,希望现在像芳儿那样被砍掉脑袋变成无头尸体让后面的男人奸淫,摆在橱窗里,而且一定要摆成最淫荡的姿势。

“放橱窗里多浪费,菲儿小姐这样淫荡的美人一定穿刺了烤熟吃才划算。”

说着那东西狠狠的顶了下,玲菲儿大声叫道,“菲儿已经被刺穿了。”伴随着一阵激烈的颤抖,玲菲儿柔嫩的腰肢软了下来。

玲菲儿在迷乱中渐渐似乎听到两声清脆的响声,是有人在拍自己的屁股。

“菲儿小姐,已经结束了,你要继续保持这个姿势的话恐怕就要劳烦旁边的这几个兄弟了。”玲菲儿这才发现,刚才疯狂的时候,旁边已经有好多人围观。

玲菲儿感觉自己的身体又被充满了,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正在那里进进出出……

二十几分钟后,玲菲儿又回到那个混蛋的怀里。

“菲儿小姐,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你。”玲菲儿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就是这样喜欢女人的,我才不让你喜欢。”她立刻毫不客气的回了他一句。

可那个家伙却毫不谦虚:“菲儿小姐,看来你又自作多情了,我喜欢的是肉畜,更确切色说是你身上某些部位的肉。我们到了,装备全部在这里放着。”男人把玲菲儿抱进了一间类似办公室的屋子,仰面朝天的放在沙发上,随后又粗暴的分开她的两腿,把一个类似电动阴茎的东西插进了下面,这次她并没有反抗,很配合的夹紧了那个东西。

玲菲儿看到那个家伙扛上了摄像机,他还真是自己的摄影师,看来今天还真的摆脱不了这个恶魔了。“菲儿小姐,不,记者小姐,你也休息的差不多了,拿起你的话筒我们该出去采访了,你今天的任务还不轻。”这个混蛋什么时候给过自己话筒了,玲菲儿坐起身来,发现那个插在自己下体上的东西不是话筒又是什么,她感到最荒唐的事莫过于此了。

那个扛摄像机的混蛋一脸坏笑的看着玲菲儿,从她身上抽出了那个奇怪的话筒,在上面一个很隐蔽的地方按了下,它下面的部分马上缩了进去,变成了一个非常正规的无线话筒。

“这是总部专门为你准备的,你如果再有需求的话,用这个也可以解决。”

随后玲菲儿便开始了她人生中最后一天的工作,不过她觉得自己这个记者做的很勉强,说是妓女到更恰如其分点,而且还是送上门上让人嫖的妓女。大部分男性在那个混蛋有意无意的暗示下向这位美丽的女记者提出了性要求,“这家伙现在简直是一个专业拉皮条的。”玲菲儿心里这样想才会稍微平衡点。

不过还好,现在只剩下慕容雪这个对头了,而且她还是个女人。玲菲儿已经嘱咐了后面扛摄像机那个混蛋很多遍,让他多多少少在这个对头面前给自己留点面子,不要让自己下不来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