姹女九转

第八章 两个女人的战争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09:42:2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慕容家的大小姐今天穿的好性感,菲儿如果不是以前见过大小姐的话,恐怕还会以为大小姐你就是今天神秘的‘演示用肉畜一号’。”慕容雪这才从刚才的惊讶中恢复过来,没想到这个真正的肉畜倒先发制人的反咬了自己一口。

“是今天特殊场合需要,才这样打扮的,难不成我们的玲大记者妒忌了。倒是我没想到玲大记者居然也是帝国总会的一员,前几天总会送来外派肉畜名单时我还特意问了他们好几次有没搞错,当时我就奇怪了,总会我也去过一次,怎么就没见到你这个位高权重的执行干事。不过嘛,玲大记者你现在的打扮真的是再肉畜不过了,就算再多的疑虑现在也没了。”

慕容雪眼睛饶有兴致的在玲菲儿的身上巡视了一圈,满脸的笑意,“怎么你今天好好的肉畜不做,却跑来我这里搞专访。”

“大小姐你当然见到我了,只不过大小姐贵人多忘事没有认出菲儿而已。”

菲儿自己也知道,今天的打扮的太俗了,活像一只野鸡,不知道总会为什么非让菲儿穿这个出来。就连后面跟来的那个家伙也老是对菲儿动手动脚的,菲儿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摄影师。“她说这向后面努了努嘴,却发现那个扛着摄像机的家伙一对色迷迷的眼睛像死死的盯着自己的死对头的酥胸,不由得心头竟莫名的恼怒起来。”

倒是大小姐,今天的半遮半掩,打扮的既高贵又性感,简直是专门为勾引男人而设计的,这个作践了菲儿一天的家伙也被大小姐勾的魂都没了。慕容小姐难道没发现吗,如果不穿内裤的话,这身衣服对菲儿这个肉畜来说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不但能勾引男人,连男人要享用菲儿这个小肉畜的时候也不用像现在这么麻烦,还要先脱裤子,只要菲儿乖乖的翘起屁股就可以了。

现在菲儿真的越来越想看看大小姐的屁股上是不是和菲儿一样有肉畜编号。

慕容雪脸上微微一红,尽管另有原因,她现却是的确没有穿内裤,似乎被人窥破了隐私,她不由自主的把腿给夹紧了些,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这个诱人动作的影响,玲菲儿而后面的那个摄影师当即便流下了两道长长的鼻血。慕容雪没想到这个玲大记者今天居然这样露骨的话都说的出来,看来她今天真的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不过她还真的有点佩服这个对头了,尽管是满嘴的胡言乱语,倒也让她说的合情合理,就连慕容雪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经不知不觉的沦为肉畜了。

“这个记者好不要脸呀!她后面的那个摄像师也一样,见了姐姐鼻血都流出来了,他自己还不知道,最好让那个家伙失血过多。”慕容霜在姐姐耳边悄悄地说。

“我们玲大记者做了肉畜嘴倒是更厉害了,我说不过你了。不过我可不是什什么贵人,别人我认不出来,你玲大记者我怎么会认不出来。”慕容雪不愿意和她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这样自己只会越来越吃亏。

“看来大小姐你还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呀,那天大小姐有没有见到两个被绑在断头台上的女人。”

慕容雪怎么会不记得这两个女人,那天下午,她在总会做完调研后,一向沉稳的墨儿神秘兮兮的说有特别节目好看,把她领到一个有很多人的大厅里。那里有两个赤裸的女人双手反绑着跪在断头台上,虽然脑袋在断头台的另一侧,慕容雪看不到她们的容貌,但根据她们这一侧两具连慕容雪都不禁有些心动的肉体来看,肯定不会丑到那里去。

这是慕容雪第一次见到女人用这种方式处决,视觉上的震撼是非常巨大的,正如慕容雪先前对妹妹说的那样,在这种姿势下,女人的阴部完全的暴露人们的视线中,更何况她们似乎恨不得把自己所有隐私都暴露出来,故意把两条雪白的把大腿分的很开,两个肥美的蜜穴在众人的叫好声中不断收缩,将源源不断的将蜜汁送出。

慕容雪注意到,在她们的后面,有两个男人不断用各种方法挑逗两为美女敏感的躯体,这时,一个男人把一个类似短棍的东西插入了右边女人肉穴里在里面用力的绞了几下,像是达到了临界点,那个女人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连被她紧紧夹住的木棍也随着她的身体上下摆着,活像一条硬邦邦的尾巴,根据慕容雪的经验,她应该是达到高潮了。大厅里响起了几声响亮的口哨声,那是年轻人表达兴奋的一种特殊的方式。

“真正的好戏开始了。”是墨儿的声音,慕容雪还没来的及作出反应,那个后面插着根木棍的女人已经直起身子,魔鬼般的身材以另外一种方式展示出来,只不过那个本该装在她身子上的脑袋已经不见了,鲜血从断开的脖颈处脖颈里喷涌出来,下面的木棍也在淫水和重力的双重作用下落在地上。

那个漂亮的无头尸体完成了这个惯性动作后在身后男人的帮助下重新趴在了

地上虽然还在颤抖着,但是慕容霜知道那只是人体死后一种神经反射而已,唯一的作用就是能让那个已经亮出凶器开始奸淫尸体的男人更兴奋点。在女尸的旁边,似乎是为了庆祝自己的胜利,那个活着的女人私处同样发疯的吞吐着男人的肉棒。

“想起来了吧,那个获胜的就是我了。”玲菲儿向慕容雪炫耀道。“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居然敢挑战我的位子,死了也活该,对了大小姐,你还没告诉菲儿她的肉好吃吗?”

虽然很出乎慕容雪的意料,但和玲菲儿今天的行为相印证起来这样的解释慕容雪还是可以接受的,她随即说道:“没想到我们玲大记者发起春来是这个样子的。”

“依我看,那天砍掉的是我们的玲大记者就好了,我也不用现在还一天到晚都被你烦。”

“慕容大小姐,如果你知道那天宰掉的女人是那个混蛋周议长的老婆就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我听说那个女人三天两头的找你麻烦。那个淫荡的女人是被挂在大厅里分解掉的,大小姐你也在场,现在想想一定很解气吧,墨姐和菲儿说过的,她把那个女人最精华的部分全都给大小姐你吃了,只可惜菲儿整晚还要趴在那里给那些新会员长见识,一块肉都没分到。”

慕容雪脸上微微一红,那天的晚饭的用料就取自于那位在挑战中失败的周夫人,好客的墨儿特意用那个女人阴部做成的肉排来款待慕容雪。

慕容雪先前也在一些俱乐部的宣传图片上见过这种菜式,可实物毕竟比图片带来的震撼要大的多,书上说,女人死后阴部因为失去了肌肉的力量会紧紧闭合着,可这块肉完全颠覆了这种说法,变成美丽红色的肉排上的,周夫人的阴道口完全敞开着,颜色稍深一点的大阴唇向外翻开,阴道口顶端的阴蒂在被做熟后涨得大大的就像在充血一样,肉汤在盘子的晃动下不时从阴道里溢出。

“像极了她在断头台上的样子。”慕容雪不禁把这肉排和她生前的样子对比了下。刚才慕容雪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这块从来没有见过的肉排上,有了这个想法她才注意到盘子四周的桌面上居然贴满了大大小小的照片,都是女人阴部的特写,正面的、后面的、发情的、正常的、不停喷洒爱液的,几张突出阴部的性交图片更把女人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

慕容雪有点疑惑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墨儿,她很奇怪这些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看着这位好友一脸迷惑的样子,墨儿非常优雅的从面前的乳房上切了一小块。

“这些都是你盘子里的那位会员生前拍摄的,它们有一个别致的名字叫‘淫排照’,我们这里所有会员都希望别人能看着这些照片享用她们身体的精华。”

就连墨儿也为自己拍好了好多组淫排照,现在挑来挑去都不知道到时候放上那组好些。

虽然肉排做的异常美味,慕容雪的肚子也很饿,可从来没有吃过人肉的慕容雪看着盘子里充满淫靡气息的肉排和各式各样的“淫排照”,怎么也下不了口。

慕容雪的表现让墨儿不禁暗自以为得计,一直劝说慕容雪入会未果,她才迫不得已拿出了这招来,去年那个女参议员就是吃了这样一块肉排以后铁了心要入会,为的就是能在两个星期后也变成这个样子摆在情人的餐桌上,不过她心里的小九九慕容雪自然是不会知道的。

“慕容小姐真有眼光,居然这么喜欢这只盘子!它可是会里的传家宝,墨儿的几个好姐妹都在里面呆过,总有一天,墨儿也会被放在里面。”慕容雪吃惊的看着墨儿,她的语气仿佛是在叙述一个不相干人的事情,她很自然的联想到这位美丽大方的女主持人肢解成一块块肉排的样子。

墨儿说着拿出了几张看起来差不多的照片,“这张是张慧的……这张是周敏的,还有这张是钟婷的……”墨儿在那里如数家珍,道出一个又一个名字,其中有几个连慕容雪也非常熟悉的。“墨儿已经和她们一样准备好了‘淫排照’,只等哪一天机会来了,也会成为一块肉排放在盘子里。”

她在慕容雪盘子前面的肉排上按了下,肉汁立刻从肉排阴户里涌出来,活像女人到了高潮的样子。“墨儿一向保养的特别好,照片也拍的性感,到时候慕容小姐一定要赏光。慕容小姐真喜欢这只盘子的话,可以借去用用,墨儿就曾经用它替周敏招待过她负心的男友,那个男人当时的表情精彩极了。”

“我哪里用得着这种东西。”慕容雪忙红着脸说道,墨儿的话在她心中荡起了无数涟漪。

“或许真的会用上也说不定,是女人都会有这种可能。”墨儿用她充满诱惑力的声音轻轻的在慕容雪的耳边说道,慕容雪在墨儿的引导下马上想到这样一幅情景:男人插起慕容家大小姐淫荡的肉排,非常好奇的把照片和大小姐现在的样子做比较,甚至会和墨儿刚才做的那样在上面狠狠的按上一下,欣赏油腻的肉汁从她阴道里冒出的样子。

她极力抗拒这种想法,甚至眼睛都不敢向面前的食物上看,低着头鼓足了勇气憋出一句话:“我今天肚子不舒服,差点忘了,晚上还有一个重要的约会。”

她匆忙离开时,墨儿把盘子放在地上,轻轻的叹了口气:“好东西不能浪费了,雪儿!”墨儿心爱的牧羊犬从隔壁跑了过来,叼起盘子里的东西到一边大快朵颐。

“玲大记者今天不大对呀,我记得今天你是给我做专访来的,怎么现在把家底全部给我抖出来了,是不是做了肉畜的原因。”慕容故意损了玲菲儿下——如果让这位大记者注意力集中到周挺新那个混蛋议长身上自己的麻烦就大了。

这时,玲菲儿后面那个色鬼终于注意到了自己已经鼻血长流,不知从那了拿了两个棉球堵住鼻子,看起来很滑稽,身后的慕容霜已经忍不住已经笑出了声。

而玲菲儿更是气恼,差点就想用高跟鞋踩那个混蛋两脚:自己和慕容雪比起来就差那么远吗。

“菲儿只是开始活跃下气氛,现在要正式开始了。”玲菲儿在慕容雪对面的靠椅上坐下,职业习惯的作用,这时的她摇身一变,便成了“玲大记者”,就连站在姐姐旁边气鼓鼓看着她的慕容霜也觉得这个穿着透明衣服的淫荡的女人危险起来了。

“慕容小姐,从现在‘雪玲’展示出来的功能看,它已经很强大了,连我这个挑剔的肉畜也对它很满意。不过现在每年整个蓝星上宰杀肉畜的总量只有区区的六百多万头,蓝星总人口的百分之零点零一都不到,市场前景并不是很乐观,请问贵公司准备怎样应对可能出现的市场需求不足。”玲菲儿这个问题很巧妙,就连慕容霜也开始有些担心了:姐姐可是把所有能利用的资源全部投进去了。

“谢谢菲儿小姐设身处地为我们公司着想,我们早在开发‘雪玲’之前已经做了详细的市场分析。近几年各国政策一直在朝着有利的方面转变,一直阻挠肉畜屠宰的女权组织也因为实权人物宇庆芳提出并以实际行动捍卫了‘女人也有要求被宰杀的权利’的口号现在更倾向于尊重肉畜的选择。”

“根据我们的初步预测,两年内肉畜的总量肯定会翻一番或者更多,以后也会以几何倍的速度增长,具体会达到多少目前还不知道,不过这是一个快速扩张的市场是毋庸置疑的,我们并不担心‘雪玲’的市场前景。”慕容雪早已胸有成竹,非常完美的回答了玲菲儿的问题。

“既然慕容小姐这么有信心,菲儿也很想知道,‘雪玲’的潜在用户都有哪些。”

玲菲儿笑着问道。

这个玲大记者可真是难缠,慕容雪暗自想到,“我们‘雪玲’最大的用户不用说当然是你们这些俱乐部了,除此以外,很多大型娱乐中心也对‘雪玲’的娱乐功能很感兴趣,我们最近已经接到了不少这样的电话,有一家叫‘天娱’的大型娱乐城已经从我们这里订购了一台。”

“因为‘雪玲’屠宰之前会自动对肉畜进行检疫,蓝联已经颁给‘雪玲’颁发了卫生许可证,加上‘雪玲’强大的功能,私人为避免被检疫部门找上门上的麻烦去也愿意购买,更何况‘雪玲’还可以和各类智能家具配套使用,真正的物超所值,现在我们光小型机已经有一万多台的订单了。”

“顺便透露点小道消息,‘雪玲’宰杀肉畜时还会在所在国自动备案,解决了各国头痛多年的‘私屠滥宰’的问题,所以大部分国家都给了‘雪玲’免税的待遇。”

玲菲儿显然也对这个答案很满意,不过她还是不愿意这样就放过慕容雪。

“听说慕容小姐和家里的关系并不好,甚至有传言说慕容小姐已和家族断绝了一切关系。这次发布会慕容家却一反常态,连几个大有来头的演示肉畜也是慕容家提供的,请问这是不是代表了慕容小姐已经和家里重归于好了。”玲菲儿这下算是抓住了慕容雪的要害。

“不知道菲儿小姐从哪里听来的传言,我和家里的关系一向很好,父亲也很疼我,根本不存在什么重归于好的问题。”旁边的慕容霜撅了厥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姐姐说谎的本事越来越好了,就连那个鼻子里塞了两团东西的色狼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父亲让我独自创业是为了培养我独立自主的能力,还好我没让他失望,却没有想到会惹出这样的流言。”不愧是慕容家的大小姐,两句话就把这个非常尴尬的问题轻描淡写的带了过去。

看来真的很难从她嘴里套出什么价值的东西,玲菲儿首次感到了无力,或许这就是做肉畜的先天弱势。现在轮到她最关心的问题了:“菲儿也是今天晚上的肉畜之一,和普通放入肉畜一样,菲儿很想知道今天自己会用何种方式处理,不知慕容小姐能不能满足菲儿这个小小的要求。”

“这个嘛,保密,我们这里的屠宰专家曾经说过,肉畜会因为未知的屠宰方式而兴奋,所以这个我是绝对不会告诉菲儿小姐你的。”

慕容雪非常认真的说道,差点把玲菲儿气了个半死。

“那慕容小姐总该透露下发布会上神秘的一号和二号肉畜是到底是谁吧,菲儿对这个很感兴趣。”

“这个也是秘密,为了给发布会增加点神秘感,也是不能告诉菲儿你的。”

慕容雪随口撒了个谎,其实她自己也很想知道这神秘的两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可是家里派来和她一起主持发布会的那个金先生的家伙嘴很严,自己多方试探都没有结果,只神秘兮兮的说她们到时候自然会现身,慕容雪想起来那家伙色迷迷的样子就心里就很不舒服。

玲菲儿连碰两个软钉子也不生气,“菲儿听说有‘世纪舞者’之称的林羽衣将在发布会开幕时表演她的新作,慕容小姐不会连这个也不透露下吧!”

“林小姐将在发布会开幕式上表演她新近完成的‘七宝莲台’,没想到你们这些记者鼻子还真灵,至于比较有价值的消息嘛,林小姐为了配合发布会的气氛穿着也突破了以往的尺度,不过林小姐的舞衣是她花了很多心思的,虽然暴露却不失高雅,配合她高超的舞技绝对能成为她艺术人生的另一个顶点。”

“菲儿就拭目以待了,不知道林小姐的舞衣突破到那种程度,和菲儿今天的穿着比起来如何。”玲菲儿示威似站起来转了一圈,把她几乎全裸的魔鬼般身材完美的展露出来,连那个扛摄影机的家伙也把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林姐姐的舞衣可漂亮了,哪像你这样俗。”慕容霜一脸鄙夷,这个骚女人就知道勾引男人。“霜儿很喜欢林姐姐脖子上戴的金色脖套,霜儿从没见过这样美的镂空的花纹,好想要一个,可惜林姐姐她都死活不给,硬说东西是主办商提供的,让我找姐姐要。”

“霜儿,不要插嘴,菲儿小姐今天也很漂亮,这身衣服性感极了。”慕容雪虽然是教训妹妹,可是玲菲儿这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在护短,这句话只不过把妹妹的话换个方式来说罢了,不过现在的她也不以为意。

“菲儿也知这个样子很淫荡,不过谁让菲儿今天已经是肉畜了,如果不这么穿的话恐怕菲儿连出来采访都难,一会采访结束了我的摄影师还要给菲儿再换一身行头。发布会结束后的三天的免费试用活动也是在这里,可惜菲儿肯定是看不到了,慕容小姐能给菲儿讲讲你们的安排吗。”慕容雪没想到一向在自己面前争强好胜的林大记者居然也会用这种恳求的语气说话。

“这三天里我们会将包括全功能型、娱乐型、商 用型、屠宰场专用型、家用型等多种型号的‘雪玲’放在这里供消费者试用,经过我们的努力,已经有两千多名年轻女性已经明确表示愿意在活动中充当志愿者,如果不够的话我们还可以立即启用预备方案,绝不会影响活动的正常进行。”慕容雪对发布会后的试用活动信心满满。

“菲儿已经没有什么问题好问的了,慕容小姐,我们的专访结束了。现在菲儿要正式履行肉畜的职责了。”说完这些话,玲菲儿竟然在慕容雪的面前把身上哪些已经起不到遮羞功能的衣物完全脱掉,从摄影师手里接过一套皮制的内衣穿了起来。

慕容霜看着她穿好了这身“衣服”,不禁又暗骂了她风骚,玲菲儿这套内衣是为肉畜专门设计的,内裤胯下的部分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将她浓密的阴毛和在爱液滋润下闪闪发亮的阴部完全暴露出来,胸罩的前部两个圆形的洞将她的乳头也暴露出来,更显出她胸部的惊人。

玲菲儿在慕容霜鄙夷的目光中像一条母狗一样趴在了地下,摄影师把一个项圈套在这位美丽女记者的脖子上,在玲菲儿一直使用的话筒上轻轻一按,一个旋转着的假阳具从话筒的下部伸了出来,他把这个东西插进了玲菲儿早已泛滥的淫穴中,然后像牵着一条狗一样把这位曾经高高在上的女记者带出了办公室。

看着玲菲儿夹着话筒的肥大的屁股消失在视线中,慕容霜忍不住说道:“姐姐,这个女人也太……”

“这也不能怪她,总会的肉畜都是这样的。”

“姐姐今天一直把什么‘总会’挂在嘴上,这个‘总会’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霜儿一直没听说过。姐姐,难道总会的肉畜还和别处的不一样吗,明月姐姐她们就没像她那样,到处爬来爬去的。”

“‘总会’嘛!”慕容雪顿了下,看了看边上一脸好奇的妹妹,“是三年前由墨儿小姐和她几个有共同爱好姐妹一起建立的,可以说是一个特殊的食人俱乐部,门槛很高,里面的清一色的美女,很多都是和墨儿一样在帝国很有名气的女性。开始她们只负责帮助帝国内俱乐的交流,后来墨儿小姐和发挥她出色的组织能力,在几个姐妹的帮助下把帝国所有的俱乐部名义上全部整合在她的旗下,慢慢的就被人们称作总会了。”

“没想到墨儿姐姐除了主持人以外居然还有这样一个身份,瞒了霜儿好久,怪不得她也被当成肉畜派过来了,不过她不是会长吗?怎么前天是被关在笼子里送过来的,而且那帮人连衣服都不给她穿,只给了她一个盘子,太欺负人了。”

墨儿是帝国几乎家喻户晓的女主持人,自从十八岁开始主持“墨韵留香”以来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收视率一直保持在30% 以上,渐渐的人们忘了她的名字开始亲切的叫她墨儿。

慕容霜也沾了姐姐的光多次和姐姐一起被邀请参加节目,不过让她很郁闷的是,每次人们的目光总会落在光彩照人的姐姐身上。不过这也只是她的小孩子想法,来的快去的也快,录制了几次节目后她很快就和墨儿混熟了,墨儿也很喜欢这个活泼可爱的妹妹。

“我想是墨儿她自己不愿意穿,毕竟总会对外派肉畜要求严格到了到苛刻的地步的制度是她一手制定的,她当然要以身作则。更何况这种制度在她们哪里早经深入人心,墨儿从被打上标记的时候起在会里的人眼里已经由会长变成一只纯粹的外派肉畜了,没有让她像玲菲儿那样被人牵着爬过来已经是很照顾她的体面了。”

“嘻嘻,姐姐也是肉畜了,要不要霜儿也找根绳子把姐姐也牵出去。”慕容霜找准机会又损了姐姐一次。

“你这个死丫头,居然拿着鸡毛当令箭了。”慕容雪脸上微微一红,“姐姐肚子挺饿的,霜儿去给姐姐买点吃的去。”

“姐姐已经是肉畜了,吃不吃东西已经不重要了,还是饿着比较好。姐姐,霜儿听彭姐姐说‘雪玲’灌肠的功能用起来很舒服,姐姐要不要试试看,一会在台上来个献身说法,而且姐姐肚子里被灌满水以后就不会觉得饿了。”慕容霜说着竟然真的去开动中间那台机器,慕容雪笑了笑并没有阻止她,这小妮子不知道密码,根本不能让“雪玲”进入工作状态。

整整一个上午的工作加上刚才“玲大记者”的采访,慕容雪今天真的是很累了,她闭上眼睛以一个很舒服的姿势躺在靠椅上享受这片刻的宁静,等待妹妹无功而返。突然慕容雪感到身体一轻,她睁开眼睛骇然发现自己双脚正被两只机械手臂抓住吊在空中,连体的衣裙由于重力的关系垂了下来,一直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下身凉飕飕的完全暴露的空气中,似乎还有两个机械手臂正在灵活的褪去自己的衣服。

“霜儿,是谁告诉你密码的,别胡闹,快放姐姐下来。”

“姐姐,这里没有灌肠的选项,我选屠宰好了,霜儿听说‘雪玲’宰杀肉畜之前会自动进行灌肠处理,大不了姐姐一会把它停下来。姐姐,我选了。”慕容雪感到眼前忽然一亮,衣服已经被“雪玲”彻底脱掉了,虽然这里没有别人,但这样光着身子吊着慕容雪仍感到一阵羞意,不过妹妹的话更吓得她魂飞魄散。

“霜儿千万不要!”慕容雪大声叫道。

“可是姐姐,我已经选了。”慕容霜听出姐姐声音已经很严厉,现在一副做错事孩子的样子。

“霜儿你难道不知道,为了防止肉畜屠宰时反悔,‘雪玲’采用的是不可停止屠宰方式,一旦开始,作为肉畜的女人就没办法活着离开。刚进入系统的地方就有灌肠的选项,你怎么看也不看就直接进了屠宰模式,那里怎么可能有灌肠的选项的。”

慕容觉雪得这个妹妹现在简直是一个无知无畏的小恶魔,她正站在“雪玲”

面前,非常好奇的试验这台机器的各种功能,“姐姐,我试试能不能放你下来,这里提示霜儿选择屠宰方式了,霜儿没动它,它自己选了默认。”

一根细细的冰棍插进了慕容雪肛门内,这是“雪玲”检查肉畜的一种方式,当雪玲获得肉畜消化系统状态后冰棍便会留在在肉畜体内迅速融化。慕容雪的冰棍的刺激下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下。

“肉畜尚未灌肠,开始进行灌肠处理。”这是“雪玲”的声音,慕容雪知道这代表着“雪玲”已经正式开始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