姹女九转

第九章 灌肠闲话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09:43:2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慕容雪这时想起了“雪玲”开发过程中的一次严重事故,当时“雪玲”的尚未完善,三组在实验中一不小心误触了全体屠宰的按钮,等到她和秦玲发现事情不对赶到现场时,三组组长李璐和十几名测试人员已经被处理好挂在了“雪玲”

的肉架上,如果不是秦玲眼疾手快拉住马上就要冲进去的彭莉莉,恐怕那天她也是这个下场。

后来由一位叫王欣的男同事进去切断了“雪玲”的能源系统她们才敢进去,为保密期间,李璐她们身体被“雪玲”彻底分解掉和当天的实验品一起交给俱乐部处理,对外谎称工作中遭遇意外。

由于十几位优秀开发人员的牺牲,“雪玲”的开发时间整整向后推迟了一个月,后来新规定实验现场必须有一名男员工在场,屋子中间那台机器也被加上了一套可以终止屠宰进程的超级用户密码,这套密码就是慕容雪唯一的希望。

“霜儿,不要再胡闹了。姐姐有办法让它停下来,你快过来。啊!”慕容雪身体出其不意的被雪玲翻了过来,放在一个由智能金属形成的椅子上,她双手随即被紧紧的固定在椅子的扶手上。两腿也被机械手臂粗暴的分开,呈M型固定起来。

“雪玲”是慕容雪的心血结晶,慕容雪当然知道接下来自己将面临什么,

“雪玲”拥有最优秀的肛门塞,不但可以有效防止女人在灌肠的过程中体内任何异味外泄,它独有的水流控制器通过切换进水管和排污管可以非常干净彻底的把女人体内的脏东西排光。如慕容雪所料,她的肛门马上被牢牢的塞住了,一股湍急的水流从哪里涌进了她的身体。

慕容雪有过肛交的经验,在水流的刺激下身体马上就有了反应,本来已经湿润的肉穴里又有大量的蜜汁渗出,而且这时的她这时已经忍不住呻吟出来了。

“姐姐,你的身体好敏感呀。”慕容雪这才发现妹妹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

“难怪他们都不喜欢霜儿,说霜儿是青苹果,说姐姐压抑着兴奋的叫声才是最能刺激男人性欲的春药。”

慕容雪不敢相信这话居然从妹妹的嘴里说出来,这是雪玲两个拟态成章鱼触角的机械手已经缠上了慕容雪早已充血的乳房,带给了她更大的快感,慕容雪感到自己已经很难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了。

“他们……都……都是谁?”夹杂了几声呻吟,慕容雪断断续续的问出这句话,除了呻吟慕容雪已经不能发出其它声音了——一个逼真的假阴茎在“雪玲”

的控制下一下子插进了慕容霜早已泛滥成灾的淫穴里。

“李老板、章董事长、钱总、那个叫周挺新的混蛋还有很多人霜儿记不得,每次完事以后霜儿都会问他们同一个问题,他们都是这样告诉霜儿的,本来霜儿很不服气,现在终于相信。霜儿虽然身材比不上姐姐,容貌也及不上姐姐漂亮,但自信在帝都也算是数得上名字的美人,常天真的拿自己和姐姐做比较,现在才知道这样有多可笑。”

霜儿平时太天真,太可爱,得到霜儿的男人顶多以为这是一次美丽的艳遇而已。可姐姐不一样,姐姐从小到大都是人们眼中的焦点,七岁那年就有一个老色鬼因为看上姐姐来向父亲提亲,姐姐走到哪里都光彩四射贵气逼人,一颦一笑都能让男人魂牵梦绕,偏偏姐姐又秀外慧中,是位难得的才女,男人往往看上姐姐一眼都会感到自惭形秽。

看到姐姐现在的样子,霜儿才相信平时只能在霜儿身上坚持5分钟的钱总真的和他说的那样第一次一亲姐姐芳泽时竟然在姐姐身上发泄了两个多小时,连后来在床整整躺了半个月也无怨无悔。要是霜儿是男人的话,要是看到姐姐这样遥不可及的美女竟然这样淫荡恐怕也会兽性大发。

慕容雪虽然说不出话来,可是妹妹的话还是一个字不漏的听到了耳中,她感到自己不只肉体上连精神上也赤裸裸的暴露在妹妹面前,她想问问妹妹知道多少东西,偏偏她现在已经在雪玲双重的攻击下嘴巴只剩下了一个功能,慕容雪这时小腹已经微微有点鼓胀的感觉。

“姐姐还在霜儿面前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霜儿已经不小了,这些东西早就知道了,嘻嘻。霜儿最佩服的还是姐姐居然还能在他们面前就和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特别是那个姓周的混蛋,见到他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真想不到姐姐为了让提案在国会通过居然在私下里做了他的性奴,霜儿可是听他说最喜欢在家里的阳台上干姐姐,因为姐姐在那里格外兴奋,叫的也特别浪。”

“霜儿看姐姐以前的办公室隔音效果挺好的,恐怕姐姐没少在哪里做过哪些事情吧,我听章董事长说,第一次去和姐姐谈生意的时候不但钱被姐姐榨干了身子也差点让姐姐给掏空了,姐姐的嘴真是太厉害了,后来只好两个人和姐姐一起谈生意,要姐姐前后两张嘴都被堵住让姐姐没办法开口说话才能保证不亏本。”

慕容雪听到妹妹的话真的是又羞又急,这些个男人太无耻了,姐妹通吃也就罢了怎么什么东西都和这个丫头讲。而且自己有他们说的那么淫荡吗,每次都是他们威逼利诱下自己才乖乖就范的,哪里像他们说的那样不堪。

不过这些想法到她嘴里只转化成咿咿呀呀的浪叫声,随着慕容霜肚子越来越大,假阳具也在她双腿之间开采出越来越多的清水,每次抽插都发出淫荡的噗噗声,“雪玲”的智能程序已经侦测到慕容雪有达到顶点的迹象,几次浅浅的插入后突然齐根突入慕容雪不设防的阴道深处,将一股温热的液体注入她的体内然后迅速退了出去。

受到这种刺激,慕容雪身体像被电到了一样猛烈的抖动着,站在她面前的慕容霜看到姐姐已经涨得很圆的肚皮似乎也在颤动,虽然不是很清楚现在是怎样的状况,她还是很明智的躲开了,果然,抖动了一阵之后一股水流从慕容雪的下体喷涌出来,溅的老远。

“姐姐。”慕容霜看到姐姐除了傲人的胸脯不停起伏之外,像一摊烂泥一样躺在那里,不禁有些担心。姐姐真的好多水呀,慕容霜再次走到姐姐面前,发现姐姐圆鼓鼓的肚子下面桃源大门大开着,仍有残余的淫水不断向外渗出,促狭的用手指在里面捅了下。

“啊……”慕容雪竟然在这种刺激下呻吟了一声,“原来姐姐你没有晕过去呀,吓了霜儿一大跳,要是姐姐晕过去了,霜儿可没办法把这台鬼东西停下来,姐姐就只好被处理掉了。”

慕容霜很可爱的拍着自己的胸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慕容雪哪里是晕过去了,她是不愿意睁开眼睛面对这个一向都被她当作小女孩看的妹妹,这妮子早就知道这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却为什么一直在自己面前装糊涂,刚才在“雪玲”上淫荡的样子更是一丝不漏的被她看去了,慕容雪感觉自己这个姐姐真的没法子再做下去了。

“姐姐。”慕容霜见姐姐并没有回应自己,便又在她的敏感地带捅了下。这时的慕容雪虽然刚从刚才的兴奋中恢复过来,可肚子里涨满水的她对这种刺激特别敏感,又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她知道肯定不能再装下去了,干脆睁开眼睛,眼前的妹妹和以前一样活泼可爱,可慕容雪不知道如何开口。

“霜儿,你是怎么和他们混在一起的?”依然被固定在那里的慕容雪红着脸小声问道,如果不是慕容霜和她离的比较近的话根本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霜儿也是为了帮姐姐,上次那个姓周的混蛋和霜儿说,只要霜儿乖乖的听他话,他就不在那件事上为难姐姐了,正好霜儿那几天和男朋友闹别扭,一气之下就被他占了便宜。后来又慢慢和其他人……”别看慕容霜说姐姐的时候挺带劲的,一轮到自己脸也红了起来。

“哎呀姐姐,你的肚子越来越大了,万一被撑破了怎么办。”慕容霜又大惊小怪起来。

慕容雪白了妹妹一眼,要她不要老是大惊小怪的,用“雪玲”灌肠决不会出现那种情况。

慕容霜曾经听墨儿说过,以前有个别俱乐部试过在灌肠时硬生生把黑市里买来的肉畜肚子撑爆,不过因为大部分女会员看了录像后觉得这样太痛苦,样子也太难看,肚子上不规则的破口太丑,而且还有水从口鼻里流出来,这种叫“打气球”的死法虽然也被列出来却很少有会员去选。以为大部分“雪玲”的开发人员是女性,所以除非订购“雪玲”客户特殊要求,她们是不会给“雪玲”添加那种功能的。

“霜儿要取笑姐姐了,啊,啊……”就在慕容雪说话的同时她忽然觉得流进体内的水流猛的强了起来,肚皮在巨大的水压下涨的像个西瓜似的,那个调皮的妹妹用手被在上面敲了两下,自己的肚子也和熟透的西瓜一样发出咚咚的响声。

慕容雪虽然坚信“雪玲”不会出什么问题,但在这种情况下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一旦自己的肚皮不能承受这种压力。慕容雪甚至已经联想到录像中那连个女孩子肚破肠流的情景,这时候她忽然感到加在肛门上的压力消失了,体内的东西像开了闸一样向外涌出去,这种肚子里空下来的感觉让她感觉从地狱一下子回到了天堂。

慕容霜注意到了姐姐在浪叫了几声之后肚子迅速的瘪了下去,她肛门上本来也不粗的出水管随之猛然粗了好几倍。

“姐姐……这个出水管做的好神奇呀,怪不得可以把脏东西一点不剩的排出去。”

慕容霜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丫头又在哪里大惊小怪了。

“当然了,这套灌肠设备可是你秦姐姐的得意之作,满足了大部分女人爱干净的心理。甚至有很多女性购买我们的产品也是冲着这个来的。”慕容雪一说到“雪玲”连自己还在妹妹面前保持着这种羞人的姿势都忘了。

“嘻嘻,姐姐怎么不害羞了。不过这也难怪,我听那个喜欢把女孩子绑着玩的钱总说,他和狐朋狗友们聚会的时候就曾经把姐姐蒙起头来绑成母狗的样子放在客厅里当装饰,结果那天晚上姐姐胯下的盆子里整整接了半盆子水。那个‘一腔春水’就是他叫出来的。”

慕容雪听了妹妹的话禁不住脸又红起来,这种事情她做的也不少了,一开始还是迫不得已,后来慢慢的竟然喜欢上了这种刺激的感觉,反正别人也不知道绑在哪里的女人到底是谁。

后来有一段急需钱的时间,她还不但做过“天堂”的服务小姐,为了得到一笔很大的贷款,甚至响应帝国的号召成为了帝国仅有十位的外交司仪小姐中的一员。

“姐姐,你又再想什么事情了,脸红成这个样子。肚子又鼓起来了,姐姐,女人一般要灌几次才会干净的。”

“视个人情况而定,一般三到四次就干净了,雪玲会自动检测排泄物,霜儿你把智能玻璃的模式调整下,姐姐这个样子,看着外面人来人往,觉得挺不习惯的,啊,那个东西怎么又进来了。”

“姐姐有什么不习惯的,霜儿可是听说姐姐可是曾经被剥光了挂在歌剧院大厅里的,网上流传很广的那段视频里的女人就是姐姐吧,被人捅用棍子捅几下就能喷出水来,不是姐姐才怪了,怎么现在被绑在这里的害羞起来了,反正外面有看不到姐姐的样子,不过霜儿最听姐姐的话了。”慕容霜说着走到门前重新调节了智能玻璃的状态,外面忙碌的工作人员忽然发现先前一亮,有几个沉不住气的小伙子呼吸马上急促起来了。

“彭姐姐说‘雪玲’灌肠时默认情况下会给肉畜足够的刺激,原来就是这样刺激了,嘻嘻,霜儿恐怕和姐姐说不上话了,姐姐你好好享受吧。”

慕容霜这句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椅子上的姐姐已经开始大声呻吟起来,虽然她眼睛还看着自己,像是有很多话要说。慕容霜就这样再次见证了“姐姐”在雪玲刺激下又一次高潮的到来。“姐姐,霜儿刚才在那边看了下,姐姐这次已经差不多干净了,‘雪玲’已经提示:肉畜还须灌肠一次即可进入下一步处理工序。如果霜儿像姐姐这样疯狂了两次,恐怕现在连动根小手指头的力气都没了,姐姐居然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

慕容雪在妹妹这番话的提醒下才意识到自己正绑在“雪玲”上被当成肉畜处理,如果再不把它停下来,恐怕一会自己就会按默认方式被屠宰分解,她曾经见过测试用肉畜被这样处理,最羞人的就是“雪玲”还会在产品上加上卫生许可标志,恐怕这个标志也会出现在慕容家大小姐切下来的乳房或者是阴部上了。

“霜儿,姐姐这里有一套超级用户密码,可以把‘雪玲’停下来。”慕容雪非常小心的把套密码告诉妹妹,生怕报错了一个字。

“姐姐,霜儿记住了,居然是姐夫的生日。不过姐姐,霜儿打算让姐姐灌完肠以后再去,不然姐姐的灌肠大计不就半途而废了,姐姐不是以前经常教育霜儿吗,做什么事情都要持之以恒,千万不能半途而废。”

“霜儿!”慕容雪从来没有这样着急过,不过她还没来得及让妹妹赶快把那台机器停下来,身体却已经在“雪玲”的刺激下不受自己的控制了。等到她从迷乱中清醒过来时听到了“雪玲”毫无感情的声音,“确认肉畜清理完毕,开始进行下一步处理。”

“不要……”慕容雪大叫道,“霜儿快把它停下来,不然姐姐真的要被处理掉了。”

她感到自己身上的束缚已经被除去,“雪玲”正拽着她的双脚准备把她吊起来。

“姐姐,霜儿刚才忘了问超级用户应该怎样进入的。”慕容雪现在真的对这个妹妹恨也不是,爱也不是。

“和你刚才开动它的方式一样,霜儿你还不快点,难道真的想害死姐姐。”

慕容雪已经被雪玲吊了起来,虽然知道是徒劳的,但她还是挣扎着想摆脱这台该死的机器。

“霜儿这就去。”慕容霜似乎这时候才知道着急——她看到雪玲已经亮出了用智能金属生成的屠刀,这才手忙脚乱的去操作那台该死的机器。

慕容雪现在根本没有心情理会妹妹了,一把尖刀已经横在她面前,她已经能感觉到刀上散发着的丝丝寒意。慕容雪记得当时那些“测试人员”在这种情况系往往不用“雪玲”任何刺激已经淫水横流,慕容雪感到自己暴露在“雪玲”屠刀面前的阴部居然也不争气的湿润起来了。

“肉畜进入性亢奋状态。”慕容雪听到“雪玲”非常忠实的报告了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恨不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连正在输入密码的慕容霜听到这个身子也明显的顿了下。

“姐姐,这个密码不对,我进不去系统。”慕容霜的声音一下子把慕容雪拉回了现实,一个仿真阴茎在机械手臂的控制下插进慕容雪的下体,慕容雪本能的娇吟了一声。

“霜儿,就是这个……你……再试一次!”

慕容雪已经开始配合着雪玲的动作开始有节律的喘息起来,柔软的腰肢像蛇一样扭动起来。她不知道“雪玲”会在什么时候下刀……每个待宰的肉畜都不知道,这是“雪玲”的设计理念,给女性带来快乐的同时也会把死亡带给她们。

慕容雪从来都没有离死亡这么近,她知道,每一秒钟“雪玲”都可能切开自己颤抖着的肚皮,把藏在里面的内脏拉出来,清空自己的体腔,自己会像以前见到的那些肉畜一样,整个过程中继续在“雪玲”的刺激下痛苦与快乐之间彷徨,直到享受到肚子里空空如也的感觉。以后的事情就不是肉畜们所能知道的了,因为大多数时间就算生命力再持久的“测试人员”也已经成为一块死掉的肉了。

“姐姐,还是进不去,怎么办,我再试一次。”慕容霜差点就急哭了。

如果输入三次错误密码的话,系统就会自动锁定。慕容雪感觉自己此时就是此时和一块活着的肉已经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了,想到会像那些被肢解掉的“测试人员”。

一样被贴上标签放在专用的超市里供人挑选,她就会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她甚至有些开始理解那些女人被屠宰时的感受了。

不过恐怕自己十有八九不会出现在超市里,那个姓黄的家伙为追求利益最大化肯定会把自己的制成品在发布会上拍卖掉,慕容雪一想到那个家伙色迷迷的样子就反胃,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变成肉制品落在他的手里,他肯定不会放过这个羞辱自己的机会。慕容雪感到肚子上微微一痛,该来的还是来了,她很想抬起头来看看自己被开膛破肚的样子是不是像那些实验品一样性感。

“姐姐,霜儿终于把它停下来了。姐姐!”慕容霜回过头来,发现一把尖刀抵在姐姐的腹部,慕容雪还在“雪玲”的刺激下不停的喘息着。等到“雪玲”将刀拿开,慕容霜发现姐姐雪白的肚皮上已经留下了一点鲜红的印记,在她锦缎般光滑细腻的皮肤衬托下显得分外的诡异。如果在稍微晚一点,慕容霜悄悄的吐了吐舌头,恐怕姐姐就真的连神仙也救不活了。

“霜儿!”

“姐姐……是霜儿不好,差点把姐姐给害死了。”慕容霜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

“傻丫头,快把姐姐放下来,姐姐不怪你。”慕容雪说到这里,脸上微微一红,她现在真的不怪这个给自己捣乱的小丫头,刚才的那一幕实在是太刺激了,让她甚至有再试试的冲动。